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守废墟度日? 媒体:圆明园经不起商业开发折腾

更新时间:2021-10-01 11:28:16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可尧

摘要:圆明园是否应该“重建”,这一话题引起轩然大波。12月3日,圆明园管理处带着一份“圆明园数字互动体验中心”招商项目表,出现在了2008年北京旅游产业项目推介会上,他们希望在圆明园内新建包括4D影院在内的体验中心,通过计算机虚拟现实技术,给游客还原出一个虚幻而又真实的圆明园。这一举动

圆明园是否应该“重建”,这一话题引起轩然大波。12月3日,圆明园管理处带着一份“圆明园数字互动体验中心”招商项目表,出现在了2008年北京旅游产业项目推介会上,他们希望在圆明园内新建包括4D影院在内的体验中心,通过计算机虚拟现实技术,给游客还原出一个虚幻而又真实的圆明园。这一举动引起了各界关注。(《北京青年报》12月4日)

“不能守着废墟过日子”,这是圆明园管理方给出的一个理由。这个理由若是细加琢磨,我认为经不起推敲。

本报讯(记者 王海燕)昨天,中国人保公益慈善基金会向圆明园遗址保护基金会捐赠800万元,设立圆明园流散文物专项保护基金。这笔资金将主要用于流散文物信息的调查收集。圆明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自1860年遭英法联军焚毁以来,圆明园到底流失了多少文物,至今仍是历史谜题。圆明园陈设档案在当年的大火中被烧毁,但根据清代档案史料、故宫、颐和园陈设档案等推断,当年圆明园文物可能不少于150万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劫掠的圆明园文物通过各种拍卖会等途径流散到世界各地,而且流散文物的流转在不断进行中。这些文物的信息在逐渐流逝,愈发难以考证。

首先,圆明园最大的价值恰恰就在于这个见证了八国联军侵华的中国最著名遗址所产生的荒凉感、悲壮感与沧桑感。所以,无论圆明园管理方有怎样的商业冲动,都不能以这样或那样的名义去包装开发圆明园遗址,即使“对原有建筑进行改建”,也极有可能对圆明园废墟造成景观上与视觉上的破坏,从而使圆明园真正有价值的废墟成为商业的附属品。

陈长春还想过一个“笨办法”,对大佛周边70岁以上的老人逐一走访。他耗时数月,得到一个结论:现在居住在当地的龙华人,是从清朝初年“湖广填四川”移民大迁徙中几经辗转而来的,山间田野早已没有龙华土著居民了。因此,无人知道大佛的具体来历。“多番考证均无结论,这为龙华大佛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也让我更加迫切想知道它(大佛)究竟啥来头。”陈长春说,1987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他与屏山县文物管理所老所长凌之璞正好一个考察组,专家们再次对大佛进行重点考证。“但普查专家组也仅仅从大佛造像风格上,推测其可能为明代造像,距今约400余年。遗憾的是一直找不到可以佐证的文字材料,所以这只能是个推测。”

这之后,华严寺又从史书中消失,直到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明人葛寅亮《金陵梵刹志》一书记载,当时南京城南的碧峰禅寺住持佛妙禅师,打听到江宁安德乡有古迹华严禅寺,因年代久远,早已圮废,但基址尚存,遂募化重建塔院,并奏请永乐皇帝赐额“华严禅寺”。重建后的华严寺占地27亩,内有山门一座,金刚殿、观音殿、天王殿、伽蓝殿各三楹,大雄宝殿五楹和僧院七房。宣德四年(1429年)十二月,佛妙禅师圆寂,享年80岁,僧徒将其葬于先前所造的石塔中。明正统十一年(1446年),寺僧对华严寺加以扩建,更加富丽堂皇,明礼部尚书胡荧为之立碑纪事。

其次,“不能守着废墟过日子”本身就是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理念的曲解。文物之所以为文物,就在于其以历史原貌展示给后人最真实的一面,让后人在直观文物时感受到或喜或悲的巨大力量。保持文物原貌就是对文物最好的呵护。2004年雅典奥运会期间,笔者赴雅典采访,在雅典城中看到的古希腊遗址无数,无论是荒芜的宙斯神庙,还是苍凉的巴台农神庙,都保持着原有面貌。所有的商业开发商都在其遗址周围开发,而非在其内部。雅典城中更是难见5层以上的楼,究其原因,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古希腊文化遗址,使其不被后来的建筑夺去光芒。雅典人的文物保护理念,无疑值得国人参考与学习。

再次,在古旧沧桑的圆明园建现代化的4D影院,与其整体风格极为不搭,只会破坏圆明园的历史感与肃穆感。而且,过多的游人涌入圆明园去看电影,也会让圆明园遗址的荒芜气息消失殆尽。如果连最古老的历史氛围都在现代化的设施中消隐,那圆明园废墟蕴藏的历史与文化又从何而来呢?

记得上一次围绕圆明园产生的争议是给圆明园湖底铺膜。2005年4月13日,圆明园整治工程环境影响听证会在国家环保总局举行,第一个发言的兰州大学教授张正春所说的一番话至今发人深省:“圆明园是古代中国人民智慧的高度结晶,难道社会进化了这么多年,中国人反而丧失了保护、建设圆明园的智慧?不是的。是因为有人从眼前利益出发,忘记了长远利益!有人从自身利益出发,忘记了全局利益!”

保护文物就应该承受得住寂寞与孤独,而不应为眼前暂时利益所迷惑所左右。保持圆明园原有面貌不变,就是对圆明园废墟价值的最大爱护。那些打着保护文物旗帜的管理者们,为什么就“不能守着废墟过日子”呢?(罗晋)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