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开封欲改造古城':'大干快上'方法是否适用

更新时间:2021-09-28 08:58:01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豪嘉

摘要:最近,开封火了。这个有着“七朝都会”之称的豫东古城,决定进行一场豪赌。为将经济发展水平提到与历史声名相符的地位,开封决定将其拥有的宋代文化遗产资源做大:将开封市老城区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胜地,重现北宋“汴京”时期的辉煌盛景。建工程、搞开发,资金必不可少,但开封这次玩

最近,开封火了。这个有着“七朝都会”之称的豫东古城,决定进行一场豪赌。为将经济发展水平提到与历史声名相符的地位,开封决定将其拥有的宋代文化遗产资源做大:将开封市老城区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胜地,重现北宋“汴京”时期的辉煌盛景。建工程、搞开发,资金必不可少,但开封这次玩得好像有点儿急眼了。十余万市民在未来4年内迁离老城区,光拆迁费便至少需要1000亿元。

有媒体称,开封年财政收入不足50亿元,拿什么来撬动这1000亿元的巨额资金?即使想方设法搞到了钱,这场豪赌又有几分胜算?毕竟,这涉及该千年古城“一生”的命运。

“此项工作之难,我们已有心理准备。但这件事做好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开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孔祥成如是说。从这位副局长自信满满的口气里,我们可以看出开封市政府对于古城开发的决心和勇气。但是,有勇无谋是猛夫。做好了,功在当代,做不好,就是祸害千秋!

据媒体报道,为改变开封现状,开封市新任市委书记祁金立赋予开封两个定位:“开先”和“复古”。一是建设开封工业化新城,二是打造国际旅游文化名城。开封下一步的发展战略非常清晰、主攻文化旅游,再现大宋王朝风光。一开封政府官员表示,不光城市建筑,公交指示标志、旅游咨询点等将来也要体现宋文化韵味,老城主要以旅游和发展经济为基础,实施“宋氏仿古”建设理念,最终达到让游客感受到开封的内在时尚和外在古典。

笔者浅薄地认为,“外在古典”或许是真的,因为修的就是“仿古建筑”,至于是不是具有“内在时尚”,是不是有助于游客更好地了解、认知、体会该城市的文化内涵,现在下结论似乎为时过早。

记者:您所认为的常识性的文史知识应该如何界定?尤其是在当下的社会文化生活中。刘伟见:每个时代的文史常识内涵不一样。我认为文史常识在当下社会可以从实用性与思想性两个方面来探讨。首先从实用性上来看,一些文史常识在我们生活当中并没有消失,仍具有积极的文化生命力,仍然为一般大众所知悉。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区分之:一是我们的文字表达,比如我们仍经常用“不刊之论”来形容很难得的见解;二是风俗习惯,比如我们过端午节会跟屈原联系起来;三是历史遗迹,即我们很多的文化遗迹、旅游景观作为文化活化石,会使我们追溯其历史渊源。很多人可能分不清“国子监”属于儒家特色的遗址,而雍和宫则属于藏传佛教的文化遗址。所以我认为文史常识在当下社会应当与实用结合起来,挖掘那些仍然活跃在我国文化生活中的常识。但光实用还比较浅。

市场推动文化产业发展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是改革开放发轫之初,那时候您刚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成为一个媒体从业人员。在您的印象中,当时有关于文化产业的认识么?文化产业开始的迹象是什么?刘长乐:那时候还没有文化产业这样一个概念,通常叫做文化事业,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改革开放是从经济领域开始的,在文化这一块显得稍微慢一点。1979年1月28日,上海电视台宣布“即日起受理广告业务”,并播出了“参桂补酒”广告,这是我国大陆第一条电视广告,后来又播出了第一条外商电视广告“瑞士雷达表”。记得那个时候看到苹果牛仔裤的广告觉得很新鲜,其实当时连苹果是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报纸上的广告也是经常阅读的内容之一。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广告的发展非常迅速,也是文化产业一个相当典型的代表,但是我们也不能把广告就作为文化体制改革或文化产业发展的标志。文化分为大文化和具体的文化,大文化包括广播电视、新闻出版、文艺团体等多个方面,这也是文化产业所涵盖的领域。

近年来,关于古城改造,利用当地文化资源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的新闻屡见不鲜。作为一项朝阳产业,文化产业的发展近年来可谓突飞猛进,有些地方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大兴土木,翻修文物建筑屡屡成为新闻头条。只是,这种类似于“大干快上”的工作方法是否适用于文化产业?或者换个角度,即使适合,在文化产业中不可避免地会牵扯到文物保护,各地各有关部门是否做好了足够准备?

拿开封来说,其在全国的名声不可谓不响亮,连小学生都会背一首古诗,“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里的“汴州”当然指的是今天的开封市。有人说,“到开封看看宋,到西安看看唐”,但是开封现状跟它的历史盛名并不相称。我们想问,怎样才能和它的历史盛名相称?投资上千亿把市民迁离家园,弄一座“古色古香”的现代古建筑就能相称了?

任何一个地方,历史文化名城也好,新兴工业城市也罢,生活在那里的居民本身就是城市的一部分。走在北京,听听北京人的京腔;走在济南,听听济南人的“老师”方言;走在香港,看看香港人的快节奏生活……这些都是一座城特有的文化,是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的。

倪方六是谁我不知道,“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权威不权威更无从谈起。我只是注意到,参加论坛的有多位是书画界人士,倪方六所说的“铁证”之一,竟是一河北籍文化人士、北京某文化公司老板闫沛东的采访录音。隔行如隔山,我不是专家,不便对曹操墓的真伪妄下结论,但对考古专家的一些表述,窃以为不妨“听其言观其行”。当今的考古发掘,早已不是单纯的“研究”,谁都想发一把“古人财”。由于当下古玩市场的空前热络,我丝毫不怀疑“文化人士闫沛东”的猜测(闫说,那些“常所用”之兵器可能是从社会上倒流到陵墓中的),但这些问题何尝只在曹操墓身上有嫌疑?盗墓贼这么聪明,说不定现存的很多“古墓”都会被“埋地雷”染指吧!

我们希望,在改造古城、发展特色文化旅游产业的时候,当地主管领导切不要被政绩观“熏”醉。文物,尤其是一些对当地地理、历史等环境依赖性强的文物,稍有差池,所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

(苏锐)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