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长篇新作《天香》:连感觉体悟都丢失了

更新时间:2021-10-01 09:46:55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昕宇

摘要:王安忆长篇新作《天香》,不断被认为堪与《红楼梦》媲美,这样的高度赞扬,如果不是刻意吹捧,则是我们整个文坛的巨大悲哀。不断赞扬的理由是:《天香》还原了上海历史、《天香》为顾绣立传,以及《天香》写出了大历史大文化。不知赞者是如何判断《天香》“还原”了明朝历史的?而且,为什么“还原”会

王安忆长篇新作《天香》,不断被认为堪与《红楼梦》媲美,这样的高度赞扬,如果不是刻意吹捧,则是我们整个文坛的巨大悲哀。

不断赞扬的理由是:《天香》还原了上海历史、《天香》为顾绣立传,以及《天香》写出了大历史大文化。不知赞者是如何判断《天香》“还原”了明朝历史的?而且,为什么“还原”会成为一种值得赞赏的价值?我们没人经历过那个时代、感受过那个时代的氛围气息,有资格鉴定的,该比王安忆更了解那时代,至少更有实际生活经验。一般而言,今天的人写过去,不管具有如何的想象能力,最终所用还是现在的感知,不过做了次借代,把现有的生活经历感知放入过去的时空。封建社会、农业时代,朝代可以变更,但大环境、文化传统生活习俗基本不变。那样的社会,思想感知大致可以通用。今天,日新月异的变化,掐断了这种思想感知变通的可能性。至于“立传”,立传就是好作品,就能与《红楼梦》相比?什么逻辑?鲁迅先生为阿Q立过传,但他“立”出了国人身上可被抽象提炼的共同丑陋,这些丑陋我们不时扭头,都能看见就在身旁,甚至粘在我们的大腿胳膊上。《天香》只是说了一件事,其中没有值得关注、高于一般视线的提炼。何况小说已被充斥其间的器具、景物淹没,精神缺失,情感枯萎。至于王安忆重视的女性天生的闺蜜亲密,即使如实,根本无需通过她不甚了解的明朝表达。一个连将“共性认识”装入身处时代的信心能力都没有的作家,怎么让人相信她将这样的认识装入四百年前的必要性和准确性?

说到底,还是对书写大历史、大文化有走火入魔的向往。这样的高调本身无错,重要的是唱给谁听,合不合适你听、合不合适你写?

《天香》中,王安忆将她一贯的堆砌写作法发挥到了极点,把能收集到的有关明朝的事件、人物、器具、景象,统统塞进小说。确实,小说挺文化,将之当作知识阅读,来之不易。然而,这不是文学。文学和文化不是一回事。小说是一门形象思维的、灵性的文学艺术。小说中,文化只有转化成形象思维后自然而然恰如其分地出现,才被欢迎。《天香》中一大半篇幅,是无灵性的文化介绍的堆砌,结构上背离小说。何况这些层层叠起的文化资料中,缺少作家本人的情感、精神。以往,王安忆的失控堆砌中,尽管不乏失准及繁复啰嗦,但其中尚能感到作者自己的观察、感觉,但在《天香》中,因对时代及时代文化根本的陌生,因堆砌的加倍厚密与广泛,王安忆应顾不暇,连感觉体悟都丢失了。

鉴定一篇小说的优劣,大致可从几方面:结构布局的合理、人物形象的生动准确、细节的传神与有效、语言文字的特色与成熟,以及立意。不幸的是,这些“硬指标”,《天香》中几乎无一出色,而立意,在其他“指标”大多不及格的情况下,鲜少被谈论的资格。

把这样一本小说和《红楼梦》相比,是对《红楼梦》的亵渎,也是对中国文学的轻慢。

黄惟群

憩余同乐社的变化,引起了朝阳区文委的关注。从2005年起,朝阳区开始扶持民间文化场所,像这种以家庭为单位,居民自发建立并自行管理的文化设施,都被命名为“文化大院”,到目前为止,朝阳区一共命名了10个文化大院,憩余同乐社所在的小剧场,已经成为居民文化活动中心。昨天的挂牌仪式上,朝阳区文委副主任徐伟特意送来了空调、音响等票友们日常排练所需的设施,还邀请了两位京剧名家给票友们上课。据他透露,朝阳区正在制定文化大院儿的扶持政策,将为民间公共文化热心人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和专家支持。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