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前浙江崧泽人用余粮酿酒 玉器精美早于良渚

更新时间:2021-09-28 12:07:4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皓清

摘要:9月20日,《崧泽之美——浙江崧泽文化考古特展》将在良渚博物院(余杭区良渚镇美丽洲路1号)开幕,这几天正在紧张地布展。在忙碌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位披着兽皮、长发披肩的男子,正赤着双脚走来走去,为展柜里的精美玉器、陶器摆正位置,修改简介。原来他是特地从五千年前请来的技术指导“崧泽人”

9月20日,《崧泽之美——浙江崧泽文化考古特展》将在良渚博物院(余杭区良渚镇美丽洲路1号)开幕,这几天正在紧张地布展。在忙碌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位披着兽皮、长发披肩的男子,正赤着双脚走来走去,为展柜里的精美玉器、陶器摆正位置,修改简介。

原来他是特地从五千年前请来的技术指导“崧泽人”,在布展的空当,他热情地和记者打招呼,带记者先睹为快,忙不停地介绍起自己时代的文化。

□《人文杭州》记者 方舒 通讯员 李曼

生活在约五千年前

我们族群大约生活在5800年前到4900年前,就是比你们熟知的良渚文化早了那么几百年哈。

“崧泽文化”这个名字可是你们这个时代的考古专家给起的,据说是因为第一次在上海市青浦区崧泽村发现我们的生活遗迹,就按首次发现地命名法喊我们“崧泽人”了。

其实我更喜欢叫我们“南河浜文化”,嘿嘿,因为我家就住在你们称作嘉兴市秀洲区的南河浜的地方。1996年,一群考古专家找到了我们的遗址,隔了五千年,我又见到蓝天白云了,不过现在这里已经变成大平原了。

想当年我住的可是全景式湖景房,周围的河流向北连着大湖,向南不用多远就可以去海边兜风的呢。要知道,你们现在吃的水稻,我们那时候已经种得很好了呢。所以我们建栖息地的时候,喜欢选择河流两岸或靠近湖海的平地、山坡,这些地方灌溉方便,土地也肥沃。

为了防止河水漫进来,我们的住宅区选在高于周围的地面上,还会再堆点土变成台墩,台墩周围就是小河在流淌,风景可美了。

台墩生活便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潮的生活方式啦,我们渐渐地从全部人挤在一起住,开始搬到各自的水景房里,我最喜欢坐在台墩边缘,两条腿晃在小溪水里,和对面的妹子聊天了。

这次展览选在了良渚博物院,说起来我们和良渚文化还很有渊源,据说良渚文化的祭坛和高台大型建筑就是在我们的台墩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呢。可惜现在都看不到了,你们的时代河流都少了很多,出门都不会坐船了。

有剩余粮食用来酿酒

从台墩出门,划着小船就能漂到我们的田地里。

快来看,这就是我们耕种用的石犁,还是组合式的呢。我们生活的年代被你们称作“新石器时代”,因为我们的石器都是磨制的。你看这技术多好,石犁被磨成了又扁又平的等腰三角形,才1厘米厚呢。在等腰的两侧磨出刀锋,就能很快地犁开土壤啦。

这个石犁比较大,有35厘米长,是用三块石头拼起来的,上面一共有5个回孔,可以用绳子绑在木犁架上,不比你们现在的犁头差多少呢。

因为土地犁得好,我们每年都在开垦新田地,粮食产量年年涨,多得都来不及收啦。

在我们家南河浜,已经开始用收割利器——石镰啦。良渚不少生产技术都是我们先研究出来的呢,就说他们广泛使用的石镰刀,就是我们传下去的呢。

别看我们生活在那么久之前,我们已经会酿酒了呢,因为粮食已经多得吃不完啦。你看这个在余杭吴家埠出土的陶器,看上去是不是萌萌哒?这就是拿来做酒的澄滤器。

澄滤器由盖子、过滤缸和簋形容器构成。澄滤器沿边有子母扣,方便放盖子,过滤缸上有个朝天的喇叭嘴儿,初酿的酒从口子倒进来,流到缸底部,里面有一道竖着的隔挡,重的渣滓就被挡住沉淀下来啦。这样一道工序下来,闻闻也是醉了呢。

精美的玉器早于良渚

也许梁漱溟并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些努力根本无济于事,但在他看来,这正是真正的儒家精神:真诚。这种精神的根本应该是孔子说的,人人心中皆有善性———他以为后世几乎没人能理解孔子的本来精神,而多宗于荀子的性恶论,以至多从外面用力,约束限制猜忌防备,失尽了那份最宝贵的“真”。梁漱溟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我们怎么看待自己的传统文化

这个澄滤器是用细腻的泥灰制成的陶罐,我们的制陶技术可先进了,在我们之前,陶器是把泥条一个个盘叠出来的,很难控制匀称,怎么看都是歪歪的。

我们崧泽文化早期就已经用慢轮修整了,改造了几百年后,我们就发明出快速旋转的陶轮拉坯技术了,你看哪些陶器的内部,内底上会留下粗犷的一圈圈的螺旋痕,就是陶轮旋转扭出来的。你看,过了几千年了,你们还在沿用我们的技术呢。

陶器已经萌萌哒,我们做的玉器更精美呢。你看这件细细弯弯的玉器,色泽温润透亮,看不出一点打磨的痕迹呢。这种弧形的玉器叫做玉璜,两端都会打上孔,方便系绳佩戴。

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大型片璜、小型环璧、环镯和各类片状坠饰等器类,良渚玉文化那么发达,都是从我们的技术上发展出来的呢。玉璜最受我们崧泽人喜爱,所以这次展览中出现的部分都是玉璜。

母系社会向父系过渡

玉璜的主人去世后,就会把它们一起下葬,放在墓主人的颈部位置。悄悄告诉你,玉璜随葬的墓主人都是女性。玉璜在我们崧泽文化中,是地位较高的女性的身份的象征。

女性在我们这时候地位可高了,绝不会出现你们现在那种打老婆的事情。比我们更早的马家浜文化时期,是母系社会,进行族外婚,子女跟随母亲生活,都不知道父亲是谁。听说现在云南有些地方还有“走婚”的习俗,对,跟这有点像。

到了我们的时代,早期的时候还是子女跟从母亲合葬的习俗,不过到了我生活的崧泽文化晚期,已经有很多夫妻合葬墓啦,有些小孩也会跟着父亲合葬。

根据你们现代理论,说是因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男性在社会劳动中起了主要作用,社会组织也从老祖母说了算,变成老祖父说了算的时代了。

不过这时候,女性的陪葬品还是要比男性的多出很多,毕竟传统还是有延续的惯性,老婆为大的观念还是很深入人心的。

本次展览将持续到11月20日,期待与你们的相遇哦。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