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严处7处不可移动文物遭破坏事件 损毁严重

更新时间:2021-09-13 15:57:05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钰天

摘要:本报哈尔滨8月31日电(记者朱伟华、张士英)3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召开常委会议,对该市双城区“刘亚楼旧居”等7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到严重破坏事件的11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追责。6月25日凌晨,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一处棚户区改造现场内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被强拆,损毁严重,不可恢

本报哈尔滨8月31日电(记者朱伟华、张士英)3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召开常委会议,对该市双城区“刘亚楼旧居”等7处不可移动文物遭到严重破坏事件的11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追责。6月25日凌晨,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一处棚户区改造现场内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被强拆,损毁严重,不可恢复。

此次被损毁的7处文物分别为开国上将刘亚楼旧居、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卫生所旧址、东北民主联军前线指挥所警卫连旧址、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团部旧址、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炊事班旧址、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通信班旧址、陈家银铺旧址。这些建筑都是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期间被列入不可移动文物的。

申请禁拍原告律师佳士得有权要求赔偿对于蔡铭超承认买家身份并称拒不付款一事,记者连线了申请禁拍中国圆明园两兽首一案的原告律师任晓红。“我之前从来没有接手过举牌但不付款的类似案件。对于蔡铭超的举动,我们都感到很惊讶。”任晓红表示,获悉此事后,就开始与法国的刑事和民事专家讨论,尚未得出一致的结果。根据法国法律,佳士得拍卖行是有权利要求赔偿其所受损失的。

东北民主联军也就是后来的“第四野战军”。开国上将刘亚楼1946年初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当时“四野”的指挥所就在双城。前线指挥部在双城的两年里,“四野”先后指挥大小战役、战斗22次。1948年9月,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谭政率领东北野战军发起了辽沈战役,解放了东北全境,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了不朽功勋。而这次战役的决策之地就是位于哈尔滨双城的第四野战军指挥所。

双城区文体广电局负责人郑孟楠表示,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都跟革命历史文物相关,为了避免拆迁工作出现失误,他们之前已经通知了规划局、住建局以及拆迁办,印发了不可移动文物的名录以及《文物保护法》两高司法解释,对方知道这里有不可移动文物,可这些珍贵的文物还是遭到了强拆。

案发后,双城区文物保护部门第一时间封锁现场,设立文物保护警示牌和警戒线,防止房屋构件二次受损。公安机关已将破坏文物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抓捕归案。经审讯,李某某交代其所为是拆迁公司负责人常某某指使,常某某到案后,对指使他人违法损毁文物的事实供认不讳。案件目前处于公安机关补充侦查阶段,待补充侦查完结,即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交由人民法院依法审判。

据了解,双城区征收办公室在实施征收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中,违反规定,未经招投标,与没有拆除资质企业签订拆除协议,指定该企业承担拆除项目。同时,对征收范围内的文物,未认真履行文物保护职责,对拆除企业监督不力,使得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虽“挂牌保护”仍未能“幸免于难”。

据双城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棚户区项目规划前,区政府也知道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的存在。为此,当地政府曾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向上级有关部门请示。在没有获得批复的情况下,双城区针对这7处不可移动文物,要求做好保护工作,禁止拆除。然而,在利益驱动下,不法分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深更半夜一拆了事,怀着侥幸的心理,先造成毁损的既定事实,再顺水推舟“运作”补办相关手续。

“我觉得这次事件是一种惯性,以前对文物保护比较漠视,一切围绕经济建设,而且,一直以来,文物部门的执法力比较弱,按照《文物保护法》,文保执法还主要集中在事后处罚和追责,缺乏及时阻止破坏、强拆的行政强制力。对于土地开发、拆迁更是无力置喙,这几乎是全国都面临的文保困局,保护文物必须加大执法力度。并且,文物部门是双重管理,国家文物局负责业务指导,人员任命权在地方,存在管理上的弊端。”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副院长王乐文说,“但通过这次事件,我们也应该看到积极的一面,哈尔滨市这次事件处理得很快,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说明文物保护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

现在需要的,应该是从民族激烈情绪脱胎出来的文化反省,而民族情绪、抑或是“民气”,是文化反省的起点。实际上,这一轮的“兽首风波”,早在去年10月份就喧闹过一次了。那一轮的“喧哗与躁动”至少弄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大家均不赞同以“回购”的形式买回被别人掠夺走的圆明园流散文物,那无疑于给“赃物”、“罪证”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