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培训乱象:以包过协议为诱饵 在校生成名师

更新时间:2021-10-01 15:02:06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淼瀚

摘要:张兴华今年,选报播音主持专业的汪莉始终没有等到合格证书的到来。她找出春节前到北京某培训中心参加培训时签的“包过”协议书,拨打协议书上的手机号欲问个究竟,听到的回音却是“你拨打的是空号”!据汪莉诉说,自己文化课成绩不好,音、体、美也没啥特长,在老师和父母的劝说下,她只好选了播音主持

张兴华

今年,选报播音主持专业的汪莉始终没有等到合格证书的到来。她找出春节前到北京某培训中心参加培训时签的“包过”协议书,拨打协议书上的手机号欲问个究竟,听到的回音却是“你拨打的是空号”!

据汪莉诉说,自己文化课成绩不好,音、体、美也没啥特长,在老师和父母的劝说下,她只好选了播音主持专业。她报的是“特训班”,时间是3个月,培训方承诺:名师上课,签协议“包过”,培训费两万元。“现在钱花了,专业没有过,找谁去啊?”汪莉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像汪莉这样上当受骗的艺考生还有很多。

艺术培训机构是如何欺骗考生的?又是谁在误导考生?

“包过”协议只是诱饵

目前,艺考培训名目繁多,广告宣传铺天盖地。登录百度网站以“艺考培训”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看到搜索结果达169万条,其中绝大部分是夺人眼球的广告宣传。“名师上课”“考官指导”“快速提分”“专业速战”“协议包过”……打开培训机构的网页,大多充斥着这样的承诺语。家在济南市平阴县的汪莉,就是在这些诱人的承诺下,走上被骗之路的。

“2012年1月10日,寒假统考成绩公布,我考了405分,在全班67名同学当中排在第55名。这意味着走普通文化课高考之路根本上不了本科。于是,在老师和家长的动员下,我决定参加艺术高考。当时挺迷茫,有病乱投医,首先想到的就是上网查信息。”汪莉回忆说。

“我在北京明星艺考培训网页上看到‘通过率100%’的承诺后,真动心了,马上点击了‘报名咨询’,顺着网站页面上的指引,我提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我没有音乐和美术的特长,能报考艺术专业吗?’对方立即回复:‘报考播音主持,有名师帮助你。’我又问:‘我家在济南市平阴县,到哪儿参加培训?要准备多少培训费?’对方过了一会儿回复:‘北京。考前普通班6700元,特训班两万元。’我问:‘什么是普通班,什么是特训班?’对方答:‘艺术素质有一定基础、不需要特殊强化的,是普通班;艺术素质基础薄弱、急需名师强化的是特训班,像你这样的必须进特训班。’我又问:‘能不能保证专业通过?如果不能通过怎么办?’对方回答很肯定:‘特训3个月,保证专业通过。双方签订协议,不过退钱!’……就这样,我一步一步进了圈套。跟父母要上钱,到北京参加了3个月的艺考培训。谁也想不到,报考了6所大学,没有一所能拿到‘过关证’。退钱?上哪儿找他们去啊!”汪莉一脸的焦灼和无奈。

“在圈内,用‘包过’做噱头招揽艺考生已是公开的秘密,我们也是上当过来的。”现在正读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的魏凯说,“只是上当的人像哑巴吃了黄连,有苦难言;没有上当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与己无关,谁去较真?”

超七成人“被艺考”

目前,对于艺术培训的指责,除了培训机构外,还有很多是针对学校的。一些艺考培训机构和普通高中勾结在一起,共同误导考生。每年临近高考还有半年多时间,有些学校就动员成绩不好的学生去考艺术专业,培训机构便派车到学校来拉学生去参观。组织学生去参加艺考培训学习,班主任老师和美术老师可以按人头拿到提成。针对一所普通高中的抽样调查显示:“被艺考”的学生占73.5%。就是说,在艺考大军中,有七成以上的考生不是自愿的。

济南文化路珠江琴行的店主李先生,3年前曾在泉城一家艺考培训机构负责招生。他说:“艺考培训机构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光靠在网上和其他媒体做广告宣传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和高中携起手来。一旦合作成功,就不愁生源了,少则几十个,多则几百个,规模效益就上去了。”

“普通高中是追求高考升本率的。学校把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剔出来单独编班学艺术,可以提高升本率。这样做具体来说对学校有两个好处:一是好管理,没有差生捣乱了,减少了对成绩好的学生的迎考干扰;二是集中对差生进行艺术辅导训练,也的确能‘拔’出一部分人考上艺术本科。这些年高校也瞅准了这个机遇,增加了艺术招生计划,什么‘文化管理’‘艺术设计’之类的专业纷纷出笼,无形之中增加了艺考的热度。”李先生分析得头头是道。

“我们的体会是,必须团结和调动三部分人的积极性。一是学校领导,最好是校长,校长同意了,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二是中层领导,特别是教导主任,教学管理、课程安排、考试评价,都由教导主任负责,这是个重点人物;第三就是音、体、美教师和班主任,音、体、美教师从专业技术层面做思想工作,有说服力,班主任从关心和爱护学生的角度去做动员工作,有感染力。当然了,合作嘛,要双赢,必须有些物质刺激。”李先生把自己的经验和盘托出。

在校学生变“名师”

在对京、津、沪3地艺考培训学生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中,竟有60.5%的学生认为“基本学不到真东西”。

“培训没有像样的教材,大多是从教科书、教辅资料和有关杂志报刊上复印下来,东拼西凑而成的。”在某艺考培训中心,来自河南的夏威讲述了他的看法和感受,“这些所谓的培训教材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基本功训练之类的玩意儿。”

夏威是高三学生,成绩平平,一进入高三,学校老师和父母就劝他考艺术。寒假放假后,他在学校美术老师的介绍下到北京一家艺考培训中心冲刺美术。“刚报到时还信心百倍,但当看到培训教材后,心里就凉了半截。什么‘素描:老年人头像正面默写’,什么‘色彩:全默写(菜坛子、白盘子、白菜大葱、西红柿)’,什么‘速写:三到五人场景默写’,等等,这些都是平时美术教师布置的作业题,这些题目都能从网上搜到。”夏威无奈地说。

“给我们上课的大部分是些在校生。他们缺乏理论水平和专业知识,只好拿自己说事儿,介绍自己当年学习体会和考试经验。有时看到我们不高兴、有情绪了,就讲讲主考官的喜好,说说注意事项。这还是好一些的辅导老师,还有一些辅导老师基本不讲话,只是布置练习题,让自己画,然后选出画得比较好的展示给我们看。”夏威越说越生气。

据了解,现在艺术院校在校生到艺考培训班上课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有些学生上课有了“经验”,就开始自己办班。学校对于在校生办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把培训班办到学校里,学校就不会干涉。因此,在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高校集中的城市,越来越多的艺术院校在校生当起了培训班老板,这些“老板”就聘请自己的同学或校友冒充学校“名师”,作为吸引学生的招牌。

艺术人才无法“速成”

“10天冲刺”“半月点津”“1月过关”“3月特训”等艺考培训广告语,其最大诱惑在于“速成”二字,它恰恰迎合了当下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急功近利的心理,这实际上严重违背了艺术教育的规律。

“艺术教育是‘慢功’。所谓‘慢功’,就是要遵循艺术人才的成长规律,必须给予宽松的环境和氛围,注重艺术熏陶和积淀,着眼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拔苗助长。纵览古今中外的艺术家成长历史,无一人是靠短期培训‘速成’的,就连当前媒体关注的农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也不是‘速成’的。他从小就热爱唱歌,自学简谱,苦练基本功,每天天不亮就到小树林里去练歌,整整练了30年。正是靠长期坚持不懈,他最终走上了《星光大道》。”山东艺术学院副院长、山东省文联副主席郭跃进教授说,“这说明,艺术教育是不能‘速成’的。眼下很多艺考培训班,实际上是应试教育和商业利益在作祟,它与真正的艺术教育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驰。”

当前,艺考培训乱象已经激起了学生、家长的不满和有关专家的忧虑,亟待整顿规范。不少专家和学者认为,目前关于非学历艺术培训管理仅有一些指导性文件,缺少具体的监管措施和手段,这使得监管和规范缺乏依据,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相关的准入制度和办学标准,同时明确各主管部门的职责,改变艺术培训市场无法可依、无人管理的现状。

王少军曾说,“我面对世界的目光并不焦灼, 因为我身外与我的内心是两个世界。对身外的事物, 我认为它是永远喧嚣变化的, 而我的内心却永远安睡在艺术的温床上,使我享受平和、淡泊和永恒。”本次展览并没有展出王少军的雕塑,对此,策展人贺绚认为,不论是他的雕塑还是他的水彩,抑或是他的瓷器他的篆刻,他都一直以安放在自己独特的观察维度中的自由状态出现,并回归到于一个平衡于艺术家本体和外界环境之间的精神家园。这种创作的不在场的不确定状态,恰恰是一种反身叙事,也是艺术家对自身以及自身所栖身的文化的自信,是一个文化人的艺术修行,在当前期待价值回归趋大道的现实语境中具有很好的启示意义。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