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低,偏见多 男旦艺术“尴尬症”怎么破?

更新时间:2021-09-28 11:12:41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达绍

摘要:牟元笛杨磊尹俊“要是师父没有走,这场演出他肯定会来看,看完了还得再跟我说说细节。”说这话时,胡文阁刚刚在长安大戏院演出了《红鬃烈马》,并在演出结束后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缅怀师父梅葆玖。其实,倍感哀伤与失落的,不只是胡文阁。大师已逝,男旦,这一独特京剧艺术行当的路,未来该怎么走?

牟元笛

杨磊

尹俊

“要是师父没有走,这场演出他肯定会来看,看完了还得再跟我说说细节。”说这话时,胡文阁刚刚在长安大戏院演出了《红鬃烈马》,并在演出结束后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缅怀师父梅葆玖。

其实,倍感哀伤与失落的,不只是胡文阁。大师已逝,男旦,这一独特京剧艺术行当的路,未来该怎么走?该如何传承与发展?谁又能接过大旗?这些问题悬在众多男旦演员以及业内人士的心头,成为一种“尴尬症”。

演出少,拍影视剧刷存在感

男旦演员虽然曾经创造了京剧艺术的高峰,但在“文革”期间却被禁止演出。如今虽无禁令,但亮相的机会依然不多。

作为梅尚程荀四大流派男旦代表,胡文阁、牟元笛、杨磊、尹俊经常在一起演出。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原本是戏曲演员演出的黄金档期,但除了胡文阁有一场大戏,牟元笛在新加坡等地小剧场演出外,剩下两个人都没有演出。杨磊忙着照顾当时病重的师父李世济,而尹俊刚刚结束一部电视剧的拍摄。

其实,平时亦如此。

因为有师父的知名度,作为梅派男旦唯一传承人的胡文阁演出相对多一些,每个月大概能有一场演出。不过,师父走后情况会如何变化?他还不得而知。尹俊和杨磊的演出就少多了,他们上一次登台,均是今年1月17日在梅兰芳大剧院与胡文阁、牟元笛一起参加梅尚程荀四大流派男旦专场的演出,可惜的是当时杨磊还因为失声未能演出,最后上台向观众道歉。

没有演出的时候,尹俊会接一些影视剧的工作,“因为我会唱京剧,影视剧组也会尊重我。演电视剧需要节奏感比较好,而节奏感恰恰是京剧演员的特长。”尹俊一年正式的剧场演出也就四五场,很多时间是在影视剧组,但他坚持影视剧只是“插曲”,不是主业。

近半年的时间没有什么演出了,杨磊总觉得这是一种浪费,“38岁是男旦演员的黄金时间,可是我只能通过一些小的公益演出或是戏迷联谊去刷存在感。”师父李世济在世时,有演出机会一定会带着他。虽说男旦演员穿着西服清唱的感觉很别扭,但也比没演出好。5月8日,李世济因病去世,这意味着今后他连这种别扭的演出机会可能也没了。

没演出自然没收入,愿意从事这一行的人也就更少了。杨磊说,虽然他非常希望有新鲜血液加入男旦行当,但当一些小男孩戏迷想跟他学戏时,他却从不敢鼓励他们,“把男旦当职业,别说成就一番事业,就是养家糊口都不一定能做到,其中的酸甜苦辣我自己可以面对,但要鼓励别人也投身这一行,那是不负责。”

招生难,好苗子多年难遇

胡文阁一直记得,师父梅葆玖曾跟他讲过,对男旦抱有偏见的人将来会因为男旦的式微而后悔。“如今先生走,男旦也许更没人关注了,但也没准儿人们会因为他的去世而更关注男旦。”他说。

梅兰芳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认为,作为一种艺术行当,男旦有着不可替代的魅力,“不只是京剧,各种戏曲门类走向高峰时,男旦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艺术会挑战人的极限,是对自然生命、庸常生活的超越,男旦的价值就在于超越性别局限呈现艺术之美。”另外,从京剧行内看,正是男旦的断层,直接导致尚派的式微,“尚派剧目由男旦演出更有优势,更能展现流派魅力,但因为缺乏男旦演员,很多剧目都不再上演。”其实放眼国际,“男旦”的影响也非常明显,比如,20世纪60年代西方恢复了由男演员出演女高音角色的传统,使得许多中世纪的剧目可以重新演出。

但傅谨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在很长时间里男旦不被鼓励,如今发展男旦艺术还有许多困难,“虽然中国戏曲学院招生并不排斥男旦,但是这么多年就没有遇到过好苗子。”招生困难,是因为京剧演员都需要幼功,但因为社会偏见,几乎没有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去学男旦,所以现在大部分男旦都是半路出家,后期也很难有更大的提高。

别说一般的家庭,就是当年的梅尚程荀张五大流派,也不倾向于让自己的孩子学习男旦,而梅葆玖则是特例。“希望梅兰芳的重孙梅玮将来能生个儿子来继承梅派。”傅谨笑着说,男旦后人延续男旦香火,就不用考虑那么多社会偏见了。

传承的是艺术,不是性别

京剧演员在舞台上顾盼生辉,在台下往往并不大擅长讲述,常常会令采访者挠头。但是采访这几位男旦演员却不同,也许是因为遇到的困难更多,他们比一般京剧演员思考得更多,也更深入。更为巧合的是,在困境之中他们都未对自己这个看似孤独的行当失去信心。

杨磊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人生本身不会给你太多次选择,不管顺境或逆境,都要承受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再说各行各业都会遇到不同的困难和挫折。”尹俊则表示,虽然演出机会少,但每次演出看到观众的热情,都会觉得勇气倍增,“今年1月17日那场演出,梅兰芳大剧院里座无虚席,叫好声此起彼伏,杨磊哥因为生病不能演出,有许多专门为他而来的戏迷,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都非常理解他。”

“一个时代过去了,但总归会有另一个时代接班,今天这一辈是不如四大名旦那么优秀,但男旦一定不会像恐龙那样灭绝。”尹俊的语气异常笃定。

牟元笛“五一”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演出自己的作品《我是男旦》,讲述自己的学艺历程。这个作品以前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演出过,还被邀请赴美演出,非常受欢迎。为了更好地传播男旦艺术,他去年还参加了一档电视真人秀《超级教师》,深厚的艺术功底让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倍感惊叹。

马艳丽将为郎朗设计演出服近日,钢琴大师郎朗,音乐大师潭盾、明星服装设计师马艳丽、女歌唱艺术家朱哲琴等出席了国外某品牌晚宴。当晚,郎朗在晚宴上演奏了两首曲目,其高超的琴艺和动听的旋律感染了在场的嘉宾。一直以来,郎朗的服装都是由外国品牌提供。在了解到明星设计师马艳丽的品牌可以提供高级服装定制并且可以融入中国元素时,郎朗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非常期待马艳丽不仅能为自己的全球演奏音乐会打造服装,更能为华人打造具有中国元素的服装,让世界一起来欣赏中国的服饰美。马艳丽也表示,她愿意为郎朗打造演出服,为中国演员设计出具有中国元素的演出服,一直是她期待的目标。记者 盖云飞

在牟元笛看来,传统文化如今处于弱势,男旦更是弱势中的弱势,但只要自身足够努力,机会还是会有的,“我们传承的是艺术,而不是性别。现在我所在的学校——上海戏曲学校,为我举办了个人演出专场、教学专场,还给我出国演出的机会,并不是因为我是男旦,而是因为我做得够努力、够好。”

傅谨也希望,今天的年轻人能够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继续努力,“男旦艺术很好,更多的说的是前辈。对后辈来说,还需要不断的修炼,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才是对男旦艺术最好的传承。”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