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谈《乌青诗选》:是当代诗歌史上重要的作品

更新时间:2021-09-29 12:49:37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兴江

摘要:近日,一幅看起来几乎全部空白的画作,拍出了1500.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200万元)的成交价。消息一出,引发网友集体吐槽。在很多人看来,一幅看似空白的画价值近亿元人民币,实在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家里的白墙”“地板砖”“壁纸”甚至是“局部放大的草纸”,都被用来调侃这幅画作给人

近日,一幅看起来几乎全部空白的画作,拍出了1500.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200万元)的成交价。消息一出,引发网友集体吐槽。在很多人看来,一幅看似空白的画价值近亿元人民币,实在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家里的白墙”“地板砖”“壁纸”甚至是“局部放大的草纸”,都被用来调侃这幅画作给人的印象,甚至有人开玩笑地猜测,这幅画之所以拍出高价,莫非是因为其中隐藏着一幅藏宝图,可以为藏家带来巨额财富。

汉代青铜摇钱树 树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圣物,树是普天下宗教、民俗、传说中的神物,如佛教的菩提树、西方的圣诞树、月宫中的桂树。最具有代表意义的是古蜀国三星堆文化中的青铜树,作为宗教礼仪和贵族陪葬品,古蜀、汉代以后基本绝迹。青铜树铸造工艺复杂,数量稀少,其存世数比元青花还少,弥足珍贵。

如今,被人看不懂的不只是画作,还有文学作品。前不久,网友贴出了先锋诗人乌青的旧作,其中《对白云的赞美》引发网友“围观”。“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别白特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这看似无意义的诗歌内容引来了众多网友的热烈讨论,很多人表示“读不懂”,认为这样写诗是在“浪费纸”,还有人说:“我小学一年级时都写得比他好。”

和对“空白画”的态度相似,对于网友的吐槽,许多文学圈内人士不以为然,甚至有诗人希望人们能以独立思考的开放心态去欣赏诗。尽管有圈内人站出来力挺乌青,但“我觉得这辈子估计都无法理解艺术了”“这才是地球与火星的距离”依旧成为如今不少网友对于前卫文学艺术作品的感想。

实际上,这样的现象这两年并不罕见。就在去年,一篇被网友评为“这是我看过的最鲜活的艺术评论帖,憋笑憋到内伤”的吐槽帖——《我今天去了省艺术馆》在微博上走红。帖子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描述了自己参观展览的感受,引得网友纷纷跟帖自嘲是“艺术的土鳖”,并称要“远离艺术做正常人”。

无论是绘画还是文学,作品是客观存在的事物,但审美却是主观观念。面对众多争议和“口水”,究竟是这些作品太前卫,还是我们的欣赏水平不够?著名画家吴冠中曾表示,中国的“美盲”比“文盲”多。难道正像他所说的那样,我们与这些艺术家、诗人真的有着很深的隔阂?这让人们不禁想问,杰作与“涂鸦”,诗歌与“废话”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界限?我们到底该如何打破这道隔阂?也许,当它们出名之后,这道隔阂就没有了。

那些你看不懂的诗

忠于诗人自己的诗就是好诗;诗被写出来,也不是为了被看懂的

对于被网友看做是“废话连篇”的乌青诗作,记者采访了《乌青诗选: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一书的编辑马伯贤。他告诉记者,之所以出版这本书,是因为“非常有必要”:“我们出版这本书,完全是认为它具有很大的出版价值,是当代诗歌史上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他认为,作为一名先锋诗人,乌青拥有自己的创作理念,也有自己对诗歌的理解。

“真正的诗应当为诗人自己而作,在创作过程中表现诗人独特的生命体验与个人情感。”南开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张昊苏说。从这个意义来说,忠于诗人自己的诗就是好诗。著名文学评论家蓝棣之先生所说的“一切文学经典都是有病呻吟”也契合了这样的观点。张昊苏解释,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作品是纯粹个性化的,就如同我们不能替别人生病一样,我们也不能代别人抒发情感。在张昊苏看来,从乌青个人角度来说,诗被写出来,也不是为了被看懂的。在现实中,个人体验有时恰好符合集体情感,也就容易被大众所传诵;而有时则遗世独立,不与人同,自然难免被冷落。“乌青力图用所谓的‘废话’表述自己独特的生存体验,重新反思语言的本质特征,在诗歌领域无疑有探索意义。一旦诗人选择为己写作,就应该完全忠于自己,勇于承受可能带来的窘迫与讥讽,而非为了社会评价而取悦读者。”他说。

那些你看不懂的画

抽象艺术是公认的艺术的高级形式,其技术性非常之高,细微处定会有艺术家精心处理的细节

短短几天,有那么多人讨论诗歌,对于诗歌的传播与发展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件好事。就像人们对于艺术品的关注,同样对人们认识艺术有着很好的促进作用。著名文化学者、艺术品投资鉴赏专家吕立新认为:“人们对‘空白画’的吐槽,其实是一件好事,这证明如今中国老百姓的视野放宽了,眼睛不像从前一样盯着国外的豪车名表,也看到了世界高端艺术品,只不过现阶段,人们对此感到茫然,是因为对于这些艺术不太理解而已。”

虽然当今越来越多的人对艺术产生了兴趣,但是兴趣与理解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很多人眼中,颜色和谐、画面精致、构图匀称,这才是“美”,然而很多艺术品却并非如此。最近,一条名为《你能辨别出艺术品和涂鸦的区别吗》的微信被疯狂转发。在朋友圈中,很多人感叹自己“实在猜不中哪些是大名鼎鼎的艺术家画的,哪些是小孩子随手涂抹而成”。

吕立新说,“艺术”与“涂鸦”本就不能混为一谈,“看似‘涂鸦’的艺术品之所以能卖出高价,是因为它一定是艺术家创作生命中的精心之作,体现了艺术家本人所处时代的社会氛围和文化艺术思潮,而且是艺术家整个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品。同时,它绝非艺术家信手所画,其中包含了很高的绘画技巧。”就用这幅拍卖成交价1500.5万美元的“空白画”为例,它属于抽象艺术范畴,而抽象艺术发展到今天,是公认的艺术的高级形式。吕立新介绍,虽然远观如涂鸦一般,但是抽象艺术的技术性非常之高,细微处定会有艺术家精心处理的细节,而网友如今不理解乃至吐槽,是接触这类艺术品较少的结果。

怎样才能看懂这些

艺术还是涂鸦,时间会给出答案;多学多看,提升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成为“具有特殊资质的个人”

当代文学艺术创作百花齐放,在绘画领域,公众对于某种艺术的接受需要一个过程;同样,在现实中,诗人的思想不被当世理解,也是古今中外共有的现象。马伯贤觉得:“‘五四’时期的新诗,也让读惯古典诗的人不理解,但是在后来的岁月里,它慢慢为人所接受,或许未来人们也能接受乌青。”

作为一般人,若想理解那些高端艺术品的艺术价值,吕立新认为:“一定要多学多看,读读世界绘画史方面的著作,读一些画家传记和创作心得,有助于我们理解艺术品包含的深刻内涵。”“当诗的目标读者是小众而非大众时,大众如想读懂此类作品,就只能提升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成为‘具有特殊资质的个人’。”对于如何读懂诗歌,张昊苏的看法与吕立新类似。

确实,艺术是需要观众的,同时,它也需要通过作品去启发、培育观众。对于这些作品,一百个人有一百种解读,没有标准答案,这也正是它们的魅力所在。“文章千古事”,这个道理可以拓展到所有精神文化层面,至于这类“废话诗”是不是好诗,“涂鸦”是不是好画,只要我们抱着开放、平等和善意的态度看待它们,时间便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本组撰文 本报记者 肖明舒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