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写手'凯明'四年收入百万 每天写十七八小时

更新时间:2021-10-02 12:51:16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炎彬

摘要:7月1日,起点中文网签约写手“十年雪落”过劳死的消息,再次震惊网络文学界。“如果不懂得在适当的时候让自己休息,反而完全被网上读者牵着鼻子走,最后恐怕要‘写死’在网络上。”昨日,我市网络写手“凯明”如此评价“十年雪落”事件。曾在网络上颇具声名的他,已经暂停网络写作两年,“我决定年底

7月1日,起点中文网签约写手“十年雪落”过劳死的消息,再次震惊网络文学界。

“如果不懂得在适当的时候让自己休息,反而完全被网上读者牵着鼻子走,最后恐怕要‘写死’在网络上。”昨日,我市网络写手“凯明”如此评价“十年雪落”事件。曾在网络上颇具声名的他,已经暂停网络写作两年,“我决定年底再度上阵,不过会写得比以前慢很多”。

毕业于武汉一所高职中文系的“凯明”,今年30岁。2006年,他开始从事网络写作,那个时候,网络作者没有任何收入,他期待能被某家出版社看中,出书、挣稿费,成为一名主流作家。2008年,他的网络作品《娶个妖精做老婆》被武汉大学出版社看中,他因此获得了一万多元的稿费。

也就是在同一年,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兴起,只要有人点击阅读你的作品,你就可以从网站拿到相应费用。这让“凯明”看到了挣钱的门道。很快,他辞去工作,开始专职在腾讯、新浪发表作品。

中新网9月7日电 长期扎根于四川大凉山彝族乡村进行基层采风与创作的画家何昌林的“研究自然---何昌林国画作品展”正在广东顺德市美术馆展出。策展人朱正松介绍,画展展出的40余幅何昌林人物和山水画,展出作品中有人物画“红果果 绿果果”、“昨日小雨今是冬”,还有山水画“夕照人家”、“石桥不知岁月老”、“小村晨曦”等作品。展品是从何昌林近年来在四川凉山等地创作的大量作品精选而出。大部分作品反映出何昌林提出的“写生为大”的艺术观点。

2009年,他的《娶个妖精做老婆2》获得了不小成功,他说:“第一个月,腾讯往我户头上打了1800元钱,然后是4000元、9000元、12000元……最高的一个月,我拿到了18000元钱。”

回忆起那段岁月,“凯明”还是有点兴奋:“那个时候网络写作刚兴起,网络写作收入还不错,数着每月不断暴涨的收入,我想每个写手都会有无穷动力。”

“凯明”很快在网络上拥了自己的粉丝,他们会追看“凯明”的作品,甚至通过QQ等与他沟通。最开始,“凯明”很享受这一切,因为这意味着被读者承认,也意味着每月稳定的稿费收入。

不过,“凯明”很快感受到了来自读者催稿的压力,“毕竟阅读速度比写作速度快得多”。在“凯明”记忆中,最夸张的一次是他打开QQ,上千个网友的头像在闪,大家七嘴八舌的叫嚷“怎么还不更新”、“你死到哪里去了”……

为了满足读者的要求,“凯明”的写作速度从原来的每天两千字狂涨至每天一万字,“每天早上十点起床就开始写,一直写到凌晨三四点收工,全年无休”。就这么坚持了整整两年,“凯明”每天脑子里要浮现出的一个字就是“累”,“天天想的就是休息,就是睡觉”。

直到有一天,“凯明”被持续的左腹部疼痛吓着了,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只是太累了”。

这次经历让“凯明”萌生了“大休”的念头。从2011年起,他就基本停止了原创工作,仅仅是在网络上更新一下自己原来的小说,收入至今已经减到了每月一两千元。

事实上,“凯明”在众多号称清贫的网络写手中还算富裕者——4年来,他的收入已达到了百万元。家住武昌的他,最近正在筹划着再买一套房子。

2011年,“凯明”创作出了网络言情小说《我与25岁美女老总》,近75万字、共257章,在网络上获得了近2.3亿的惊人点击量。

“某网站给我的报酬是千字3分钱,算上读者的点击字数,再算上我与网站的分成比例,我大概应该获得税前约50万元的报酬。不过网站最初并不肯给我这么多钱,后来我宣称要打官司,他们才付了钱。”但他也被迫签下了“保密协议”,不再对外宣扬此事。

对于自己的生存状态和人生理想,“凯明”有着清醒的认识:“我们这样的网络写手,如果不迎合大众胃口,就没有点击率,所以我们的网络作品普遍比较肤浅。我正在努力写作纸质作品,谋求向纯文学转型。”

就在前几个月,“凯明”向省作协递交了入会申请,“我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不过我想表明的是,写手只是一个职业,作家才是我的理想”。

的确,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中国当代艺术就具有反体制、反权威的特征,许多作品以社会弊端为主要表现对象,夸张、讽刺、颠覆、批判成为这些作品的关键词。这种不同于主流的价值观、艺术观与标新立异甚至惊世骇俗的表现手法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特征。但正因如此,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之间始终存在着一种紧张的对立。后者认为前者学了西方的皮毛、追逐西方的艺术时尚、迎合西方的趣味;前者认为后者保守僵化。当国际市场给出了惊人的天价后,中国美术界对当代艺术的评价会发生怎样的改变或者依然不变?

记者欧阳春艳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