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医生”:艺术品也会生病 我们让它重获新生

更新时间:2021-09-28 09:49:59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涛宇

摘要:油画“医生”:艺术品也会生病,我们让它重获新生本报记者余如波“小酒馆的礼物”艺术展,目前正在成都小酒馆万象城店举行,展出张晓刚、周春芽、何多苓、叶永青、张小涛等艺术家的40余件作品。鲜为人知的是,其中十余件作品能呈现出如今的面貌,离不开油画修复师李闻笛的功劳。其《盼》的作品主要是

油画“医生”:艺术品也会生病,我们让它重获新生

本报记者 余如波

“小酒馆的礼物”艺术展,目前正在成都小酒馆万象城店举行,展出张晓刚、周春芽、何多苓、叶永青、张小涛等艺术家的40余件作品。鲜为人知的是,其中十余件作品能呈现出如今的面貌,离不开油画修复师李闻笛的功劳。

其《盼》的作品主要是以牛栏和牛头为背景创作的,特别有人性化。1991年,此作品在台湾展出后,并获得了“牛王”的称号。他说,一个人一生的生活、成长过程也就是象他作品《盼》中的真实写照。现实中的他就是这样。1942年他出生在广东梅县,两岁就随父母到广州生活,是晩清著名爱国诗人、杰出的外交家黄遵宪的侄孙。他从小就盼望当一名画家,8岁时他的作品就刊登在当时的《广州青年报》上。尤其是他在读小学的时候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到农村写生时都是吃的“冷水泡饭”。所以,胃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1957年,就曾患胃穿孔做过一次手术。

戴上防毒面具为油画“开刀”

筹备“小酒馆的礼物”展览期间,小酒馆创始人唐蕾进行盘点,结果发现由于缺乏保护意识,一些作品已严重损坏。

几经周折,唐蕾与李闻笛取得联系,将十几件受损油画作品送去修复。“小酒馆这批作品一直挂在酒吧里,灰尘和焦油先是附着在表面,随后逐渐渗入并腐蚀颜料层,造成画面变黄甚至出现黄斑。”

另有媒体表示,对一个伟大作家的热爱,不能以其获奖项目大小来决定,更不是以舍得花大价钱给他树碑立传、修馆塑身能体现的。将赶浪潮、追时髦的方式来追捧文学,不仅领悟不到文学的真谛,反而是对文学的亵渎与扭曲。对此,莫言本人有着较为清醒的表现,“莫言反对家乡政府修缮其旧居,称劳民伤财”,在密不透风的众多凑趣式新闻中,这是一条让人眼前一亮的消息。同时他呼吁:“希望突如其来的‘莫言热’尽快冷却下来。 ”

“修复到一半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李闻笛在此期间拍摄了不少图片,其中张小涛作品《我的玫瑰》左半部为待修复状态,背景呈现为土黄色;右半部则是修复后明丽的蓝色,而且有着细腻的色彩过渡。

在李闻笛看来,小酒馆这批作品重在清洗,修复流程还不算太难。她展示了一份此前在上海油画雕塑院工作时,参与修复丁乙作品《十示90-5》的修复报告。这幅1990年创作的油画,内框出现开裂、污渍、虫害和老化,画布存在缺失和发霉,基底则有开裂、发霉、老化和碗状变形,而颜料层更有变色、剥落等7种“症状”。

为此,李闻笛和师父拟定了细致的修复方案。她们先以氢化胶水加固画面,用干海绵清洁背部尘污。在对背面同样进行加固后,她们对画面变色处进行修补,最后对颜料缺失处补底、补色。“虽然油画修复使用的化学试剂毒性不强,但我们工作时还是要戴上防毒面具。”李闻笛说。

他还认为,写作要看到社会的本质和内核。“有些作家依靠猎奇,或者把展示奇闻轶事作为自己小说的主要内容,这并不是一种高明的写作方式。真正的写作还是要排除种种迷云浮雾,看到社会真正的内核。我们要排除眼花缭乱的现象,来看到社会的本质。”这个时代可以写出伟大的作品在莫言看来,这个时代确实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里面,作家可以写出伟大的作品,因为这样的时代为作家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因为在这样的时代里面,人的丰富性得到了最强烈最集中的表现,就是说具备了产生伟大作品的物质基础或者资源基础,剩下的就是作家的胸襟、气度和才华。

油画修复也追求“修旧如旧”

李闻笛在大学原本学习油画,因为兴趣使然走上油画修复之路,目前已经从业三四年时间。据她介绍,目前美、法、意等国都有油画修复专业学科,很多大型美术馆、博物馆建立了修复工作室。而在国内,油画修复从业者目前集中于北、上、广等少数城市,服务于艺术机构、拍卖行、艺术品物流公司等。

李闻笛修复过秦宣夫、张晓刚、周春芽、罗中立等艺术家的作品,甚至为吴冠中的作品补色。对她而言,油画修复的成就感难以言喻。“人总会生病,艺术品也会生病,我们的工作就是让它们重获新生。”

油画修复需遵循三大原则:可逆性、可识别性和最小干预。“最小干预就是‘修旧如旧’。可逆性意味着所有修复材料都可以去除,以便材料或工艺进步后重新修复。可识别性,则表示所有修复痕迹,必须保证通过紫外线灯等手段识别出来,为日后艺术品的拍卖、鉴定、学术研究等留下证据。”李闻笛说。

“四川乃至西南目前还缺少从业者,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油画修复需求。”李闻笛说,适宜油画保存的湿度大约为50%到60%,然而成都通常远远高于这个数据,因此常有作品送往上海等地修复。此外,成都聚集着大量当代艺术家,其不少早期作品因油画材料先天缺陷,容易导致开裂、褪色等各种问题,进行“预防性修复”势在必行。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