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文化“同”与“不同”,怎么对话?

更新时间:2021-10-01 14:55:31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朝棋

摘要:在文化频繁交流的时代背景下,“第二届中欧文化对话”期间,东西方学者格外关注中欧“同”与“不同”,怎么对话?“18世纪欧洲视中国为童话,20世纪欧洲讨论的是‘黄色的危险’。在21世纪,我们把对方视为合作伙伴。”2009年初冬,在丹麦王国的首都哥本哈根举办的“第二届中欧文化对话”开幕

在文化频繁交流的时代背景下,“第二届中欧文化对话”期间,东西方学者格外关注

中欧“同”与“不同”,怎么对话?

“18世纪欧洲视中国为童话,20世纪欧洲讨论的是‘黄色的危险’。在21世纪,我们把对方视为合作伙伴。”2009年初冬,在丹麦王国的首都哥本哈根举办的“第二届中欧文化对话”开幕式上,丹麦外交大臣佩尔·斯蒂·默勒描绘出中欧交流的三个阶段。两种文明,在欧洲的古老王国——丹麦与亚洲的古老国家——中国之间碰撞与对话。

一虚一实,中欧思维迥异

文化创意在“不同”之境展开

对话伊始,即反映出中欧思维的不同。中国文化贵“虚”,对事物的认知偏重于“体验”。中方与会专家的发言大多数集中在中国文化传统和现状的呈现。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以《本土的拆解与重建》为题讲述了中国文化的本土立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以《儒家话语下的宗教与信仰》为题,阐释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和以“敬”为核心的中国人的精神信仰;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资华筠以《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与舞蹈〈飞天〉》为例分析了传统与创新的关系……

欧洲文化尚“实”,对事物的认知偏重于“实验”。欧方与会专家更加关注现实问题和具体应对措施。比如中欧文化多样性各自面临的挑战、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具体途径、在法律体系不同的情况下中欧合作的方式……因此,中方邀请的专家以文化领域的学者和艺术家为主,以期欧方能够深入了解中国文化;欧方邀请的专家,则以有具体国际交流经验特别是有在中国工作或生活经验的创意类企业家、管理人员、策展人等为主,以期达成具体的合作。

文化多样性、创意产业、文化记忆、艺术现状是此次对话设定的四个主题,基本囊括了中欧文化共同面临的主要问题。创意产业是交流的热点所在。对于创意产业的理解和发展方式,中欧存在着巨大差异。根据一些欧洲国家的定义,创意产业是指源于个人创造力、技能与才华的活动。因此,欧洲的创意产业常常是先有创意再有规模,欧方对于创意产业的推动更加注重对创意企业家精神的培养以及创意自由。在中国,创意产业常常先有规模才有创意,指的是“依靠创意人的智慧、技能和天赋,借助于高科技对文化资源进行创造提升,通过知识产权的开发,产生出高附加值产品,具有创造财富和就业潜力的产业”。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筱芸指出:“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创意并不等于创新。”

中国文化重视“集体”、欧洲文化重视“个人”的特质也在艺术现状的讨论中体现出来。双方都非常关注艺术传统的继承和创新问题,但态度和方式迥异——中方更加重视两者的辩证关系,认为继承是创新的基础,创新是继承的目的,只有不割裂两者才能保持文化认同;欧方则认为,文化传统应该保护,但艺术最重要的是创新。

保护文化多样性

以“求同存异”为策

语言可以是交流的桥梁,也可以是交流的障碍。首日对话之后,翻译中的“不可译”成为困扰与会双方的首要问题。但随着沟通的深入,彼此文化中蕴含着的共性越来越多地显现出来。

对于保护文化多样性的认同以及文化多样性对创意产业的重要性,中欧双方达成共识。“我不想要我的房子四面高墙,窗户密不透风。我希望大地上所有的文明之风能够自由吹拂。而我也不会被任何一种狂风刮得站不住脚。我拒绝像一个不速之客、乞丐或奴隶一样寄居于别人家中。”来自英国的约瑟芬·彭斯用圣雄甘地的名言表达与会人员对于文化多样性共同的看法与坚持。“文化多样性还是创意产业真正的活力和动力所在。”中欧创意产业的模式虽然不同,态度却惊人的一致:“创意产业的根是文化,文化的根是历史。”

在全球日益强劲的城市化进程中,丰富的文化记忆正越来越被忽视。“伦敦开发面临的挑战是怎样才能依然是伦敦。”来自罗马尼亚的特尔德·弗若路具有城市规划的从业经验,他认为:“城市面临的不只是金融危机,还有文化危机。伦敦何以成为伦敦?文化记忆不可或缺。但如今的城市更重视金融链而非文化记忆,对包装的重视重于内容。”欧洲学者还指出,集体记忆是一个建构的过程,在战后德国社会的重建中,不难看到文化记忆对其起到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革命文化的主创者。1927年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面对国民党的屠杀政策,中国共产党为挽救革命,实行武装抵抗。在著名的三大起义中,南昌起义部队沿用了国民革命军的番号;秋收起义非常接地气地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的人民武装旗号,广州起义因有苏联顾问的参与指导,宣布组织“工农红军”,并打出了“工农红军”旗帜。当时中国共产党作为共产国际远东支部,无条件接受其领导,中共中央遂于1928年5月25日发布《军事工作大纲》,明确规定武装“割据区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井冈山上的毛泽东、朱德根据中央指示,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正式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各革命根据地武装力量先后奉命改称“红军”。1931年后,全国各地革命军队统一改称“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红军长征的胜利,使中国工农红军的红色传奇故事走向世界。

当不同文化之间的观望成为彼此的镜子,通过对照,不仅可以更了解对方,也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自己。对于自身,欧方专家有着清醒的认识:欧盟对于欧洲以外是封闭的,这是它的弱势所在;对于欧盟内部来说,每个国家拥有并必须保持各自的文化,因此有多少个国家就有多少不同的文化政策。

全球化与本土化如何统一

给中欧文化发展带来挑战

对话中不乏双方的反省精神和危机意识。“创意产业本土化和全球化的统一性,给文化带来了挑战。”彭斯认为:“技术和全球化正加速文化消费和生产。创意产业可以看订单,但文化呢?文化和流行、文化和手工制作、文化和创意产业的边界正变得模糊不清,这是我们必须看到并警惕的负面因素。”

2010年以上海世博会为背景的第三届对话应如何进一步推进?许江提出的“思想屋+工作坊”的建议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实质性的合作之策在交流中也被逐项提出:共同建设网上通讯资料库并按月更新、为设计师搭建桥梁、增强中欧媒体的互动、支持中欧艺术家包括民间青年艺术家的合作……

相对于全球化时代文化之间前所未有的碰撞频率和强度,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欧盟文化中心组织主办的此次对话虽似沧海一粟,然而正如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张庆善所说:“‘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相信我们离着既定目标将越来越近!”

记者 徐红梅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