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塔·穆勒:毫无希望时露出光明

更新时间:2021-09-14 10:08:5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煜倩

摘要:她的名字,对国内知名作家、书评家、出版人来说,都尚属生僻。她的著作,大陆出版社从未出版过。与多丽丝·莱辛、勒·克莱齐奥相比,诺贝尔文学奖新贵赫塔·穆勒可谓冷门中的冷门,意外中的意外。“当我们以为毫无希望时不知何方又露出一丝光明。”穆勒曾经写下的这句话,形容自己此次得奖恰如其分。走

她的名字,对国内知名作家、书评家、出版人来说,都尚属生僻。她的著作,大陆出版社从未出版过。与多丽丝·莱辛、勒·克莱齐奥相比,诺贝尔文学奖新贵赫塔·穆勒可谓冷门中的冷门,意外中的意外。“当我们以为毫无希望时不知何方又露出一丝光明。”穆勒曾经写下的这句话,形容自己此次得奖恰如其分。

走出居所接受采访

瑞典文学院日前宣布,将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罗马尼亚裔的德国女作家和诗人赫塔·穆勒。瑞典文学院在颁奖公告中说,穆勒的文章具有诗歌的精炼和散文的平实,描绘出了一幅底层社会的众生相。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则指出,穆勒的创作一方面具有独特的语言风格,另一方面则真实地讲述了生活在极权之下人的状态。在得知自己获奖后,穆勒通过出版商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对自己获奖感到非常意外。“我非常吃惊,现在仍然难以置信,无法言及更多。”穆勒说。10月8日,穆勒走出位于柏林的居所,面对媒体的闪光灯与话筒,手捧鲜花的穆勒露出羞涩而欣喜的笑容。

穆勒集小说家、散文家、诗人于一身,代表作品有《我所拥有的我都带着》、《低地》、《光年之外》、《行走界线》、《河水奔流》、《那时的狐狸就是猎人》等。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穆勒曾获得多项文学奖。今年的法兰克福国际书展,穆勒将会出席。

2004年,将奖项颁给耶利内克,2007年将奖项颁给莱辛,近几年诺贝尔文学奖可谓频频垂青女作家。此次获奖后,穆勒成为历史上第12位女性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与穆勒,在一定程度上极具相似性——两个人都属于冷门作家,作品中都贴有很浓重的政治标签和社会批评意识,并挑战着极权。

当然,晒国宝并非是简单的“秀肌肉”,吴为山说,“‘活化’二字即体现了作品走出库房的意义,因为不少作品从库房到展厅亮相,往往是一次给美术史论界提供新的发现甚至改变了一些史论家观点的机会”。既要走出来又得强保护当大家在谈论“藏品如何走出库房”的同时,另一个问题随即产生,“在长期展出的过程中,艺术品的保护工作又做得如何呢?”这正是让王璜生所担忧的。据他了解,“目前国内美术馆在这方面做得很差,很多展出场地条件非常有限,而作品却还反复搬弄出来”。

获奖与关注政治有关

1953年,穆勒出生在罗马尼亚一个讲德语的少数民族家庭。1982年,穆勒发表了她的处女作,一本名为《低地》的短篇小说集。有分析指出,穆勒获奖可能与其跨文化写作和作品关注政治有关。但不得不承认,穆勒并不是一位知名的作家,德国文学史上很少留下她的痕迹。有学者认为,穆勒更像是德国文学中的“局外人”,其在欧洲文学圈子里只能算得上是业余作家。

2001年第6期的《译林》杂志,曾刊登过穆勒一则8000多字的短篇小说《黑色的大轴》,这篇艰涩隐晦、政治色彩浓郁的作品,重点描写了一位带过兵、打过仗的外公,字里行间流露着忧伤的格调以及悲天悯人的情怀。“生活是个大垃圾场。除此之外,它什么都不是”、“每个人都有缺点,有缺点的人都会犯错误”、“命运有时如此残酷,当我们以为毫无希望时不知何方又露出一丝光明”……文章里处处充斥着诸如此类饱含哲思的语句。“它们要流浪30年,然后才安定下来”、“它去流浪,去了离我30年之遥的地方”、“一会儿它就要远离那青草去流浪了”……当然,作品里洋溢着其一以贯之的流浪主题。更多的,小说里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喃喃自语。

2003年第5期的《外国文学动态》杂志的一篇翻译文章,对穆勒的写作做了全面而概括的评介,最后的总结是,她“对罗马尼亚特殊时期的政治高压和物质匮乏进行了扭曲式的再现,用隐晦曲折的方式塑造了一幅幅令人窒息的画面,细致入微地剖析了被迫害者恐惧和绝望的心理”。隐喻、转喻、象征、暗示这些含蓄的表达方法使穆勒的作品与众不同,而这一切都起源于她作品的政治敏感性。有学者这样概括她的写作特点,穆勒的作品是一种自白文学,主要还是以回忆往事、反思历史、描绘那些失去家园的被压迫者的命运为主。

作品不具畅销气质

流亡、放逐不仅是穆勒作品的主题,更是她人生的主题。穆勒的作品大多关注政治体系,这与她的经历有很大关系。穆勒的父亲在二战期间在德国党卫军中服役。1945年以后,罗马尼亚把她的母亲驱逐去了苏联劳改营。而在罗马尼亚生活的经历令穆勒终生难忘,压迫与流亡、放逐与极权成为其小说和诗歌的主题。会两种语言的穆勒毕业后从事翻译工作,她的才华被罗马尼亚国家安全部看上,并且想邀其合作而遭其拒绝,之后她被翻译公司开除。随后她通过在幼儿园教书以及做德语家教谋生,并嫁给了另一位小说家。在翻译公司任职期间,穆勒创作了短篇小说集《低地》,这部小说并未通过罗马尼亚当局的审查,但手稿却在德国出版,并引起了强烈反响。之后穆勒曾公开发表演讲,反对罗马尼亚的管治方式。由于她多次对罗马尼亚政府提出批评,并且担心秘密警察的侵扰,1987年穆勒和丈夫前往德国。

虽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绝不意味着穆勒的作品将会畅销。2004年,耶利内克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国内的读者对她同样不了解,但因为由其作品改编的电影《钢琴教师》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且获得过重要奖项,耶利内克很快被读者所熟知。相较耶利内克,诺奖最新得主穆勒作品的题材过于狭窄。虽然国内有出版社计划很快推出穆勒作品的中译本,但如果想让其作品达到畅销态势,还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本报记者 杨雅莲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