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颁发 冯建新获奖(图)

更新时间:2021-10-01 15:34:23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鹏威

摘要:这是全国摄影艺术个人最高奖项,他成为重庆获得该奖的第一人冯建新获奖瞬间。《和平年代的兵》《老红军的心愿》焦点三:本季整体拍品最平庸?除了拔尖的天价拍品外,数百万元的“中坚力量”表现又如何?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季中,中国嘉德的百万元齐白石作品分别为78件、55件、30件;北京保利分别

这是全国摄影艺术个人最高奖项,他成为重庆获得该奖的第一人

冯建新获奖瞬间。

《和平年代的兵》

《老红军的心愿》

焦点三:本季整体拍品最平庸?除了拔尖的天价拍品外,数百万元的“中坚力量”表现又如何?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季中,中国嘉德的百万元齐白石作品分别为78件、55件、30件;北京保利分别为89件、38件、30件;北京匡时分别为37件、31件、20件。无论以单独还是综合三家拍卖行情况,都可显示本季的百万元拍品最少。

1月8日晚,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宁波举行,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冯建新获得了“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摄影创作奖”,成为了重庆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人。

中国摄影金像奖是全国摄影艺术个人最高奖项,与中国电影金鸡奖、电视金鹰奖、戏剧梅花奖等并列,是中国文学艺术界12个艺术门类最高奖项之一,目前每两年举办一届,共设摄影创作奖、摄影理论奖、摄影传播奖以及终身成就奖。昨日,刚刚从宁波领奖回渝的冯建新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采访。

参评 本想放弃却最终获奖

而对于自己在写作方面“一路坦途”的说法,亦舒则表示:“自六十年代起,我每天伏案写作,不理秋去冬来,写作的辛苦大概只有同行才能领会,哪里有不经历过坎坷的作者呢。”有人认为,亦舒的作品始终以文艺情感创作为主题,然而亦舒却表示,也有人认为她的小说不单是在写文艺情感,也可以当作人生小品来读。“感情的书写是很容易引起女性共鸣的载体,我写得顺手,读者也爱看。”亦舒如是阐述自己多年不变的原因。

早在1988年,冯建新凭借摄影作品《无名小站》就获得了“第十五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金牌奖”。“那是在中国摄影界作品所能获得的最高奖项。”冯建新说,得了那个奖后,自己对中国摄影金像奖就开始有了想法:“拿了作品最高奖,肯定就想要再拿一个个人最高奖,于是我从第八届的时候就开始申报。”

中国摄影金像奖是针对摄影家的奖项,它要求艺术家不能只拿出一张最好的作品参评,而是要提交50幅作品,并且还要撰写专业论文。“这就对摄影家的综合要求比较高了,再加上评选的标准也非常高,所以这个奖非常难得。”第八届和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冯建新都没能得奖,这让他有点想要放弃。

“今年本来是没有打算申报的。”虽然这样说,但他还是不甘心,就在截稿前5天,他才开始准备材料。“要准备50幅作品,还要写论文,5天时间确实非常紧。”冯建新回忆到,去年11月5日截稿,11月3日熬夜才把论文写完。冯建新说,“虽说申报材料只准备了三四天的时间,但其实我的作品已经准备了30多年。”

作品 创作时间跨度30余年

冯建新为申报的作品取了一个名字叫“中国故事”。其实这不是一组简单的作品,而是冯建新三个专题作品的组合,包括了《和平年代的兵》、《老红军的心愿》和《在丈夫肩上“行走”的乡村医生》。“这三个专题作品时间跨度很大,其中《和平年代的兵》是我从1980年还在当兵时开始拍摄的,直到我1994年退伍。而《老红军的愿望》是我在2006年到2014年的8年时间里拍摄的,《在丈夫肩上“行走”的乡村医生》则是去年9月拍摄的最新作品。”冯建新说,这一组作品也可以说是他对自己摄影生涯的一个回顾和小结。

本届摄影金像奖评委、著名女摄影家、世界新闻摄影最高奖“荷赛”的评委黄文这样评价冯建新的作品:“冯建新自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对军旅生活的影像记录,那些朴素、真实的影像在中国新闻纪实摄影探索过程中难能可贵。而今,作者的镜头对准已届耄耋之年的老红军战士,是其为历史留影的一种可贵努力。”

重庆晨报记者 高科 摄

人物简介>

冯建新,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主席,1980年代开始从事摄影创作,其作品多次在国内外摄影大展中获奖及展出。 重庆晨报记者 孔令强 报道

《腰鼓闹春》摄于江苏省盱眙县维桥乡维才村。周海军摄点评:火红的腰鼓在油菜花田间擂响,饱满的色彩与喜庆的动感交相辉映。《春景如画》摄于重庆市南川区石溪镇盐井村。瞿明斌摄点评:稻田倒映着空中洁白的云朵,田间劳作的人们点缀其间,孕育着春天的希望。《茶园春色》摄于湖北省五峰县渔洋关镇青岗岭茶园。 吴 平摄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