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舟:“方仲永”只是孤例 张爱玲幼时显露才华

更新时间:2021-10-01 13:59:41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楠峻

摘要:他们都没有成方仲永□蒋方舟张爱玲七岁时,曾经在旧账簿上写《隋唐演义》,不过只写了一张,遇到一个亲戚一夸,就不好意思起来,没有魄力硬挺下去。不过,张爱玲九岁就赚到第一笔稿费。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叙述他少年时候的写作经历。那时他们成立了一个类似“写作小组”的东西。他们写作的兴趣胜

他们都没有成方仲永

□蒋方舟

张爱玲七岁时,曾经在旧账簿上写《隋唐演义》,不过只写了一张,遇到一个亲戚一夸,就不好意思起来,没有魄力硬挺下去。不过,张爱玲九岁就赚到第一笔稿费。

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叙述他少年时候的写作经历。那时他们成立了一个类似“写作小组”的东西。他们写作的兴趣胜过追女孩子。当老师用红钢笔在他们的作文中圈出不恰当的标点符号时,他们早已像最严格的专业文学评论家一样评价相互的作品。当然,写作小组的人,后来大都做了建筑师、牙医之类的人物。

我很喜欢的三岛由纪夫,中学时就发表作品,在日本开创了学生作家的先例———那时不是少年作家,而叫做“学生作家”。相对于三岛由纪夫的《骚潮》,我就更喜欢他早期的《假面自白》。

萨特可以说是个天才。萨特四岁读书,八岁开始写作。八岁写什么呢?萨特说,他八岁主要就是抄袭。抄袭一个童话,爷爷和孙子去亚马逊河考察野生蝴蝶。萨特是个谦虚到极点的人,他肯定不是都抄袭,他说的抄袭,其实就有很多创造。

青阅读记者联系上《丁玲传》的作者李向东、王增如夫妇的时候,他们正在奔赴乌苏里江畔的饶河农场的路途中,那是他们1968年下乡插队的地方。像丁玲一样,他们也对“北大荒”怀有深情,王增如成为丁玲生前最后一任秘书,正是缘于丁玲1981年回到曾经下放12年的北大荒“探亲”,她被临时调过去接待著名作家。她陪了丁玲、陈明夫妇半个月,去了丁玲曾经待过的普阳农场、汤原农场和宝泉岭农场等地,之后再无联系。她没有想到,丁玲会指名调她回北京做秘书。1982年5月10日,王增如正式到木樨地丁玲的寓所上班。渐渐地,他们夫妇走上了丁玲研究的道路,本世纪以来,先后出版了《无奈的涅槃——丁玲最后的日子》、《丁玲年谱长编》、《丁陈反党集团冤案始末》、《丁玲办〈中国〉》,直到不久前由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备受好评的《丁玲传》。

新史料是这部传记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有就是作者全面地反复地阅读了丁玲的作品,体会很深刻。这部传记的一个特点就是用丁玲的生平来阐释丁玲的作品。青阅读:所谓“知人论世”,从人物生平去解释作品不是一种很常见、很古老的研究方式吗?贺桂梅:但是“知人论世”,一个是要写作者有阅历,有见解,能够读懂。这和写作者的能力有很大关系。李向东和王增如是很有见识的人,脑子里的偏见和框架很少。另一个是要把人之常情带进去,我觉得他们能够细腻地体认丁玲和其他人的关系,这个一般的传记作者很难做到。

我看过一些作家的传记,比如奈保尔,是印度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他写过《米格尔大街》。他十几岁就在他亲戚开的报纸写专栏。

佛兰德斯画派是西方艺术史上巴洛克时期重要的艺术流派,鲁本斯与凡·戴克是这一流派中最具代表性的大师。鲁本斯的作品以生动的形象、恢弘的气势、细腻的技法而驰名,成为艺术史上不朽的杰作。在他的笔下,许多神话与宗教故事都被形象、生动地再现。本次展览展出的《战神马尔斯与瑞亚·西尔维亚》是这类题材作品的典型。作品惟妙惟肖地展现了古代神话故事中战神马尔斯与女祭司西尔维亚相遇的情景。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还将画作的草图与根据绘画所编织的挂毯同时展出,使得观众可以更好地理解不同材质的相关作品的创作过程。

还有近代的很多作家,都是在初中就开始发表作品。还有亦舒、金庸,当年都是学生时代就发表作品。后来,他们在写作上都有很好的发展,都有很好的成就。

中国的教育者呢,就很奇怪,被一篇《伤仲永》吓倒,说什么“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就是说小时候很聪明,长大了连个平常人都不如。都是小时候用脑过度,把脑细胞用完了,所以小时候要省着点用———完全是瞎说。仲永是个孤例。没有更多的例子来支持。更多的例子就是:那些很有造诣很有成就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少年时候就显露出了某种天赋。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