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法国老师的画作现身中国(图)

更新时间:2021-09-28 15:53:25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熠彤

摘要:让·特皮约《捕鱼团》(油画)色彩交叠与情感炽烈表现主义力图展现强大的创造力和绽放的生命力,幻想由此成为打破平衡的武器,而色彩则是表现幻想的有力语言。画家往往通过色彩的涂抹、交叠构成光影效果,在表现客观物象形态的同时,更借此传达出强烈的主观情绪。由此,我们看到了梵·高《向日葵》中狂

让·特皮约 《捕鱼团》(油画)

色彩交叠与情感炽烈表现主义力图展现强大的创造力和绽放的生命力,幻想由此成为打破平衡的武器,而色彩则是表现幻想的有力语言。画家往往通过色彩的涂抹、交叠构成光影效果,在表现客观物象形态的同时,更借此传达出强烈的主观情绪。由此,我们看到了梵·高《向日葵》中狂放的金黄色向日葵,以及《星空》中鬼魅的湛蓝色星空。事实上,图像色彩即主体的情绪色彩,每种色彩均有其内在的深层指向,是情绪的外化表现。

12月12日,《转折——20世纪三十年代的法国美术布洛涅-比扬古三十年代美术馆珍藏》展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103件极具代表性的法国现代艺术作品再现了20世纪上半叶现代主义艺术蓬勃发展之时法国丰富多变的艺术现象,令观众回归到当时的法国,犹如置身于二三十年代的巴黎,游走穿行于各个画廊沙龙之间,领略当时各种艺术风格、各类主题创作的特有魅力。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也是中法艺术的交汇时期。当时,一批中国学生开始留洋学习艺术,徐悲鸿、林风眠、滑田友等便是顺应着这个潮流成为留法学习西方艺术和技法的中国美术学生。他们学成归国后,不遗余力地引进了西方美术表现手法和美术教育体系,对中国现代艺术的发生和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中法艺术的交汇也成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良好示范。本次展览也以独特的方式再现了这段艺术的缘分,展出滑田友的老师亨利·布夏(Henri Bouchard)和吴冠中的老师让·苏弗尔皮(Jean Souverbie)和让·杜巴斯(Jean Dupas)的作品。通过这些作品的展示和作品背后与中国艺术家的关联,中国观众将对前辈大师昔日实践“中西融合”这一探索中国艺术现代化转型的方式有更深刻的了解。(文、图/记者金叶)

中央歌剧院扑下身子,眼睛向下,面向群众,通过低票价吸引百姓观看演出,把高雅艺术变成“亲民艺术”,值得点赞。近些年来,我国高雅艺术方兴未艾,但也存在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就是票价高得吓人,看一场高水平的歌剧演出近千元票价成常态,老百姓被挡在了剧场大门外。与国外相比,我们的演出贵得离谱,如法国巴黎一家著名歌剧院的演出票价最低为5欧元,俄罗斯高雅艺术票价为100至150卢布,占市民平均月收入的1%以内,美国大型艺术演出平均票价是45美元,占公民平均月收入1.5%,数据显示,北京高雅艺术门票占市民平均月工资15%以上。

女艺评家、策展人陆蓉之在此微博下跟帖评论:“如果年轻的艺术家无处展作品,没人买他们作品,必须想方设法做别的事谋生,放弃了艺术梦,失去当个专业艺术家的未来,这样就是高尚吗?商业和学术不是绝对的对立,商业成功未必是没有学术性,有学术性未必没有商业价值。只要想专职于艺术,就无法不进入商业体系,我不明白问题在哪里?”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