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稿酬长期过低 被指“折磨”作家人格尊严(图)

更新时间:2021-09-28 17:25:25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爵立

摘要:9月3日,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在国际图书博览会上的稿费现场查询服务。  资料图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稿酬和稿酬个税起征点的长期“双低”,使得作家群体,尤其是纯文学作家难以维持相对体面的生活,一些完全依靠写作为生的作家甚至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由此带来了一系列问题。金星盛赞张娅姝:“她

9月3日,中华版权代理总公司在国际图书博览会上的稿费现场查询服务。  资料图片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稿酬和稿酬个税起征点的长期“双低”,使得作家群体,尤其是纯文学作家难以维持相对体面的生活,一些完全依靠写作为生的作家甚至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由此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金星盛赞张娅姝:“她特别优秀,非常有才华。这个舞剧是她根据敦煌壁画《九色鹿经图》改编创作的,它被称之为至今保存最完整的敦煌壁画之一。在80年代《九色鹿经图》曾被拍摄成为动画片家喻户晓。张娅姝把她对壁画的感受用肢体语言表达出来,值得大家关注。”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刘敏,几乎每年都会不遗余力地为“中国舞蹈十二天”推荐优秀舞蹈人才,她曾说:“有才华的年轻人需要一个展现才华、绽放个性魅力的机会,但往往苦于没有平台”,而大剧院‘中国舞蹈十二天’正是这样一个宝贵的平台。我相信许多年轻的舞者是非常感谢这个平台的,因为正是它才使大家能够有机会聚在一起,将年轻人的所思、所想汇聚到一起,碰撞出新的火花。”今年她推荐青年编舞黄佳园,其作品《天凉好个秋》是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围绕一个“女人”与“时间”之间的对话,深度挖掘还在“生”的过程中彷徨的年轻人在“老、病、死”面前的种种复杂情绪。

作家稿酬过低:收入“源头”打不开

近日,国家出台了《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将原创作品稿酬标准提高到每千字80元至300元,然而,长期以来的低稿酬,让作家的基本生活和人格尊严都受到一定折磨。不少自由撰稿人坦诚“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作家”,“码字”生活十分寒酸;网络作家面对一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写作,也往往“写伤掉,有模式化创作、迎合读者的倾向,自己有时候都不愿看自己写的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少作家靠着对文学的热爱和虔诚在坚持,也有许多“好苗子”放下纸笔外出打工。还有一些作家辗转娱乐圈,有些甚至当起“触电作家”“工具作家”。

“一个电影剧本大约3万字,稿酬通常都在10万元以上,一集电视剧剧本的稿酬也达到上万元甚至更高,与此相比,纯文学作品的稿酬标准是最低的。”陕西省作协原主席莫伸说,这就像一个风向标。更坏的情况是,一些作家尝到了跨界、触电、模式化的甜头,其他人也来效仿,纯文学的主流价值取向继续被弱化,作家群的一些不正常现象已经饱受诟病。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说:“社会和时代需要多样式的作品,这毋庸置疑。但我也发现一个小问题,那就是一些作家在‘转战’影视剧创作之后,再回过头来写长篇小说,不再有扎扎实实的精神,作品往往会有‘四不像’的感觉,很难超越自己了。”

莫伸还指出,因为稿酬低、出版资源有限,作家之间收入差距十分明显。知名作家“垄断”出版资源,普通作家较难脱颖而出,这也加剧了不同作家的收入差距。

另外,高洪波提出,作家与书法家相比、一部长篇小说和一幅字相比,其价值对比起来,“显得很可笑”,“比如贾平凹,他的字在陕西很受欢迎,一幅字一般可以达到三五万元,但他耗费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一部长篇小说,其稿酬也差不多这个数,如此在劳动强度、劳动价值上的不对等现象,是十分让我们遗憾的。”

低稿酬个税起征点:进口袋前被“截流”

1980年,我国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经过3次修订,个税起征点已逐步由800元/月提高到3500元/月,与此同时,800元的稿酬个税起征点30多年来一直保持不变。然而,这30年中,社会收入水平、我国作家群体的结构构成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高洪波谈道,“30年前每月才四五十元的工资,800元相当于普通人一年的收入,那时候定下的800元/月的起征点,显然不能与现在相比。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张抗抗、范小青等都有过政协提案,我们认为站在国家财政层面,这些税收并没有多少钱,但却让作家群体感到‘心寒’,这是不值得的。”

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范小青认为,文学创作是一种特殊劳动,其作品特别是长篇作品要经历较长时间的收集素材、查阅资料、构思创作、修改定稿等过程,作品创作要花费几年、十几年,甚至倾注作家一生的心血。如果将文学创作同一般劳动获得的工资、薪金收入一样按月计算税负,则不能真实反映作家的劳动价值。说得直白一点,作家这几年、十几年积累的心血在作品成品的那一个月统一征走,显然有不合常理之处。

于是又导致“写快文、赚快钱、出快名”的价值取向逐渐出现。

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张虹介绍,70后、80后中青年作者的人数和创作数量均已成为一支重要力量,他们多数不再将写作作为“第二职业”,而是以写作为生,却连3500元/月的起征点“待遇”都享受不到。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工资保障基本生活,还要交纳较高的稿酬个人所得税,无疑打击了他们的热情。

事关尊严与幸福:改变“双低”、多措并举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尊重文艺工作者的创作个性和创造性劳动,政治上充分信任,创作上热情支持,营造有利于文艺创作的良好环境。要通过深化改革、完善政策、健全体制,形成不断出精品、出人才的生动局面。”

如何体现“尊重”,如何“热情支持,营造有利于文艺创作的良好环境”,“深化改革、完善政策、健全体制”是值得思考的命题。

高洪波、范小青等表示,作为育苗的苗圃,目前许多刊物的生存状况很艰难,这考验着刊物主编“找钱”的社会活动能力,所以刊物、出版社自身还须加快改革步伐,放开搞活、提高效益;还应当探索各类资金与文学联姻的途径,号召和鼓励各界有识之士建立文学基金。两者一起给刊物注入源头活水,只要期刊活得好,稿酬自然就开得高,最受益的还是作家和读者。

高洪波还建议,政府等相关部门成立专项资金和提供更多扶持,对纯文学刊物、纯文学作品的出版及文学网站加大支持力度,部分减免税收,为优秀作品建立更通畅的刊发渠道;加大对作家作品的扶持和奖励力度,对优秀作品稿酬及奖金实行减免税金的政策。

加大对中青年作家及其作品的关怀,事关作家群体的未来,要建立合理的人才培养和流动机制,对吸纳这一群体就业的单位可进行适度奖励和政策优待。高洪波表示,“中青年作家不能单纯依靠国家扶持,在各行各业都需要积累、成长,然后厚积薄发,而市场本身也有选择。我们都是从不知名的小作家成长起来的,中青年作家自己不能浮躁,要深入生活、锻炼和涵养自身本领,有了厚重的积累,迟早会脱颖而出,市场自然也会青睐他们。”

接受采访的作家普遍认为,要尽快调整稿酬征税政策,建立符合社会经济发展规律和文学创作规律的征税政策。建议相关部门针对当前的稿酬水平、作家收入等实际情况进行调研和听证,同时与普通劳动区别开来,考虑智力劳动的特殊性,适度提高稿酬个税起征点。如参照当前工资、薪金个税起征点标准,建立同步增长机制;根据作家创作的实际情况,建立分层次区别征收的税收体系。本报记者 郑海鸥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