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立长子谈郭德纲:只要能抬高相声,我不眼红

更新时间:2021-10-01 09:58:08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鸿儒

摘要:他是相声大师马三立的长子、“马氏相声”继承人,自幼受家庭影响,酷爱相声和戏曲,学艺专注刻苦,传统艺术功底深厚,代表作《纠纷》、《大保镖》等脍炙人口,近来更以跨界表演的贺岁舞台剧《乌盆记》令人耳目一新。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谈起如何传承国粹艺术感慨颇多——“少马爷”半个世纪圆梦路

他是相声大师马三立的长子、“马氏相声”继承人,自幼受家庭影响,酷爱相声和戏曲,学艺专注刻苦,传统艺术功底深厚,代表作《纠纷》、《大保镖》等脍炙人口,近来更以跨界表演的贺岁舞台剧《乌盆记》令人耳目一新。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谈起如何传承国粹艺术感慨颇多——

“少马爷”半个世纪圆梦路

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京、津、沪三地巨匠新春力作……

中新网长沙7月15日电(记者 邓霞)继去年在美国洛杉矶开启汉字艺术海外百城展活动后,中国当代视觉设计跨界艺术家宋旦今年7月将携创意水墨汉字和《百家姓》姓氏壶作品再赴美国,在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等八大城市举办各具特色的汉字艺术展。汉字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集形象、声音和辞义三者于一体的特性。宋旦的汉字艺术是以创意设计的符号语言独创的一种具有时代特色的艺术新形式,主要分为创意水墨、百家姓壶两大体系。

这是分别于2010年元月9日和27日在津、京两地隆重上演的“墨壳原态”贺岁舞台剧《乌盆记》的宣传语。首演于2008年12月21日的这台《乌盆记》,是为纪念相声泰斗马三立诞辰95周年、“梨园冬皇”孟小冬诞辰百年,由马氏相声传人马志明、余派老生传人王珮瑜、评书大家单田芳跨界合作的一场舞台剧。该剧将相声、评书、京剧等传统艺术融为一炉,并进行了“现代整合”,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演出模式,为传统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其目的当然是想适应当代观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审美趣味。

《乌盆记》更像是为马志明量身定做的。作为相声大师马三立的长子、马氏相声继承人,马志明为何要进行这种全新的艺术尝试呢?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他道出了内中原委。

原来,《乌盆记》圆了马志明一个绵延了半个世纪的艺术之梦……

谈学艺:本事是父辈“熏”出来的

据了解,本次画展由油画家、艺术策展人张思永先生与媒体人赵敏女士联合策划。张思永先生的艺术生涯始于家乡南昌,他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到新世纪之初,当代艺术在北京发展极为活跃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从艺术家成功转型为艺术策展人及整合艺术与品牌的跨界专家。南昌千年时间当代艺术馆发端于张思永先生在北京798艺术区创办的千年时间画廊,多年来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已成长为成熟的艺术品牌化专业画廊。艺术馆自开办以来,举办的重要艺术交流活动均强调“文化江西”“艺术南昌”特色,充分体现了该机构推动江西及南昌本土艺术发展的力度与决心。

从发布的照片看,周洁全身赤裸,环手抱胸,卷曲身体,侧卧在床,她的大腿、身躯、手臂遍布一道道因压在铁丝上而出现的深浅红印。铁丝床并未完工,一根根尖锐的铁丝向上戳出,不少网友看着画面就叫疼。周洁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现与北京现在画廊合作,这是她的第二个个展。她此前说,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通过这个展览表达什么,只是找一个理由去开始这件事。展出过程中,周洁除了赤身连续数小时睡在床上,醒时也会穿上衣服制作她未完成的铁丝床,她还会与观众交流,并邀请观众去铁丝床上试睡。

在相声界,马三立辈分最大,因此马志明也被称为“少马爷”。

“少马爷”幼时最痴迷的其实不是相声而是京剧。当时的孩子还没有当今时代那么多诱惑,花一毛五分钱买张戏票,看《艳阳楼》,看《走麦城》,哪怕坐在戏园子最后一排,心里都美滋滋的。看戏还让他长见识、明事理,分辨是非美丑,确有教化作用。看完戏,往往还要买相关历史文学书籍阅读。可以说,他的很多知识都是从京剧里学来的。

孩童时代,马志明就有了上台表演的机会。当时马家家境贫寒,全家16口人蜗居在天津南市一个小院里,睡觉时一伸腿,就可能踹到弟弟腰上。无奈,只好沾父亲的光,住到在电台说唱团当副团长的马三立的办公室里,在地毯上铺上被褥一躺,蛮舒服的。白天还可这屋那屋到处乱窜,与团里的头头脑脑们混得烂熟。那时,他常常随着老头儿上台演出,说个绕口令、朗诵篇作文什么的,加上经常听父亲说相声,艺术细胞被强烈激发出来。

“老头儿没直接教我,他在家里教别人,把我也‘熏’会了。这是我的得天独厚之处。当时出入我家的都是赵佩茹、刘宝瑞、孙少林这样的曲艺大家,即使徒弟也是最有出息的。他们一起连比划带说,我在一旁偷艺,这种熏陶是一般人得不到的。出去串门儿老头儿也嘱咐我:多上寿爷(张寿臣)那儿去,他知识面宽,他说的闲白儿都可能对你有用。刘宝瑞来了,老头儿与他一宿一宿地聊天,我都听在耳里,记在心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1957年,马志明考入天津戏校梆子班,开始学文丑,因嗓音低且沙哑,一年后改行当为武二花,扎靠,着厚底靴,威风凛凛,颇为自得。“在戏校学了近6年,按当时的成绩,搭个班,能凑合吃饭了。但因是马三立的儿子,干就得干出点名堂来,京剧名家厉慧良就竭力劝我子承父业,所以1963年我转入天津市曲艺团说相声,但京剧瘾一直没断。”他喜欢对不同京剧流派进行比较,把于魁智的《打金砖》与张建国的《打金砖》反复比较着看,从中获得乐趣和享受。2008年,在马志明从艺50周年庆典晚会上,开场演出他亲自出马《闹天宫》,在戏校20个小猴翻了一通筋斗后,“美猴王”上来唱了几句飞腔,赢得了满堂彩。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