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我们身边,有那么多著名作家吗?

更新时间:2021-09-13 15:33:06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圣烨

摘要:作为文学爱好者,这两年来,我参加了文学界的一些活动,也很关注圈内人们的读书、写作。与有共同爱好的朋友们经常接触交流,实在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开心之余,有一个问题却始终郁郁于心,那就是:我们身边,真有那么多著名作家吗?有一次看本地一档电视节目,标题是专访我市著名作家某某某。我凝神

作为文学爱好者,这两年来,我参加了文学界的一些活动,也很关注圈内人们的读书、写作。与有共同爱好的朋友们经常接触交流,实在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开心之余,有一个问题却始终郁郁于心,那就是:我们身边,真有那么多著名作家吗?

有一次看本地一档电视节目,标题是专访我市著名作家某某某。我凝神细看,这作家正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是个文学发烧友,读书很刻苦,写作也很努力,当然也出过小集子,作品也有特点和长处,但要说他是著名作家,这个我还真不敢苟同。因为我仔细读过他的作品,无论从文学素养、作品宽度和深度,还是从他作品的影响力都不能构成“著名”。我当时就纳闷,想在本地论坛上发言,但一来觉得电视台和朋友的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弘扬本土文化,提倡读书写字之风;二来也许各人对“著名”这两个字的理解不尽相同,我没必要横插一杠子,叫他人不高兴。

不过,时间一久,我越来越发现“著名作家“这个称谓泛滥了,颇有蝗虫飞来之势。不管发的是什么文章,也不管作品有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似乎只要有文章发出来就是“著名作家”。高帽子一戴,大家脸上都有了光彩,你捧我为著名作家,我捧你为知名学者,然后握手,拥抱,个个心照不宣,快乐地敬酒,拥抱,接受陌生人真真假假的恭维和夸奖。久而久之,自己也就飘飘然,习惯了以后,还真就把自己当著名作家的样子来搞。在家里搞个大书房,管它读不读,管它读不读得懂,先摆上,把门面装潢出来再说;出去说话,也开始装模作样、拿腔拿调,仿佛时时都要“之乎者也”地来指导一番文学青年,若不这样,不足以显示著名作家的派头。

记:电视剧版《王贵与安娜》《双面胶》《蜗居》,是否完全表达出了您小说所要表达的东西?您认为,电视剧是削弱了小说精髓,还是完善了小说?对于小说和电视两种不同样式的作品版本,您更满意哪一版?六:我从来不看自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我像是一个瓜农,种出瓜来就已经完成我的任务了。你让我去把西瓜雕成一个灯笼,我出于义务也可以做,但这就已经不是我的专长了。再让我去欣赏它,我觉得我还没有那么自恋。因为我的小说改编剧本都是由我来做的,所以我想也就无所谓削弱还是完善我的原作这种说法了。

为这个事,我特意“百度”了一下,那上面说,作家是以写作为工作者,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因此,一般能被称为“作家”者,其作品大都能够获得正规出版社的出版,并在市场上畅销,拥有一定的读者群。看到这个解释后,我的汗当时就流了下来,如果按照这个理论去套,我发觉我身边的朋友里,能称得上作家的人也没几个,更何况著名作家?再想起有人客气地称我为作家的时候,我虽然脸上装平静,但内心还是欢喜。殊不知自己也是滥竽充数,现在想来真是惶恐!回头审视自己,我这样的水平哪能称得上作家?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写作爱好者。

是枝裕和的朋友曾经对他说,“你是那种外人琢磨不透你在想什么的人,反而从你制作的节目中能看到更多的情感。”这一次,来到北京的是枝裕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电影是我唯一的兴趣。”纪录片与电影之间的边界是人为的电影大师的青春时代也迷惘。25岁的是枝裕和对未来感到一片茫然,从没认真考虑过职业规划的他不知不觉竟然留了级,成了一名大学5年级的学生。

前阵子一个朋友到某单位开展文化活动,但对方不但不给予方便,好像还有瞧不起文化人的意思。朋友愤而问天,文人如优伶吗?我读了他这文情并茂的文章,深有同感,感叹社会的复杂之余,觉得我们这些写字者,越是物欲泛滥、沧海横流之际,越是要自省、自重,越要少来些“著名”这样的“水中花,镜中月”之类的虚妄。我们只有将自己放低了,低到尘埃里,才能和雄浑宽广的大地融为一体,获得连绵不绝的力量。我们只有像打铁一样,自身硬了,才能获得人们发自内心的仰慕和尊重。你手头有影响力的作品,你是著名作家,人家不可能抹煞你,你不是著名作家,再高的帽子戴上去,也会如冰雪见不得阳光,到头来,徒留笑柄。 小 刀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