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授权'进入中国:是'痛楚'还是'福音'?

更新时间:2021-09-28 10:21:1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炎殿

摘要:齐白石的写意作品与现代灯饰的完美结合。一幅齐白石的画作价值百万元,一只普通杯子卖10元,通过艺术授权,印上齐白石画作的这只杯子立即涨到上百元。日本艺术家村上龙的涂鸦成了某世界名牌皮包的图案,梵高的画作被借用、设计成信用卡……随身物品、日常用品、地板墙砖甚至是整个大楼外观,只要你能

齐白石的写意作品与现代灯饰的完美结合。

一幅齐白石的画作价值百万元,一只普通杯子卖10元,通过艺术授权,印上齐白石画作的这只杯子立即涨到上百元。

日本艺术家村上龙的涂鸦成了某世界名牌皮包的图案,梵高的画作被借用、设计成信用卡……随身物品、日常用品、地板墙砖甚至是整个大楼外观,只要你能想到的地方,都可能与艺术作品挂钩。在这背后,一种名为“艺术授权”的新模式也渐渐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在中国,虽然处于成长期的艺术授权,一方面面临着知识产权保护薄弱带来的瓶颈,另一方面,也因界定模糊而带来著作权保护问题。但近日在北京 “ArtKey798艺术中心”举行的第四届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艺术授权分论坛”上,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还是对艺术授权给予了高度期望。

艺术,也可以很“平价”

所谓“艺术授权”,即通过对艺术品复制、传递,让本来只属于小众欣赏的古典名画、古陶瓷珍品、孤品等艺术品延伸至各类成熟产品上,如家具用品、文具、礼品等等,使瓷器、贺卡、购物袋、手表、太阳伞、服装等成为艺术影像的载体,艺术品以一种亲近而非“天价”的姿态进入老百姓的居家生活中。

本次论坛主办方之一、美国ArtKey集团董事长郭羿承认为,艺术授权将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与生活用品的实用价值相结合,通过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过程,大大提升了制造业产品的附加值。这不仅为艺术家赢得更多的版税收入,还为传统经营模式企业的商品找到了新的出路,利润空间也得到提升。据悉,ArtKey目前拥有台北故宫所有复制画和齐白石画作的授权。

其实,艺术授权商品早在20余年前就出现在海外市场,并有专门的艺术授权博览会。全球规模最大的“纽约国际授权展”每年有500多个厂商参加,一些顶级艺术家如莫奈、梵高的作品都在这里授权。中国内地的“艺术授权”市场规模也在快速成长中,据郭羿承介绍,2008年国内艺术授权市场规模扩大了50%左右。

那么,艺术授权一般是如何进行的呢?据介绍,比如某公司为了获得艺术品的艺术授权,除了支付一定额度的最低保证金外,还要将销售额的5%至15%作为授权费返还给艺术家或其后人。因此,艺术授权商品的开发成本比普通礼品要高,但其利润一般比普通礼品高10%至30%。

记者了解到,购买艺术授权商品的消费者大多都很了解并热衷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所以相对于昂贵的画家原作,这些印有艺术家作品的商品既能满足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其价格也在消费者的经济承受范围之内。

知识产权保护乏力是瓶颈

艺术授权市场虽然前景看好,但是,艺术授权业并不同于传统所理解的艺术产业。传统艺术产业所经营的,不论一级市场的画廊还是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都是著作物所有权,而艺术授权主要涉及的是著作权的许可使用。

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章规定,著作权分为两部分:著作人格权和著作财产权。著作人格权因其无法转让,所以并不能用在商业上。而著作财产权可以作商业用途,艺术授权所得到的权利仅是著作财产权。也就是说,艺术授权中,企业获得的是艺术品的复制、公开展示、改作、出租等权利。

面临市场的考验,国话曾出现戏剧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相脱节,一度缺乏既能够适应和引导演出市场消费需求,又能常演不衰的优秀剧目,使剧院陷入“少演少赔、多演多赔,不演不赔”的尴尬局面。不过,翻看国话近年来的演出数据则令人欣慰——2009年至今,国话演出总收入已达3200万元,仅今年年初至8月份的演出收入已经达到1470万元,超过去年演出总收入,创下国话历史票房收入的新纪录。

著名作家、《当代》杂志副主编汪兆骞认为,戏曲与民族精神的互为表里,并成为民族精神的记忆和记录。中国戏曲具有描绘民族、精神图腾、图谱的鲜明特色,其独特的艺术美感更是独一无二。尚长荣号召中国戏曲人“奉献出更多的精品力作,要出戏,要出人才”。他说,这次活动就是践行,是群英大会,办出了戏曲人的共同期望和期盼,对文艺大发展、大繁荣有现实意义。

但在现实执行中,企业与艺术家签订授权合同时,往往并未明晰许可使用的权利种类、地域范围、期限等,造成了对艺术作品版权的侵犯。

另一方面,企业所生产的正版艺术授权产品容易遭模仿、盗版,这导致了眼下国内真正做艺术授权的企业仍屈指可数。出生于台湾的郭羿承介绍,ArtKey的艺术授权经营,在国外的经营利润远远大于在大陆地区的,一方面是企业对授权概念比较陌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知识产权保护不够健全影响了市场的发展。这致使多年来,国内艺术授权市场仅是ArtKey一家在独自支撑。

对于知识产权保护不足的问题,有关专家解读,目前授权业在中国发展缓慢主要有三重障碍:知识产权保护不健全、中介组织不完整、产业分工不细致。但知识产权保护的薄弱无疑是最大的发展瓶颈。这也为“艺术授权”今后在中国的发展指明了战略方向。

作为当今世界诞生不到30年的产业概念“艺术授权”,在“落土”中国的过程中,虽然存在发展中的诸多痛楚,但对于喜爱艺术品的市民百姓来说,仍旧是一个福音。北京市文化发展基金会副会长、秘书长孟海东表示:“艺术授权将商品与知识产权相结合,将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相结合,正是我国文化创意产业纵深化发展的重要途径。”(南晓)

在21位艺术家的联合推举下,李毅力成为了艺术村村长,重师美术学院的院长黄作林、四川美术学院的讲师付继红成了副村长。HMD国际酒店设计公司的艺术总监,画现代水墨画的黄中华成了监理,其他人则成了村委会成员。“村委会经常都会聚在一起开会,比如举手表决哪些艺术家有资格入驻艺术村,入驻的艺术家要愿意为艺术村的建设出力,而不仅仅是想在这里拥有一间工作室。”李毅力说的出力很琐碎,包括用私家车为艺术村搞搬运,让村民负责艺术家的伙食。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