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高雅艺术要让群众看得起

更新时间:2021-09-14 14:42:5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柠浩

摘要:中央歌剧院推出高雅艺术演出“123”亲民票价一年来,平均上座率达到85%,比过去翻了近4倍,不仅聚了人气,赢得口碑,且培养了一大批喜爱歌剧的“忠实”粉丝。所谓“123”票价,就是所有演出门票分100元、200元、300元三个档次,其中交响乐最高票价200元,歌剧最高300元。去年

中央歌剧院推出高雅艺术演出“123”亲民票价一年来,平均上座率达到85%,比过去翻了近4倍,不仅聚了人气,赢得口碑,且培养了一大批喜爱歌剧的“忠实”粉丝。

所谓“123”票价,就是所有演出门票分100元、200元、300元三个档次,其中交响乐最高票价200元,歌剧最高300元。去年2月,这一政策出台后,好评如潮,场场演出售票率都在80%以上,今年1月,歌剧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开演两周前门票销售就全部告罄。而过去,中央歌剧院演出票价通常定在800至1000元,甚至更高,可价高和寡,平均上座率仅20%左右。

中央歌剧院扑下身子,眼睛向下,面向群众,通过低票价吸引百姓观看演出,把高雅艺术变成“亲民艺术”,值得点赞。

近些年来,我国高雅艺术方兴未艾,但也存在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就是票价高得吓人,看一场高水平的歌剧演出近千元票价成常态,老百姓被挡在了剧场大门外。与国外相比,我们的演出贵得离谱,如法国巴黎一家著名歌剧院的演出票价最低为5欧元,俄罗斯高雅艺术票价为100至150卢布,占市民平均月收入的1%以内,美国大型艺术演出平均票价是45美元,占公民平均月收入1.5%,数据显示,北京高雅艺术门票占市民平均月工资15%以上。

高雅艺术=高票价,反映了一些演出团体及剧院过于逐利,同时也存在认识误区,一是认为高雅艺术就是高价艺术,所以门票定价很高;二是认为普通群众对高雅艺术缺乏欣赏水平,故高雅艺术总是仰起高傲的“头颅”,不愿“眼睛”向下。

这些认识及做法亟待纠正。高雅艺术虽然具有商品属性,但还承载着满足人民群众精神和文化需求,促进社会和谐和道德建设的责任,千万不能忽视艺术的社会属性、文化属性;不能金钱至上只卖高价,而忘记了应承载的社会责任担当。还要看到,随着群众文化水平的提高,他们对“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之渴望与追求越来越强烈,高雅艺术不能漠视群众这种需求,高票价必然造成与群众“离心离德”,不利于高质量、高水平文化艺术的提高与普及。

1942年9月,程砚秋因不向日寇低头,不得不与他的《锁麟囊》一起,衔恨隐居北京青龙桥,在艺术上最成熟的年华里,中断了粉墨生涯。据说,一年后的一个秋日,一只鸽子忽然飞回程家,当时有人说,这象征着胜利即将到来。可惜直到程砚秋去世,他也没看到他所憧憬的那个美好世界。不过,他把美好的程派艺术留给了世界。

艺术的生命力根植于人民群众的沃土,艺术的影响力、辐射面在于有广阔的传播渠道与发展空间,高雅艺术同样不能例外,其健康成长离不开普通观众为它栽培、浇水。只有走近群众,融入大众生活,“屈躬”于人民,才能成为人民艺术。由此意义上说,高雅艺术应是“亲民艺术”。据文化部文化市场司调查显示,群众能接受的高雅艺术票价在50至200元,因此需要大幅降低人民群众购买精神文化产品的成本。

中央歌剧院作为中国知名艺术团体,主动降低身价,通过低门票躬亲人民,服务大众,这个头带得好,期待所有演出剧团学习借鉴歌剧院的做法,促进高雅艺术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作者:尹卫国

添花升级殿堂艺术盛宴颇值关注的是,尽管已是嘉宾如云、力作缤纷,但“曹禺戏剧节”并未将目光局限于单一的戏剧范畴。经过层层遴选,音乐朗诵会这种殿堂级高雅艺术形式也同时入围,成为另外引人涎水的“主菜”。“俄罗斯启示诗文音乐朗诵会”因与此前一票难求的“但愿人长久——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比肩齐名,没有理由不赢得人们的期待。演出现场,其将以俄罗斯19、20世纪诗歌为主轴,辅以同时代的俄罗斯音乐、美术作品,为观众鲜明立体地演绎俄罗斯诗歌文学硕果,透过濮存昕、方明、乔榛、丁建华、肖雄、吴京安等人或苍郁或醇美的声线,唤起人们久违的俄罗斯情结。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