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究竟是奇观艺术还是叙事艺术?

更新时间:2021-09-28 14:07:0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熠彤

摘要:电影究竟是奇观艺术还是叙事艺术?“中国电影”是一个不言自明的概念。在中国大陆,我们确实可以不言自明。如果你是在中国本土来讨论中国电影的话,恐怕它的主体还是中国本土市场的中国电影,目标受众是中国本土电影的中国观众。但是如果说到“走出去”,就没有那么不言自明了。例如奥斯卡其实相当于我

电影究竟是奇观艺术还是叙事艺术?

“中国电影”是一个不言自明的概念。在中国大陆,我们确实可以不言自明。如果你是在中国本土来讨论中国电影的话,恐怕它的主体还是中国本土市场的中国电影,目标受众是中国本土电影的中国观众。

但是如果说到“走出去” ,就没有那么不言自明了。例如奥斯卡其实相当于我们金鸡奖的一个国内电影节,但因为美国它是商业电影大国,所以奥斯卡电影节才值得关注,值得关注的不仅是这种文本的、艺术的方面,而是整个工业和市场的动向。最突出的一个动向,是濒临破产的柯达公司从奥斯卡电影主角位置上消失了。它实际上不过再次明确了一个信息:胶片已死!

应当说这个变化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全面进入到了数码电影时代,它使得最基本的介质改变了。原来我们的电影介质是胶片,电影胶片的光学特征、电影胶片的物理特征决定了电影的一切,现在变成了数码。变成数码的时候,整个电影制作、电影生产、电影接受的生态完全变了。一个特别简单的事实,在此之前,电影工业和电视工业,尤其在发达国家是如此泾渭分明的两大系统。当数码电影时代到来的时候,这两个行当之间的鸿沟或者是高墙被拆除了,电视剧导演、电视剧演员开始执导大银幕电影了。当媒介改变的时候,很多东西将被改变,敏感的好莱坞已经在处理这样的变化了,这样一个变化可预期的前景,甚至演员不再是必须的,一切都可能是数码奇观,电影究竟是奇观艺术还是叙事艺术?作为电影来说,奇观是否是必须的?奇观是否是重要的?或者说奇观是否可以取代一切?

回到中国电影文化力与影响力的话题,我想重新提出“说书人”角色的问题。我不去表述是人机传播或者人对人的说书人,不去讨论这样一种艺术与戏剧艺术的联系,或者这样一种艺术是怎么延伸到电影或者是电视剧当中。从世界上第一位电影艺术家梅里爱开始就是奇观艺术,但是在梅里爱时代奇观不足够。好莱坞电影以不断创造新的奇观的制作方式而引人注目,但是这个不是好莱坞占据全球市场真正的秘诀。 《盗梦空间》是一个奇观式的影片,但它在数码时代转回来用胶片、甚至用超大胶片来拍摄以营造不同的视觉效果,但是必须指出更重要的在于——这个影片早已完成了视觉的剧本研发,但长期搁置不能拍摄,因为它缺少故事,直到找到这样一个关于亡妻的故事,找到男人回家主线的时候,这个电影才成立,这个电影才在世界范围被放映并被奉为经典。可见,故事才是真正的秘诀。

本报讯 (记者 乐梦融)梵高来了,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造访上海!3000多幅梵高名画组成的多感官视听盛宴,将在明年的上海新天地全面颠覆传统观展理念,梵高名画中身价最高的作品之一《夜间露天咖啡馆》将在上海实景还原。据了解,2015年4月28日至8月30日,新天地太平湖上将矗立起2000多平方米的艺术城堡,举办“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这是昨天本次大展的预热活动上透露的信息。

回到中国电影,回答电影是否作为一种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力。重要的恐怕不在于中国电影发展到多大规模,不在于中国电影有多少个镜头,我们总喜欢逆参照来建构我们的新思维,比如说当年倡导长镜头,大家说镜头数有多少多少,这个电影是35个镜头拍的,现在大家热衷于告诉你这个是1800个,这个是2700个,很滑稽,你要讲什么,你要做什么。镜头数非常多的艺术电影有的是,镜头数相对少的商业电影也有的是,比如说科幻动作片是以长镜头而著称的。这个本身的讨论没有质的规定性。恐怕不在于我们有多少个镜头,不在于有多少个镜头是用数码科技营造出来的,而还是在于所有这些东西只是语言。你用这个语言是否讲述了故事。

今天中国电影数量如此之多,这么大的房子里面装了什么?我们语言越来越华美,但是我们在讲什么?一个说书人能够流畅地讲故事,一个说书人能够吸引听众的需求,在于说书人的故事有一个共识系统的支撑,说书人的故事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达成共识价值的超越性的表述。超越性的表述,它不是柴米油盐,它不是趋利避害,它有点像让人摸摸自己的胸膛说,我是人,我不是畜生,我不是机器。

(戴锦华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虽然当今越来越多的人对艺术产生了兴趣,但是兴趣与理解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很多人眼中,颜色和谐、画面精致、构图匀称,这才是“美”,然而很多艺术品却并非如此。最近,一条名为《你能辨别出艺术品和涂鸦的区别吗》的微信被疯狂转发。在朋友圈中,很多人感叹自己“实在猜不中哪些是大名鼎鼎的艺术家画的,哪些是小孩子随手涂抹而成”。

(本报记者张悦整理)

陈家泠的家具装置艺术作品。76岁的陈家泠,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青春活力不是岁月可以局限的。“精力旺盛啊!”“真有灵感啊!”这是昨天“化境——陈家泠艺术展”开幕首日展上,观众们发出最多的感叹。这个展览占据了国家博物馆4个大展厅。其中展出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今年完成的,而且以大幅作品、巨幅通景、组画、系列作品为主。非但作品尺幅大,形式、题材也变化多端。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