【江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校】中国首个同性恋招聘会举行 国内受邀企业大多婉拒


发布时间:2020-10-20 06:14:54 阅读量:208 作者:宇正

被隐形的群体江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校

参会的用人单位几乎都是外企,中国受邀企业大多委婉拒绝。受访者供图

毕信乐

美国人,在中国生活近10年。上海某非盈利性网络平台创始人,该平台为中国男女同性恋者职场人士提供帮助。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去。

2015年4月25日,一场特殊的招聘会在上海举办江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校。招聘会面向LGBT人群,即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ity)、跨性别恋者(Transgender)。

这是中国首个面对LGBT人群的招聘会。主办者毕信乐长期关注这个群体。

据报道,2013年,致力于倡导中国性少数人群平等权利的爱白文化教育中心发布“中国性少数群体职场环境在线调查”,调查结果显示,38%的受访者曾遭言语侮辱和嘲笑;在工作场所没有得到应有尊重的受访者占30%;近13%的受访者曾失去晋升机会。

毕信乐觉得,面对LGBT人群,中国有些企业缺少让人们正常看待这些职员的政策和培训。

他希望有一天,中国的这个群体能在职场上“不必因为诚实地做自己而感到不适”。

中国企业不愿第一个吃螃蟹

新京报:怎么想到主办这样一个招聘会?

毕信乐:中国有五花八门的招聘会,针对女性的,应届毕业生的,甚至有针对出狱者的。LGBT群体也一样,需要饭碗。不同的是,他们希望知道哪个企业文化以共融、多元为核心价值观,哪些企业禁止对性取向不同者的歧视。而对LGBT人群的包容友好,也是企业展现多元价值观、吸引人才的机会。这是双赢的,我们免费给双方搭建平台。

新京报:主办这个招聘会让你感觉最困难的是什么?

毕信乐:在承办方的协调和组织下,我们向大概150家公司发出邀请,有民企也有外企江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校。我担心不到10家能来。后来有17家确定参会,已经超过我的预期,非常满意了。

新京报:应邀前来的国内企业多还是外企多?

毕信乐:几乎都是外企。中国企业很少直接拒绝,他们都表示,不能参加是领导层不了解这个话题。另一种持观望态度,不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说,“需要更多时间在内部探讨,第一届先不参加,未来我们有可能加入。”

新京报:有多少人参加了招聘会?都有什么类型的求职者?

毕信乐:4个小时的招聘会共来了400多人。很多是应届毕业生,也有一部分是想跳槽的。

新京报:成功应聘的人多吗?你期待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毕信乐:成功应聘的数据还在统计。我们希望有更多企业考虑这个群体,尤其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希望他(她)们应聘时不会因为要做真实的自我而感到惭愧。人的一生,上班占1/3时间,希望他们在这段时间里,不需要隐藏男女朋友,不需要编故事来应对人际关系,把更多时间用在为公司创造效益上。

新京报:招聘会上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毕信乐:有个聋哑的男同性恋,问我这个招聘会是否欢迎聋哑人、有没有适合他们的项目。我说当然。还有一个跨性别者,是男性变女性,在中国,跨性别者的处境更艰难,企业看到他的举止就不愿意要。如果LGBT群体在社会中是少数,他们就是少数中的少数。

新京报:这种招聘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个人身份的彰显,会不会客观上造成一种标签化?

毕信乐:如果是这样,针对女性的招聘会要不要办?针对应届生的招聘会也不该存在?社会现状是对这个群体陌生、不友好甚至歧视。商界要保留人才,就有必要证明他们会理解、会明确禁止歧视、会平等地对待,这反而是去标签化。

“长期在职场伪装,压力最大”

新京报:据你在中国的了解,LGBT人群在职场上最大的困惑或阻力是什么?

毕信乐:可能是压力。他们会遭遇同事的八卦和揣测,同事会想这个人怎么从来不聊他的女朋友,不说和谁去度假。他(她)们逐渐被边缘化,好的工作项目也会失之交臂。出柜(公开自己的性取向)者会面临同事态度上的明显变化,有人会因此丢饭碗。

新京报:也有人觉得,隐藏身份往往在职场上会有更自由的空间。

毕信乐:长期隐藏伪装,会让这个群体的精神压力更大。比如,一旦有人发现你钱包里有张同性友人的照片,或者在Gay吧门口看见你,异样的眼光就会随之而来,在职场上人际关系紧张。所以有时,不出柜会带来其他麻烦,也不会更自由。

新京报:这个群体在职场上有什么特别的优势?

毕信乐:我的感受是,LGBT的人士有比较强的创意和想像力,因为有这个身份,他们可能会更努力地去适应主流社会,因此,适应力和人际交流能力比较强。

新京报:在中国,哪些职业对他(她)们的接纳度较低?哪些较高?

毕信乐:艺术界、创意性的行业接纳程度比较高;一些传统的男女角色比较定性的行业,比如能源、制造业,这些行业中男人占主导地位,可能对女性都不一定接纳。

新京报:你说过,外企针对LGBT群体的内部政策和培训项目更成熟完善,但在市场推广项目中,中国的企业反而比外企强。

毕信乐:对,中国的粉红(同性恋)经济市场也是这么起来的。你能看到,将LGBT人群作为客户群,在广告中放入同性恋特色等宣传噱头的,几乎都是中国企业。但要在内部牵涉到LGBT群体,他们通常比较保守。

新京报:中国企业很容易把LGBT人群当做客户,但很难包容这个人群的职员?原因是什么?

毕信乐:营销是对外的、盈利的,而对内部职员做出一些政策的调整,涉及每一个职员的利益。出台反对歧视LGBT成员的政策,不是人力资源一个部门说了算,需要高层的探讨和认可。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告诉我,他们公司没有这种人。我知道他并非出于恶意,但反映出这个群体在职场上缺乏声音,决策层意识不到他们的存在。

新京报:中国企业对LGBT的接纳度还有待提高,你认为企业对这类人群入职的顾虑主要是什么?

毕信乐:他们可能会觉得这样的人不结婚、不会有孩子,是缺乏责任感的表现。还有些企业管理者认为LGBT是一种精神疾病,这类人不正常。归根结底,是对这个人群不够了解。

出柜与否 因人而异

新京报:你第一次公开性取向的感受是怎样的?

毕信乐:没有绝对性的出柜,我在任何单位里总会告诉一两个关系好的同事。如果能有知音的同事,你会觉得职场上舒服自在多了。

新京报:在中国生活了近10年,你感觉这个人群在职场上的境遇有好转吗?

毕信乐:我能感觉有了很多的进步,但我接触的大部分人的境遇没有好转。这类人群在职场上还不敢做自己,因为要承担被怀疑、被误解甚至被解雇的风险。我把中国当做我的家,我的家未来会变好。

新京报:你支持他们出柜吗?

毕信乐:LGBT的理想是诚心诚意做自己,这也是人的本质。出柜与否,因人而异。我鼓励他(她)们尽量诚实,让家人、朋友、同事认识到,他只是有点与众不同,但他是我儿子,他是我朋友,他是我的邻居。

新京报:你对他(她)们在职场上有什么建议?

毕信乐:首先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因为身份问题遭到解雇。如果有关系好的同事,可以考虑和他们透露身份,通过友好的相处,分享你的人生故事。要知道,和别人分享人生故事,是让外界包容的最有感染力的方式。

新京报:你认为中国企业针对LGBT群体的求职者应该做出哪些改善?

毕信乐:第一,要明确禁止针对性取向歧视的政策。第二,企业应该将LGBT纳入职员培训,明确包容残疾人、不同性别、性取向的人,如果遇到问题,可以找人力部门来维权。第三,公司内部应该有让LGBT成员发出声音的小组,能有一个部门和专职负责人,代表他们的声音,做一些同性恋常识的普及。这三点是最基础的。

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北京报道

中国 招聘会 同性恋者

上一篇: 地产龙头暗战 行业TOP3位次悬念迭出

下一篇: 中石油上调基础油内供价 最高涨幅600元/吨


来自聊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回复
来自荆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并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我们懂得了谁才是真正的朋友。 回复

  • 来自新郑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 回复

  • 来自集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我不怕等,不怕老,不怕死,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我喜欢的人爱上了别人。 回复

来自东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生活可以漂泊,可以孤独,但灵魂必须有所归依。 回复
来自瑞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生活从来都是波澜起伏的,命运从来都是峰回路转的,因为有了曲折和故事,我们的生命才会精彩。 回复

  • 来自凯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孤独从来就不会毁掉一个人,把自己的头奋力塞进一个不适合自己的圈子,佯装自己不孤独才会毁掉一个人。 回复

  • 来自海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所谓缘分,就是遇见了该遇见的人;所谓福分,就是能和有缘人共享人生的悲欢。缘分浅的人,有幸相识却又擦肩而过;缘分深的人,相见恨晚从此不离不弃。有的缘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属上等缘;有的缘分是可遇亦可求的,属中等缘;有的缘分是可遇而无需求的,属下等缘。无论何等缘分,都离不开珍惜二字。 回复

  • 来自汉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你要明白,你爱的不是那段时光,不是那个念念不忘的人,不是那段经历,你爱的只是当年那个羽翼未丰但依然执迷不悔的自己。 回复

  • 来自岳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每一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 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