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新时期文物保护不妨告别“闭门造车”

更新时间:2021-09-13 15:49:06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东辉

摘要:据报道,近日,在广东省文物局等单位举行的“文物保护大家谈———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活动中,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郑力鹏说,广东高校尚未有文化遗产保护专业,文化遗产保护事业才刚起步,希望在各方面培育这个市场。近些年来,文化遗产保护可谓“风生水起”。不少省市高举文化遗产保护的大旗

据报道,近日,在广东省文物局等单位举行的“文物保护大家谈———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活动中,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郑力鹏说,广东高校尚未有文化遗产保护专业,文化遗产保护事业才刚起步,希望在各方面培育这个市场。

近些年来,文化遗产保护可谓“风生水起”。不少省市高举文化遗产保护的大旗,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模式下开拓新的发展空间。然而,在这条道路上,同行者有的确实达到了文保及创收的双赢,然而为数不少的同行者却在文保上心有余而力不足。

究其原因,莫过于两大问题,一是资金匮乏,二是人才不足。相比起资金链问题,专业人才的缺乏似乎更加棘手。一些“不缺钱”的地方,由于专业人才的匮乏,导致文化保护过程出现“技术失误”,造成“保护性破坏”。

据报道,南宁宗圣源祠的管理方让没有资质的非文物维修人员对祠堂进行维修,结果导致一些文物受到严重破坏。遵义会议旧址所在之处,当地以“保护”名义,把旧址周围房屋都拆掉了,又配以灯光和绿地,“改造”了历史故事特定情景,得不偿失;郑州商代遗址上冒出了“人造城墙”;西安拟投资380亿在秦阿房宫遗址上打造“新阿房宫”,因被质疑已被叫停……鉴于此,有些地方已有所行动。山西省文物局宣布成立全国首家省级文标委——山西省文物保护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旨在让文物保护有章可循,避免在保护过程中出现技术失误,造成“保护性破坏”。

文物保护成为大潮流,而具有相关资质的人才却寥若晨星。据统计,全国具备文物修复技能的人才仅2000余人,而亟待修复的文物就有1500余万件,至少150年才能修复完,面对严峻的文物安全形势,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提出建议,完善我国文物行政管理机构,加快文保专业人才培养。而国内具有该专业的高校却屈指可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文物保护的漫漫征途上,专业人才的培养须尽快提上日程。

一方面,应让高校及学子看到该专业的技术缺口及广阔前景。文物保护的重要性与专业性不言而喻。而让学子“望而生畏”的是该专业给人的刻板印象:枯燥乏味,实用性不强。其实,新时期文物保护不妨告别“闭门造车”,增强与现实社会的互动性,在保护好非遗真实性和整体性的前提下,利用好这些非遗资源使它转化为地域旅游或经济资源,吸引更多有抱负的人才。另一方面,加强政策引导及资金投入。收集并广纳非遗人才,让更多传承人走入高校,让学子既能拜师学艺,也能学习到专业修护知识,同时纾解非遗传承人的窘迫处境,为其搭起另一个舞台。 (厂佳)

中新网呼和浩特11月15日电 (李爱平 东阳)15日,记者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文物管理所获悉,根据牧民提供信息,该所最近在新巴尔虎左旗吉布胡郎图苏木附近发现2件罕见汉代纹饰陶罐。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左旗文物管理所副所长关荣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出土的鲜卑时期陶罐的花纹都是素面,而此次发现的2件纹饰陶罐不仅有炫纹,且在炫纹上面还做了特殊的波浪纹。”

此次展出的文物共280件(套),精选了埃及、腓尼基、迦太基、希腊、罗马等重要古代文明的文物,包括石雕、陶器、金银器、油画、素描画等,并首次将地中海东西岸的古希腊语系与拉丁语系、南北两侧的伊斯兰文化与基督教文化连接起来,将地中海沿岸各国的文化作为一个共同体进行展示,较为全面地展示了这个地区不同文明的兴衰沉浮。(记者 赵婷婷)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