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金色大厅不该是国人“烧钱”的舞台

更新时间:2021-09-13 15:34:1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圣烨

摘要:去年9月,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带着他的团队去维也纳音乐厅演出。演出结束后,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对谭利华说:“今晚我挺直腰板了。”此前的8个月,这位文化参赞已经接待了到访的133个中国音乐团体,大部分都是来“镀金”的。在今年两会上,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

去年9月,全国政协委员、北京

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带着他的团队

去维也纳音乐厅演出。演出结束后,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对谭利华说:“今晚我挺直腰板了。”此前的8个月,这位文化参赞已经接待了到访的133个中国音乐团体,大部分都是来“镀金”的。在今年两会上,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对此表示:我去金色大厅做演唱会开了“坏头”。

在许多中国人的眼里,维也纳金色大厅是世界最高艺术殿堂,能去那里演出者,莫不是音乐界的翘楚。殊不知,维也纳金色大厅也会“唯利是图”——— 场地可以租,谁给钱都能演,不管你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也不管五音全不全,识不识谱,皆可登台。

没有观众怎么办?没关系!自己凑。四五个团体凑成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你唱时我鼓掌,我唱时你鼓掌。难怪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的文化参赞自称“直不起腰”。若换我,岂止直不起腰来,还会脸红耳热直冒汗,连脸都羞得没地方搁。

即便这样,为何还有如此多的“艺术家”,甘心情愿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去“烧钱”?首先,在于有些人对金色大厅过于迷信,认为那是音乐圣地,一旦在此登台,回国之后就会倍儿有面子,身价也会水涨船高。其次,在于某些地方政府畸形的政绩观使然——— 把自己管辖的文艺团体带到金色大厅表演,这绝对是政绩簿上漂亮的一笔。岂不知,这种“观众基本靠组织,门票基本靠赠送,当地媒体基本没报道和评论”式的演出,只是一场掩耳盗铃的闹剧。

在席慕蓉看来,诗是跟生命有关的。“不管它是新的诗、旧的诗、古体诗、现代诗,它就是诗。诗是你从心里发出来的声音,是跟你的生命有连结的。所以对我来讲,我们从小读《唐诗三百首》,读《古诗十九首》,这些到现在都在我们的心里。”“我现在是一个燃烧着的蒙古人”25年前,席慕蓉第一次看到了父母的故乡——内蒙古高原。随即被蒙古文化所吸引,那也成为了她“创作的分水岭”。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掉进对‘原乡’的追寻里了”。

同样是“文化输出”,与我们到维也纳金色大厅“镀金”“送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艺人这些年来迅疾而高效的“捞金”能力。最近,《来自星星的你》男主角“都教授”参加江苏卫视《最强大脑》录制,5小时捞金300万元。难怪连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两会上都提到了《来自星星的你》。王岐山谈星星,绝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是看到了韩剧中蕴含的文化软实力,看到的是韩流带动起的,包括出版、漫画、卡通、音乐、游戏等在内的巨大文化创意产业,而这些正是我们文化发展的短板。

抢着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搞掩耳盗铃式的演出,说到底是一种文化不自信的表现,也是一种畸形的文化政绩观。对比狂飙突进的韩流袭击,我们的文化管理部门、演艺团体理当反思,我们到底要发展怎样的文化产业。

对有特殊贡献的演职员工,《意见》要求探索实行期股期权等激励机制和办法,支持转企改制院团股份制改造时按照规范的办法吸收职工参股购股。问:中宣部、文化部将采取哪些措施,来保障新一轮国有院团体制改革的顺利推进?答:为保证国有文艺演出院团体制改革的顺利进行,《意见》在建立健全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推动建立目标责任制等方面都做了具体的规定,明确提出要按照“党委统一领导、政府组织实施、宣传部门协调指导、文化行政主管部门具体落实、相关部门密切配合”的要求,建立工作机构,完善工作制度。《意见》强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西藏除外),要抓紧制定具体的改革工作方案,明确工作进度,细化目标任务,精心组织实施。中宣部、文化部将开展督促检查,表彰奖励改革力度大、效果好的地区和单位,对动作迟缓的地区和单位提出限期改进要求。

靠去金色大厅镀金展现文化自信、要政绩,跟阿Q与小D比虱子大小一样可笑,我们看到这些文艺团体展现的不是自信,而是深深的文化自卑;不是政绩,而是一份糟糕的文化发展成绩单。“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是当年京剧风靡一时的础石,也是今天韩流崛起的根本,其实,只要功夫深,“天桥底下”何尝不是音乐的大舞台呢?□陈媛媛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