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80后女作家笛安:郭敬明为何特别重视我

更新时间:2021-09-14 13:17:20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宇洋

摘要:笛安谈0票落选鲁迅文学奖:我有自己的骄傲“墨以象外——中美艺术家十人展”昨天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汇聚了五位中国艺术家与五位美国艺术家的大型作品,从作品色调到创作题材,都围绕着对深色这一主题的理解和运用,来展现东西方当代艺术的思考。本展览由纽约《美国艺术》杂志总编、《新中国,

笛安谈0票落选鲁迅文学奖:我有自己的骄傲

“墨以象外——中美艺术家十人展”昨天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汇聚了五位中国艺术家与五位美国艺术家的大型作品,从作品色调到创作题材,都围绕着对深色这一主题的理解和运用,来展现东西方当代艺术的思考。本展览由纽约《美国艺术》杂志总编、《新中国,新艺术》一书作者理查德·韦恩先生与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划部主任张晴先生共同策划。

中新网北京11月14日电(上官云) 笛安,擅写青春文学,曾有作品刊登在著名的《收获》杂志上,被称为“最被主流接受的80后女作家”,在2010年、2011年、2013年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引发广泛关注,并于近期推出最新长篇历史小说《南方有令秧》。13日下午,笛安,这位自2008年签约郭敬明“最世文化”之后,被认定为最受其重视的作家在北京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她说,自己小时候曾被当作家的父亲断定没有创作才华,而郭敬明对自己的重视则纯粹出自对作品的欣赏,“他很喜欢我小说中‘纠结’、‘有张力’之处,包括洒狗血的部分。”

一个与文学“无缘”少女:曾被作家父亲断言没有创作才华

笛安出生在一个书香氛围浓厚的家庭。父亲李锐是一位知名作家,家中有许多藏书,加之笛安自小身体不好,一遇气候变化便过敏不能外出,留给阅读的时间就更多。笛安说:“家人不太限制我的阅读。除了不允许看《金瓶梅》之类,其他的都可以。我爸也没刻意给我什么指引,说只要你觉得字能认全,随便看,所以我是‘自由生长’的。”

启骧被誉为当代功夫派、实力派的书法大家,曾得到其族兄启功 “骎骎可入百年宗匠之藩篱“的高度评价。多年来,启骧本着“净心方正”之理念,摒弃一切世俗烦扰,潜心钻研书法艺术,无论是书法技艺还是艺术修为均已达到了极高的境界。启骧的书法作品保留了爱新觉罗皇室书法的遗风,同时每一笔画的气运,结构的疏密,部局的静中欲动,极具章法,又别有洞天。正可谓于楷、行、草至臻精妙间融会贯通,相衔无痕。墨点游走,气势恢弘、端庄严谨、自然隽永,融健美、壮美别具一格,自成一家。不但有着丰富的传统底蕴,又具备蓬勃的时代气息。

只是,“青春期”的笛安,跟“文学”、“作家”等字眼的关系几乎可以用“无缘”概括。几乎写了一辈子文章的父亲也下了断言:笛安肯定干不了这行,没天分、没才华。笛安自己也说,包括整个青春期在内,自己一直特别自卑、压抑,“不过我倒不介意我爸的话,反正我本来也什么都做不好,不在乎多这一样。”

那个时候的笛安在一所重点中学就读,行为和周围的爱学习多数同学对比十分明显:喜欢看日本漫画,还喜欢跟闺蜜聊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煲电话粥,她自己形容是“比做采访说的话还多”,内容则无外乎谈男生等“八卦”,那个时候,写作似乎真的离她很遥远,“我不过是个无知、肤浅的小女孩。那时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唯一的想法就是不做循规蹈矩的上班族。”

在整个青春时代,笛安唯一真正的梦想是做舞台剧,或者写、或者当导演。高中毕业想报考中戏,被家人拦住了:“我爸爸想让我当大学教授。读硕士、博士,最后去高校当老师,在他们看来,那是一个女人完美的人生。只可惜,我讨厌学校一直讨厌到我研究生时代。”

后来,笛安还是遵循家里的意愿,于 2002年赴法留学,在巴黎索邦大学(第四大学)学习社会学,并于2010年取得硕士学位。

两部改变人生的作品:首部长篇发表 《西决》连载、出版

随着赴法留学,笛安的“舞台剧”梦想破灭了。但是她的文学路却越走越宽,从2003年到2010年,她的人生被两部作品改变。2003年,笛安的第一篇小说《姐姐的丛林》发表在大名鼎鼎的《收获》(同时刊登在《最小说》)杂志上。负责稿件一审的编辑在最后的选用消息还没有发来的时候便忍不住给笛安发邮件,毫不掩饰的表达喜爱之情。在那一刻起,笛安觉得自己的人生被改变了,“活了二十来年,第一次有人肯定我。”

不过,那时的笛安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在文学这条路上走下去。《姐姐的丛林》在《收获》以头条发表后,也并没有后来很多读者想象中铺天盖地来约稿的出版社。笛安哭笑不得的强调,当时愿意出版她作品的出版社真的只有一家,“大家都不相信。但是实事如此,当时我也还没认识小四,只能把我的稿子给他们。”

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三年多。直到2009年前后,笛安口中的“小四”,即著名80后作家郭敬明创办的《最小说》开始连载“龙城三部曲”中的《西决》,不久成功出版。笛安的命运再次被改变,“这不是我的第一部书,但却是改变我命运的一部书。”

那会儿,笛安正处在人生关键的转折点上:恰逢硕士毕业,面临留在法国还是回国发展的问题。《西决》出版成功,让笛安觉得可以做一个奢侈一些的选择:我可以当几年专职作家,这也是我唯一喜欢擅长的事情。因为《西决》的版税可以养活我自己了。”

正是从那时开始,笛安在写作的路上一直走了下来。

为何最受郭敬明重视:欣赏作品 喜欢其中“洒狗血”的部分

在笛安十几年的创作生涯中,郭敬明对她有一定的影响。而郭敬明对笛安的重视也显而易见:不遗余力出版笛安后期几乎所有作品、筹划为笛安的新书“站台”……笛安说,郭敬明之所以特别重视她,源自对作品的欣赏,“他很喜欢我小说中‘纠结’、‘有张力’之处,包括洒狗血的部分。如果非要说小四和其他读者的区别,那么在于他更了解我作品角落中隐藏着的自己。”

笛安的作品《西决》最初在郭敬明的《最小说》连载的时候,还没有“最世文化”这个公司,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西决》写到两万多字,笛安曾经感觉再也写不下去,坚决要推倒重来。但是当编辑拿给郭敬明看后,收获的是鼓励:“小四说他也觉得写得好,写下来吧,我们继续连载。”

尽管已于2008年与郭敬明创办的“最世文化”签约,但直到09年,笛安才和郭敬明在一次会议上碰到。笛安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然笑得乐不可支,“小四说你在楼下等我啊,我这就来了。我很紧张,怕万一认不出他怎么办。然后就看到他背了一个大包,有些羞涩的跟我打招呼(见面)了。”

差不多从那以后,笛安和郭敬明的交往多了起来。不过,郭敬明很少对笛安的作品提出什么修改见解,这倒不是不情愿:“他越来越忙,往往是我的作品出版在即他才能看完,有意见也来不及说了。”

“我还是有一些梦想的。我愿意我的小说只想看热闹的读者能够看得下去,愿意深读的人也能够看的很‘深’。”笛安笑着表示。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