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权威人士谈“徐悲鸿天价油画”事件(图)

更新时间:2021-10-02 09:48:10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朝彦

摘要:近日,书画拍卖行业再次曝出爆炸性新闻——“徐悲鸿7000万油画”被指系学生习作。去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公司以7280万人民币价格,拍出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徐悲鸿长子“还出示了真迹证明书”。15日,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一届研修班10位同学联名发出公开信,称这幅油

近日,书画拍卖行业再次曝出爆炸性新闻——“徐悲鸿7000万油画”被指系学生习作。去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公司以7280万人民币价格,拍出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徐悲鸿长子“还出示了真迹证明书”。15日,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一届研修班10位同学联名发出公开信,称这幅油画是当年他们班某位同学的习作,同时发布的还有场景、人物都相同的5幅画作,均是当时的习作图片。一时间,舆论哗然,记者为此专访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李小山先生,就这幅画的真伪以及书画界、艺术界乃至整个社会的诚信危机展开深入探讨。

真迹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

“别说业余的爱乐者了,中国的音乐从业人员对中国作品的重视和专注也是远远不够的”,乐评人李严欢谈到,艺术院校中,专业音乐学习者缺乏考据精神的情况屡见不鲜,音乐学院甚至发生这样的事:有科班生认为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是法国人,作曲系学生把《牧童短笛》的作者说成丁善德老师……一些剧场在印制节目单的时候不够规范,在音乐会节目册上,往往见不到“原曲作者”“钢琴改编”等条目,却不知道,小小一本节目册,恰恰正是观众直接获得音乐知识的有效载体。

李小山表示,“没看到双方面的原作,所以现在不能完全下定论。”不过,李小山认为,真伪鉴定其实很容易,“只要把双方的原作进行认真对比,再进一步进行专业鉴定,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李小山介绍说,目前书画市场上徐悲鸿、傅抱石等大画家的画作大量出现,这本身就不是正常的现象。因为他们的寿命都不长,徐悲鸿58岁,傅抱石61岁。因为是大画家,所以,他们的作品一般都是国家收藏,包括纪念馆、美术馆和相关高校等,流入民间的作品很少。尤其是徐悲鸿,后期大部分是水墨画,油画存量很少,即使有,也应该有很详细的记录。因为像徐悲鸿这样的大画家,多少人在研究他,一般的作品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呢!现在突然冒出来一张《人体蒋碧薇女士》,就很让人怀疑。李小山透露,他就亲眼看到过三张所谓的蒋碧薇画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多次发生,已经见怪不怪了,因而,“这幅徐悲鸿画作是真迹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7280万的价格,即使在国际市场上也是一个很高的数字,能够买到毕加索的作品了。”李小山感慨道。

家属鉴定是荒唐的事情

“徐悲鸿7000万油画”事件中,有一个细节耐人寻味,那就是徐悲鸿长子“还出示了真迹证明书”!对此,李小山指出,似乎成了一种“中国国情”,现在艺术品鉴定界出现了家属出具所谓“权威证明”的怪现象,而且已经出现过多次,这是很荒唐的事情。“就这幅徐悲鸿画作来说,长子签名证明,能够证明什么呢,难道他在娘肚子里看着徐悲鸿创作这幅油画?”李小山质问。

那么,书画鉴定应该由谁来进行呢?李小山认为,书画鉴定应该由权威机构、权威专家进行,这也是国际通行做法,因为这样才具有权威性、专业性。而家属,很多没有亲身经历,更不是专家学者,况且,还很容易陷入各种名利场之中!

专家,其实就是“砖家”

谈起当前书画界乃至整个艺术界的专家问题,人们的眼前很快就会浮现出很多奔走于媒体和各种艺术场合的“砖家”形象。对此,李小山深有同感,“现在很多所谓的专家,其实就是‘砖家’,信口雌黄,坑蒙拐骗,真正害死人。”即使是活着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也经常被假冒,陈丹青就发现了20多张假画,甚至出现了吴冠中在假画上亲笔签名不是自己的作品,却仍然输了官司的怪事。

李小山告诉记者,近现代的艺术品,真正在行的人如今已经不敢买了,做假已经成为一种普遍性现象,无论是做假者,还是其他人,谈起这些事情来,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可怕的。

目前,艺术品的鉴定往往由拍卖行进行,这种做法合理吗?李小山强调,当然不能交给拍卖行,因为拍卖行是企业,追逐的是利润最大化。目前,世界上只有两家大型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他们是全球拍卖行业的两大霸主,占据了拍卖行业95%的份额。而中国目前的拍卖行即使保守估计也有一两百家,其乱相可想而知!而且,发达国家的一级市场是画廊,画家本人不卖画,都由画廊进行,拍卖行是在画廊基础上的二级市场。而中国则正好相反,且从画家到经营者到专家再到相关机构,大家都不守规矩,造假成风,不用纳税,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应该购买“流传有序”的作品

艺术品市场乱相丛生,那么,如何才能不做“冤大头”呢?李小山支招:购买著名艺术家尤其是艺术大家的作品,应该购买那种“流传有序”的作品,因为对这些艺术家来说,已经有很多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可以说“挖地三尺”,很多作品早就记录在案了,很少出现“偶然性”。现在艺术品市场上,很多人存在侥幸心理,希望能够“捡漏”,占个大便宜,但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针对当前的艺术品市场,李小山感觉“冤大头”越来越多,很多人购买那种“死无对证”的艺术品,花了惊人的大价钱,却购买了一文不值的废品。“很多有钱人,甚至于把这种行为变成了一种赌博,这是荒唐透顶,也是很丢脸的事情。”李小山说,当然,天价艺术品,往往只是富人的游戏,对普通人来说,就像一个传说或一个笑话,“对很多有钱人来说,买的是一种价格,是一种级别,真不真已经无所谓了,买一件赝品,往往就像缴一次学费。”

整体上的诚信缺失让人触目惊心

“社会整体上的诚信缺失让人触目惊心,艺术界的这种乱相其实只是一个侧面”,李小山强调,这一方面需要体制性的完善,另一方面需要全面提高行业素质。

“全民的价值观都出现了巨大的问题,所有的人都盯着金钱,盯着官位。”李小山进一步说,从某种角度来说,艺术市场的这些现象,都与广大的普通人没有关系,比起地沟油、假烟、假酒、假药这些与普通人息息相关的现象来说,对老百姓不会有很大的危害,现在不是就某件事情、某个个人进行追究的问题,而是如何重建社会诚信体系——只有整个社会生态改善了,才能谈得上各行各业步入正常。 本报记者 贾梦雨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