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来创作《瞻对》回归质朴 称不考虑书的商业价值

更新时间:2021-10-01 13:23:1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兴江

摘要:3月30日下午,著名作家携新作《瞻对:终于融化的铁疙瘩——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做客深圳中心书城,并在签售会之前接受深圳媒体群访。阿来表示,《瞻对》是他关注现实的一部作品,是现实给了他启发和刺激。如果说《尘埃落定》有“炫技的成分”,《瞻对》则更质朴、更有力量。讲述独特而神秘的藏地

3月30日下午,著名作家携新作《瞻对:终于融化的铁疙瘩——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做客深圳中心书城,并在签售会之前接受深圳媒体群访。阿来表示,《瞻对》是他关注现实的一部作品,是现实给了他启发和刺激。如果说《尘埃落定》有“炫技的成分”,《瞻对》则更质朴、更有力量。

讲述独特而神秘的藏地传奇

《瞻对》书名实为地名,地处康巴。从雍正八年(1730年)开始,到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清朝政府七次用兵征讨这个只有县级建制的弹丸之地;民国年间,此地的归属权在川藏双方相互争夺;直至1950年,解放军未经战斗将此地解放……该书以瞻对两百余年的历史为载体,讲述了一段独特而神秘的藏地传奇。阿来这部最新作品去年8月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部分章节。4个月后,荣获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非虚构作品大奖。

关于此书,阿来说,自己最初进入文学就是想写小说,但文学却把他带入到现实世界当中。今天的中国有很多成绩,也有很多问题。“我们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就是只要这个国家发展,所有的社会问题就会在发展过程中烟消雪化,迎刃而解,但其实并没有这样,反而出现了许多问题,比如民族主义的高涨。”于是,他带着问题一再追问,像一个学者一样走入田野,通过长期的社会调查和细致艰辛的案头工作,以一个土司部落两百年的地方史作为典型样本,去观察这些情况为什么会发生,又何以发生。

不考虑书的商业价值

谈及创作虚构与非虚构作品的不同感受,阿来说,其实对于作家来说,这两者并没有太大的不同,都是通过材料做表达。只不过在创作《尘埃落定》时,在对真实的材料做组织时,他更注重文本的表达,想象力的融合。一个人刚刚写作时,会重视文本的外在形式,希望有自己鲜明的风格。写《尘埃落定》时他34岁,还有“炫技的成分”,经历了“炫技”的阶段之后,更愿意回归到深远、质朴、有力量的东西之中。

业界期待:愿“范跑跑”转型成功“我们希望他是真的能为艺术领域带来些什么,抑或颠覆些什么。不要以创作材料的身份,而是真的艺术家。”艺术家蔡青作为“‘范跑跑’进军艺术圈——暨‘人人都是艺术家’成都讨论会”的参与人员,他表示之前很多艺术家曾经帮范跑跑设计过相关艺术作品。“其实如果让范在一间模拟的地震房子中再教一节语文课,这就已经是作品了。从一个社会话题人物变身为艺术家不是简单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又会被骂死。但是艺术讲究的是无界限和自由权利,我们还是希望他能转型成功。”

《瞻对》写的是一个小地方的历史,但阿来想通过它提醒人们关注普遍的“文化冲突问题”。作为被上世纪80年代文化思潮启蒙的一代,书的商业价值并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他说,尤其在商业市场发生变异的时候,就更不能追求作品与商业的契合。相信真正的作家,不管是中国的,还是世界的,没有人愿意因为商业的成功,而牺牲对现实的关注和关怀。记者 李福莹/文 冯明/图

“需要减的减,需要增的也得增。”主演靳伯安的扮演者冯远征称,“打磨也不是推翻重来,而是精益求精。对于一部作品来说上了台不是一种完成,而是一种开始。就像剧本有文学本和演出本,演出本就是通过一次次的演出来不断调整的剧本。”剧中新一代玩家齐放的扮演者闫锐面对即将到来的50场也有着对人物愈加深刻的理解,“我们不去博观众的笑声,而是扎根于人物,一切为了人物服务。”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