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开始对“F4”说“不”

更新时间:2021-09-29 16:41:39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嘉珂

摘要:中新社北京12月3日电题: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开始对“F4”说“不”中新社记者应妮长期由西方收藏者主导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在经历一个“由外到内”的过程。有迹象显示,经过一轮西方藏家的出货,以“F4”为代表的部分脸谱化中国当代艺术品已走到市场边缘。“F4”的名称来自2001年台湾流行电

中新社北京12月3日电 题: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开始对“F4”说“不”

中新社记者 应妮

长期由西方收藏者主导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在经历一个“由外到内”的过程。有迹象显示,经过一轮西方藏家的出货,以“F4”为代表的部分脸谱化中国当代艺术品已走到市场边缘。

“F4”的名称来自2001年台湾流行电视剧《流星花园》的四个主角,当时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钧四人作品在国际拍卖市场价格已达千万元人民币,由此被冠以“当代艺术F4”之名,并被沿用至今。

但今年刚结束的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成交64件作品,张晓刚的《无题》和《黄色婴孩》低于估价成交,撤拍一件;岳敏君雕塑作品流拍;方力均、王广义上拍作品也低于估价成交。同场拍卖中,赵无极10件作品成交额达2.3亿港元,朱德群的11件作品成交额近1.52亿港元,两人作品成交总额占专场的40%。

香港苏富比今年的春拍结果更耐人寻味,作为苏富比当代艺术板块的图录封面,岳敏君《飞翔》原估价900万至1200万港元,遭遇流拍。此外,方力钧《2005,1,11》、曾梵志《无题》、王广义《大批判系列》相继流拍。这些讯息显示,被认为适合西方买家审美与购买喜好的部分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经过一轮西方藏家的出货,已走到市场边缘。中国主流资本的暧昧态度,使此类拍品流标和价格走低属意料之内。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启动,经历了一个“由外到内”的市场过程。从诞生起,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就被西方收藏者主导。有数据统计,目前五分之四以上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是被海外少数收藏者所购买的。海外投机者拉动这些作品的价格,使其在短时期内升值巨大,并将价值标准强加给国内收藏者。

但这些作品长期以来颇受诟病,其特征为画面形象脸谱化,一味荒诞、木呆甚至血腥,趣味低级;形态丑陋或呆板、色彩媚艳或苍白、趣味怪异或庸俗,以及运用图式化的政治符号。一个画家一种画面造型,几十张甚至几百张画就是场面翻来覆去变换,而核心造型一成不变。一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甚至刻意迎合西方的意识形态偏见,这些作品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不适当地表现中国的社会与文化。

村上隆&路易·威登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与著名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V)的合作让其名声大噪。他操刀设计的“MonogramMulti-color”系列让LV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各种变化,昵称樱花包的“CherryBlossom”掀起了世界范围内LV拥护者们的抢购热潮,为LV 创下上亿美元的进账。他又尝试将Mr.DOB、熊猫、樱桃等个人标志性图案用在经典Monogram系列上,推出一系列款式不仅全球热卖。2010春夏,LV再度联手村上隆带来最新的联名系列“CosmicBlossomCollection”。艺术家用他的方式为一个百年品牌注入了新鲜的年轻元素,而LV无疑也将这种艺术图标推向了全世界。

艺术批评家徐子林认为,从市场的角度来讲,以“F4”为首的这批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上升空间越来越小。在过去近10年时间里,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价位已经过度透支,之所以其作品还受到一部分人的追捧,主要在于中国有很多跟风的买家,他们对当代艺术知之甚少,难以做出独立的艺术判断。

反观12月1日刚结束的苏富比北京艺术周“现当代中国艺术拍卖会”,备受瞩目的赵无极经典作《抽象》,以2200万元人民币起拍,最终以8968万元落槌,刷新了画家画作有史以来的成交纪录。这位长期探索中西方绘画技艺交融的画家,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空灵意境,融入到了西方现代绘画的形式和油画的色彩技巧中,创造了色彩变幻、笔触有力、富有韵律感和光感的绘画新空间。

这部以传统戏曲表现革命历程的作品由陈鹏、王新生编剧,李利宏导演,董家岭、焦黎等知名演员领衔主演,剧目讲述了革命战争年代,广饶县刘集村共产党员和群众保护我国最早的中文译本《共产党宣言》的故事。在舞台上描绘出一幅“大河开凌,瀑流冲冲,山摇地动,豪情在胸”的壮丽画卷。作品通过一个普通农民“迷糊”与书的相遇、相护、相知、相救、相依、相守,完成了人物由普通人向革命者的变化。

而靳尚谊的《塔吉克新娘》则成为今年嘉德秋拍的冠军,以8510万元人民币创出画家拍场新纪录。该画20世纪80年代横空出世,彻底摆脱中国“土油画”的粗糙与黯淡,将油画艺术性展现得纯粹而自然,可谓博物馆级作品,价值不言而喻。

由此或许可预见,当代艺术品收藏、投资的理性时代渐行渐近。而随着海外资本的撤离,内地藏家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他们的收藏趣味和品位决定了下一波热潮的走向。《塔吉克新娘》的高价成交就是内地收藏趣味的进一步彰显。当代艺术品市场不再以西方的审美趣味去评判当代艺术家,随着艺术品市场逐渐回归理性,以及对其学术性的梳理,华人收藏家的收藏理念和审美趣味已不同以往。

在境外藏家撤资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高涨的背后是新一波的投资人和收藏家的入场。在经过10多年的市场磨砺和淘汰之后,大量新人、新资本的介入必然提升业界的经营水平和藏家的品位。(完)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