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英雄》逆袭选秀节目 唤起人们对汉字的感情

更新时间:2021-09-20 11:57:0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彭奎

摘要:曲高未必和寡,一档主打汉字文化的节目《汉字英雄》,居然在满眼选秀的荧屏中冲杀开来,不但收视率剑指《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还掀起了一股汉字书写的高潮。在电视节目同质化的今天,为何相对冷门的一档纯文化节目能够实现对娱乐选秀节目的逆袭?一拜祭先祖,其来有自。从甲骨文时代就有文字的证

曲高未必和寡,一档主打汉字文化的节目《汉字英雄》,居然在满眼选秀的荧屏中冲杀开来,不但收视率剑指《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还掀起了一股汉字书写的高潮。在电视节目同质化的今天,为何相对冷门的一档纯文化节目能够实现对娱乐选秀节目的逆袭?

一拜祭先祖,其来有自。从甲骨文时代就有文字的证明,延绵至清末,始终未断。辛亥革命后,仍然保留了其中有些祭典。纵观古今,拜祭的形式随着时间、世情的变化而有所演变。这种演变,很难说是进步还是退步,它是适应不同时代的结果。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拜祭先祖理念的根基,也就是为何拜祭先祖,没有改变。

有道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在智能输入法越来越智能的今天,电脑代替了以往传统的书写形式,汉字书写的重要性也渐渐地被世人淡漠,一笔一画写个字几乎成了奢求。电脑的普及,反而“造就”了一批“新文盲”——大人们提笔忘字成了常态,而孩子们也受网络文化的影响,把网络火星文当成书面语言,一个诞生的“诞”字,居然在节目中难倒了不少选手,着实让人们对汉字的传承捏了一把汗。一个网上流传甚广的段子是:在不久的将来,郑板桥的后代把祖传的书法拿出来,竟不知道这上面涂画的是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面对这场“汉字危机”,《汉字英雄》通过展示手写之趣,重新唤起了人们对汉字的感情。在一般观众眼里,荧屏是综艺八卦的天下,文化类节目属于冷门,就算偶尔占领荧屏,浮现在人们脑海里的也尽是些白发老学究在讲台上的喃喃自语。不过物以稀为贵,眼下娱乐节目竞争几近白热化,《汉字英雄》的收视率,反而因其独特性被不断推高,正如《汉字英雄》的主持人马东所言:“现在有十几档节目都是唱歌,在家里换台时碰到汉字类也许会停下来。”

诚然,一味主打文化也许过于说教,《汉字英雄》聪明地将眼下不少趣味游戏元素融入其中。于是我们看到,一个有着选秀式晋级方式、有着竞技节目式快节奏,还有着闯关节目式紧张感的文化节目在荧屏上大放异彩。与之前人们担心的不同,娱乐性并没有压倒智慧性,《汉字英雄》依然是一个考验智慧、文化积淀的节目,只不过从众多娱乐节目那里借来了一张皮,把看上去让人望而生畏的“文化”包装了起来而已。

人类从开始意识到自己和树木、禽兽、山河不一样时起就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了:我是从哪里来的?将要归于何处?至今这还是人类思考的头等问题。这意味着人的自觉。当一个人不知道应该思考这些问题时,可以说他还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中华民族长期思考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来自大自然与先祖;自己也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人终有一死,尸骨灭而精神存;时间、空间转变了,此理则依然。例如清明节的家祭,实质和拜祭民族共同祖先相同。用宋朝哲学家的话说,这叫“理一分殊”。一理,就是寻根溯源,想象未来,想到自己如何继承先祖的精神,如何继续创造,而这一切都围绕着如何完善人生的价值;“分殊”,就是拜祭黄帝、伏羲、家祖和父母等等,对象、形式各有特色。

汉字本身是一种充满魅力的文字,回顾汉字发展史,书写工具从刻刀变成毛笔,再从毛笔变为硬笔,每次变化后,依然能留存下文化的光芒。尽管一档《汉字英雄》可能改变不了电脑输入的大趋势,但如果看完节目,你能默默地把手机输入法改成手写,也总算沾了点文化的光。文/于穆铭

“土得掉渣”的乡村春晚值得关注作者:龚伟亮近几年,春节期间农村群众自办、自编、自导、自演的联欢晚会——乡村春晚,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乡村春晚不仅成为广大乡村重要的公共文化活动,而且也成为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乡村春晚起源于浙江丽水。后来,在文化部的大力推动下,各地的乡村春晚组织者成立了“全国乡村春晚百县联盟”。2016年,乡村春晚开展了“百县万村”大联动;2017年,全国有9个省区参与大联动活动。短短一两年间,乡村春晚的锣鼓从浙江丽水敲向全国,乡村春晚成为农村群众春节期间新的文化习俗。然而,对乡村春晚这一体现着农民主体性与创造力的乡村文化现象,我们的关注还显得远远“跟不上形势”。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