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于正作品:赤裸地将男性角色愚蠢化

更新时间:2021-09-29 17:19:54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鸿涛

摘要:我看的第一本郭敬明的小说是《梦里花落知多少》。当时还在想一个男孩子怎么能表现出如此千回百转的女人心思。可惜后来听说这小说涉嫌抄袭。之后,他好像也找准了自己的风格,在不少作品包括最近被人热议的《小时代》中也都是以女性的视角去展开的。电影里表现男性角色的方式,还是主要以贩卖男色为主,

我看的第一本郭敬明的小说是《梦里花落知多少》。当时还在想一个男孩子怎么能表现出如此千回百转的女人心思。可惜后来听说这小说涉嫌抄袭。之后,他好像也找准了自己的风格,在不少作品包括最近被人热议的《小时代》中也都是以女性的视角去展开的。电影里表现男性角色的方式,还是主要以贩卖男色为主,勾心斗角都交给了姐妹们。

昨日,东城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蔡国强的《历史足迹:为北京奥运作的计划》作品为独立创作完成,刘牧主张蔡国强的行为侵犯其对作品的改编权不能成立,判决驳回刘牧的全部诉讼请求。由此,蔡国强赢得一审官司。原告刘牧将再上诉昨日,蔡国强代理律师周丹丹指出,刘牧与蔡国强作品的表现形式完全不同,蔡国强作品是自己独立创作的。此外,“脚印”、“奥运”、“第29届”、“天安门广场”、“奥体中心”等创作元素均属于公有领域,任何人都无权垄断独用。基于这些,法院认定蔡国强的作品根本不构成侵权。

于正则是另一派的代言人,郭敬明起码还试图利用镜头去修饰自己的内心情结,于正则是赤裸地将自己作品中的男性角色愚蠢化。他的作品,从《宫锁心玉》、《美人心计》再到如今的《宫锁沉香》,都在拍摄女人。这些女人在戏里虚与委蛇、争奇斗艳,无论小眼线还是大美瞳,精致的妆容后生长的是玲珑N窍心。以最近这部《宫锁沉香》为例,本片大部分的镜头都在刻画沉香和琉璃一正一邪两个宫女身上。为突出她们的戏剧人生,在这个乏善可陈的电影里,什么宫里的规矩、什么男女的芥蒂通通都被放掉了。当然这也不是不能理解,对于电视剧导演来说,能把一整部剧的内容剪辑塞在电影里绝非易事,但于正刻画的包括男主角在内好几个男性角色的出现实在令人诧异,他们真的不是来打酱油的吗?

影视文学:长篇电视剧正超过长篇小说?近期成绩忽然变得突出的是影视文学。影视与小说正越来越密切地结为联盟,许多优秀影视剧本是小说家和诗人创作的。目前在评论界有一种议论,认为长篇电视剧的水平正超过长篇小说,这就值得小说界重视了。电视剧和小说二者间形成了叙事艺术的竞争关系。过去的一年里,全国生产电视剧359部、11469集,首次出现减产,改变了 2000年开始产量逐年攀升的趋势,开始进入以质量取胜的阶段。这一年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荧屏全线飘红,以革命、军旅、谍战等题材为主流,出现了如《潜伏》《解放》《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的兄弟叫顺溜》等影响重大的作品,几部作品的创作都有作家参与。应该想到电视剧创作比小说创作在尺度上难把握得多,这种条件下《潜伏》等的出现标志着创作人才、创作智慧和创作热情向影视的倾斜。

著名作家陈忠实曾评价这部作品说,作者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人道关怀”是核心——那些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和特殊的环境中死去和新生的各色人物,在生命本身的意义上完全平等。评论家白烨亦认为,作者把囚犯看成有尊严的“人”来写,可以说是作品的最大突破。简明本人对此表示,“人道关怀”就是对待生命的态度。它既不是“人道主义”也不是“人文关怀”。它应该是人性最基本的状态和要求,它是“以(人的)生命的名义,超越法律、超越道德,甚至超越现实”。

缺根弦是于正作品里男人的通病。当导演把全部心力都扑在女性角色时,他显然没有更大的精力关注男性角色。先不说《宫锁沉香》里那愚蠢的太子和计划缺缺也敢篡位的九阿哥。就说电影的重头戏,周冬雨饰演的沉香和陈晓饰演的十三阿哥的情感走向也是混乱随意。这位阿哥跟着感觉走找错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又跟着感觉走回来。在电影的最后发现一直照顾着自己的人是沉香时,眼前一亮就放弃了曾经的纠结拉着心爱的人共赴幸福了。他不具备一个男主角该有的丰沛情感,只是需要一个容器去装盛他的深情,需要一个舞台去展现他博大的爱。他的感情就好像是狗对待骨头,有一块就行,无论是琉璃还是沉香。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几个月前播出的也是由于正执导的大戏《笑傲江湖》,东方不败以为令狐冲死了,灭了整个江湖也要帮他报仇,令狐冲以为东方不败死了,转脸都去找任盈盈了。这难道是于正笔下男主角的常态吗?

花了大量心力去创作宫廷剧的于正也许从来都不曾以一颗真诚的心去看待爱情。他看不透,也琢磨不透爱。只能牵强附会的用情节去堆砌。如果说郭敬明至少还能以物质的奢华去映照出人心的可贵,坐拥宫廷的于正却轻易浪费了这种深情。写着爱情排比句的琼瑶阿姨与拿着奢侈沉吟的郭敬明之间隔着的,是不止一千个于正的距离。(唐书钰)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