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作家几米谈创作:画画可以诉说无尽的痛楚

更新时间:2021-09-30 11:09:51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炎殿

摘要:《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铁》……台湾著名绘本作家几米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受到关注,近日,几米又推出了新作———儿童绘本《乖乖小恶魔》。一向以都市人生活、情感为主要创作内容的几米,为何转型画儿童绘本?日前,重庆晚报记者通过邮件对几米进行了专访。被五个出版社赶着走《文化广场》:近些年您

《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铁》……台湾著名绘本作家几米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受到关注,近日,几米又推出了新作———儿童绘本《乖乖小恶魔》。一向以都市人生活、情感为主要创作内容的几米,为何转型画儿童绘本?日前,重庆晚报记者通过邮件对几米进行了专访。

被五个出版社赶着走《文化广场》:近些年您很高产,小说也被改编成影视剧,怎么看待小说与剧本的关系?严歌苓:我有点被鞭子赶着往前走,不能想写什么写什么,什么时候结束就结束。写《小姨多鹤》时三次去日本抓感觉。写《妈阁是座城》我就去澳门赌场学赌博,又跟很多赌桌上的赌徒、叠码仔、掮客聊,觉得准备充分才开始写。但以我过去的节奏,还需要心理状态摸得再准一些,但是这本书半年销量15万,电影电视剧版权很快就卖了,对我是个鼓励。

在采访中,几米开玩笑说:“常常有人说我心里住了一个天真小孩,其实我心里住了一个衰败的老人,老人已经慢慢绝望了,所以开始画充满希望的孩子。”

关键词:意义

画图对几米来说,意味着什么?几米告诉记者,他得白血病的那段日子很悲惨,那个时期创作的所有作品都带着寂寞和忧伤,“画画不像是工作而像是面对心理医生,不断地诉说无尽的痛楚,通过画笔一点一滴地释放,忘却死亡的阴影。”几米说,创作的时候,许多以为已经遗忘的童年细节日渐清晰,“我慢慢发现我的心里有个多愁的小孩。”

重庆晚报:这几年都在创作儿童绘本,如何为孩子挑选书,你有什么建议吗?

几米:为子女选购童书是父母对孩子教育的一环,父母想通过阅读而达到教育目的的功利性还是很重。其实抒情性的、娱乐性的,都有不同的阅读趣味,都应该被鼓励,不要一直死守着实用与功利。

关键词:灵感

几米表示,他的灵感主要是从创作过程中得来。几米说:“只要持续创作,让自己进入创作的氛围中,一张图就会延伸出另一张图,所以我要每天持续不停地画,如此可能就会有灵感。”几米表示,通过思考和想象去获得灵感不是他创作的方式,旅行也不会刺激他的创作。

评审团认为,这部电影在一个布置成像开茶会的房间里播放,是件“非常出彩的作品,在一个精心布置的有气氛的环境中,作品将图像和物体如此复杂又大胆地结合在一起。”探讨现实与虚构这部作品以一个虚构的祖父来探讨达达艺术先锋库尔特·施威特斯。普鲁沃斯特将这个“祖父”虚构成是一位观念艺术家,并且是施威特斯的亲密朋友之一。普鲁沃斯特将这部作品命名为《Wantee》,是为了纪念施威特斯一位昵称叫Wantee的友人,因为这位友人总是习惯问“来杯茶吗?(Want tea发音与Wantee一样)”

重庆晚报:你的作品已经成为了产业链,有很多衍生商品,这方面也是你亲力亲为的吗?

几米:我只有画插画、做绘本而已,没有其他领域的专长。由绘本延伸出来的其他领域的跨界合作,都有该领域的创作者,我只是提供原始的文本构想与画面,其他的就交给各自的创作者了。(记者 周裕昶)

中新网上海1月13日电(记者 许婧)“绿色时空——军旅美术名家上海邀请展览”13日在上海中华艺术宫揭开面纱,13位军旅画家的100多幅作品。此次展出的100多幅中国画、油画作品,是当代军队美术名家李翔、陈钰铭、孙向阳、任惠中、孙立新、王界山、秦文请、骆根兴、宫丽、陈坚、苗再新、邵亚川、夏荷生等近年来创作的精品力作,作品从不同侧面展示了军旅美术家在绘画风格、语境、体裁上的不断探索和思考,强烈地传导出画家对时代、对生活的炽爱,反映了画家的心灵光波和虔诚求索,作品风格别致、新颖大气,集中展示了艺术家们近年来的创作成果。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