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奖需要透明度也需要含金量

更新时间:2021-09-30 16:56:26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炎彬

摘要:第9届茅盾文学奖公布了获奖结果,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苏童的《黄雀记》最终获奖。伴随获奖名单一起公布的,还有评委会的第六轮投票结果。这次投票是终极投票,每位投票者的票选走向一清二楚。这应该是近几届最透明的一届茅奖。以往的茅

第9届茅盾文学奖公布了获奖结果,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苏童的《黄雀记》最终获奖。伴随获奖名单一起公布的,还有评委会的第六轮投票结果。这次投票是终极投票,每位投票者的票选走向一清二楚。

这应该是近几届最透明的一届茅奖。以往的茅奖要么因为不公开投票过程,要么因为公开不及时,招惹了不少批评声音。这届由铁凝担任主任、李敬泽和闫晶明任副主任的评委会,根据最新修订的《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明确了谁可以投票,谁不可以投票,以及实名投票的操作方式。为示公正,投票过程还由纪律监察组监督,并由公证处公证。

就结果公布后的舆论反应看,这届茅奖赢得了人们的信任。当那个密密麻麻印刷了评委实名投票的情况表,同评奖结果一起公布出来后,真愿意把这个表打开放大逐一查看的,反倒没多少人。这说明了一个道理,包括文学评奖在内的其它评奖或投票,公众可以不看,但却不能不公布。第一时间公布,意味着奖项对自己的公正性有了自信心,所选出的作品自然就更有说服力。

话说回来,一个举办了9届的国家级文学奖,四年举办一次,历经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让公众真正体

会到了透明的分量,其对规则的完善步骤也真够迟缓的。本来这个奖项已经少有人关注,再加上前面几届舆论的质疑、作家的炮轰,如果再做不到服众,就真的很难继续下去了。

在今年5部获奖作品中,金宇澄的《繁花》最受关注,它也同时赢得写作圈、媒体圈、读者的青睐。这本书曾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第一名,被中国图书评论学会评为2013年中国好书第一名,同年亦获得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此次获得茅奖,会继续吸引读者对这部被誉为“史上最好上海小说之一”的作品的兴趣,帮助它继续巩固在当代文坛的地位。

获奖对于作家与作品的最大意义,不是获得奖杯和奖金,而是引起更多读者的阅读兴趣,一本获奖之后并没有多少人对之产生兴趣的作品,起码在当下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除非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最终才发现其巨大的文学价值。但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在文学作品拥有多元、畅通传递渠道的背景下,极少有珍品被长期冷漠对待。

《平凡的世界》《穆斯林的葬礼》《白鹿原》《尘埃落定》等作品,都曾在获得茅奖之后引发阅读领域的巨大兴趣,成为不同时期的经典文学作品。以前的茅奖为什么分量如此之重,很大的原因来自读者对获奖作品的追捧。

首届“睦邻文学奖”大奖得主陈彻有着自己不同的观点,她认为现在大部分的女性作家的作品都有一股“怨妇”的气息,作品中充斥着对于社会、家庭、男性的埋怨,极少有女性作家去挖掘自身内心的作品。她还说道,“女人是作品,男人是产品,男人是成批生产出来的,而相同的女人却不多。对于女性来说,最难应付的事是自己的内心,能写好自己的才是最精彩的作品。”

“茅奖”评选题材不是考虑重点记者:在这次的终评名单里,有很多大热门,比如杨志军的《藏獒》,比如一些军旅题材作品。尤其是军旅题材作品,过去也有上榜过,为什么他们在本届都没能最终获胜呢?贺绍俊:《藏獒》和其他的作品没有得奖,这没有什么理由可说,文学作品见仁见智,不同的评论家会有不同的想法。至于军旅题材作品,不是硬性要求的,如果军旅题材水平比较高就当选,这不是绝对的,茅盾文学奖也没有这个规则。而今年的军旅作品,相比较而言,艺术质量要稍弱一点。实际上“茅奖”的评选不会重点考虑题材。

文学奖项应该具备两大功能,其一是评出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佳作,其二就是能为读者阅读提供风向标。用世俗的标准看,如果一部获得国家级文学奖的作品,在大众读者那里无人喝彩,这肯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要么评奖出了问题,要么写作出了问题,要么读者出了什么问题。当下的阅读市场,纯文学的确不是主流,但这不意味着读者已经丧失了寻找佳作的动力与本能。换个角度看,何尝不是纯文学创作持续沉寂,才导致了今天的状况?写作群体创作能力的每况愈下,也让文学评奖无米下炊,252部入选作品,其中有多少比例能被读者记住?

文学评奖需要透明度,这是评奖规则,但也需要含金量,这是评奖之本。缺乏含金量的文学奖,就算百分百透明,换来的恐怕仍然是失望。现在的主流作家群体,整体上还沉浸在过去的写作模式里,停留在对过去时代的迷恋上,缺乏对当下生活灵动的感受力和深沉的表达力,缺乏写作上的全球视野。

获奖作品要推广介绍,要有人看,有人讨论,有人去改编,要让它们真正进入人们的精神生活,而不是与奖杯、奖状一起摆在书房里。当然一个文学奖无法有那么大的能量,来挖掘获奖作品的价值,中国作协或许能多做一些事情。

(韩浩月)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