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90年 林纾书画展首次大规模集中亮相

更新时间:2021-09-30 10:46:01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锋宁

摘要:中新网北京7月26日电(记者应妮)“林纾书画展暨林纾与近现代中国文化转型学术研讨会”26日在北京商务印书馆举行。展览汇集来自闽沪京等地的收藏家、林家后裔、地方文化教育机构、商务印书馆等处的珍贵林纾书画作品50余幅,及林纾印签、家书、著译作等珍贵文物十数件。其中大部分为首次面向公众

中新网北京7月26日电 (记者 应妮)“林纾书画展暨林纾与近现代中国文化转型学术研讨会”26日在北京商务印书馆举行。展览汇集来自闽沪京等地的收藏家、林家后裔、地方文化教育机构、商务印书馆等处的珍贵林纾书画作品50余幅,及林纾印签、家书、著译作等珍贵文物十数件。其中大部分为首次面向公众展出。

长篇小说《乡村志》作品研讨会既是“第四届全国新农村文化艺术展演活动”重要内容之一,也是农村题材的文学创作首次被纳入全国新农村文化艺术展演活动,成为推出达州作家及作品,推介达州文化旅游资源的一张名片。10月11日,《乡村志》卷一至卷五作品研讨会在渠县召开。专家们认为,《乡村志》是一部多姿多彩的乡村巨变的“写真集”和一个时代风云激荡的“心灵史”。

林纾(1852—1924),号畏庐,福州莲宅人,著名翻译家、文学家、书画家。20世纪初叶,林纾以文言文翻移世界文学名著180余种,“林译小说”曾经风行一时,创下至今无法超越的纪录。林纾由此成为商务印书馆最重要的作者之一。林纾也是福建工程学院前身“苍霞精舍”的重要创办人,对福建及我国近现代教育事业多有建树。

林纾20岁左右拜当时福建诏安派名家陈文台为师,学画长达26年,前期以花鸟画创作为主,兼学山水、人物,深得诏安画派精髓。而其书法最见功力,晚年作品于浑厚、大气中蕴涵日趋淡泊的书卷之气,与其绘画作品相得益彰。

史载,吴昌硕、张元济等林纾生前好友曾于1926年在上海为林纾举办了两次“畏庐遗画展览会”。林纾暮年因“文白之辩”成为新文化运动对立面而陷内外交困,甚至影响了其在书画史上的地位。因而此展之后,其书画几乎在艺术界隐没。此次商务印书馆出面联合北京大学、福建工程学院、福州三坊七巷美术馆共同举办的林纾书画展览,是时隔90年之后林纾书画首次集中亮相。

位于涵芬楼的展览共展出林纾书画及相关作品32种50余幅,另有材纾与友人往来家书、印签、早期出版物等。其中最受鉴赏家推崇的作品当属林纾晚年代表作“春夏秋冬山水四屏”。同时还展出了齐白石为林纾刻制的两方小印,康有为、郑孝胥等文化名人与林纾的通信,商务印书馆初版“林译小说丛书”,康有为题诗,以及与林纾合译《巴黎茶花女遗事》的王寿昌书法作品等珍贵文物。

同日举行的学术研讨会分别就“林纾的书画艺术”“林纾与大学教育”“林纾与商务印书馆及其他”等三个主题进行了研讨。

中国出版集团党组书记王涛表示,新文化运动兴起后,林纾似乎变得“守旧”,他坚持认为中国儒家文化所揭示的传统伦理道德具有普世价值,是不能随意否定的。林纾这种改良思想,并不适应当时激烈变动的时代潮流,但却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文明发展的内在要求。而这种态度与商务印书馆有种相当程度的不谋而合——在120年的历史中,商务印书馆引进西学与整理国故始终是并重的。这样的文化态度,正是林纾这样的知识分子以及商务印书馆这样的卓越出版机构,于国家盛衰、民族存亡的艰难时刻,表现出来的文化自觉与自救的责任担当。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则回忆了商务与林纾长达113年的合作缘分,“1903年,林纾在商务出版了用文言文翻译的《伊索寓言》,从此开始了与商务印书馆的长期合作。一个月以前,我们又出版了《林纾家书》。不完全统计,在这113年的时间里,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林纾作品达140余种,其中翻译作品达100种。双方联袂打造了‘林译小说’这一知名文化品牌。”他表示,2017年是商务印书馆创立120年大庆,此次活动将是120年系列文化活动的一个序幕。(完)

张大春透露,在新作中,他试图续补一些已经亡佚的李白作品,也希望能还原李白这个千古以来最独特的诗人的面目,“在我心中,杜甫是古典诗史第一人,而李白更在诗史之外。单说他的作品可能不是最迷人的,他的迷人之处在于他实践的生命。 ”“跨界”话剧?“我决不改编自己的作品”乍听之下,《当岳母刺字时媳妇是不赞成的》有点拗口,细想,又多了几份戏谑与恶搞。身为监制的张大春说,他得悉这个剧名时也觉得不错,却偏偏忘了,这本是自己随口丢出的一句话。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