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黄苗子:黄老走了,这个冬天有些孤独

更新时间:2021-10-02 13:21:35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熠彤

摘要:方振宁在微博上看到百岁老人黄苗子去世的消息,有些突然,提笔写下追忆的文字。IP时代保持初心进行创作近几年,IP改编影视作品成了影视行业的一大潮流。在这些IP中,网络文学占了很大的比重。墨熊说,他是很早就进入互联网的那批人,因为他知道未来网络阅读会成为一种主要的阅读方式。的确如此,

方振宁

在微博上看到百岁老人黄苗子去世的消息,有些突然,提笔写下追忆的文字。

IP时代 保持初心进行创作近几年,IP改编影视作品成了影视行业的一大潮流。在这些IP中,网络文学占了很大的比重。墨熊说,他是很早就进入互联网的那批人,因为他知道未来网络阅读会成为一种主要的阅读方式。的确如此,身处这个时代,大多数年轻人会利用碎片化的时间进行网络阅读。墨熊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想到会将写作的爱好转变为职业,2008年以前完全是出于爱好在进行创作。而经过10年的历练,现在的他赶上了网络文学发展的黄金时代。

我是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读书的时候,大概是三年级1981年那会儿,由表叔舒芜的介绍,去到他北京团结湖的家拜访过他。我给他看我在美院学习时的作品,他喜欢那张套色水印版画“醉翁亭”,我于是送给他,以感谢他的指教。

其实,到我给他看作品请教的时候为止,我的版画主要是受日本画和现代版画的影响,确切地说,我最喜欢的是斋藤青和日本画家东山魁夷,前者是洗练和极其大胆概括的平面套色技法,以及被抽象化的造型;而看东山魁夷的画如入无人之境。

黄老看了我的版画之后,开始开导我,他希望我多看看中国古代的石刻艺术。他拿出珍藏的汉代画像砖的拓片,我眼前一亮,至今还记得那黑白美出现的瞬间,想来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些拓片是黑白的,它的基础是石刻,黄老希望我能领悟到石刻的浑厚和粗犷。现在看看我的毕业版画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变化,应该说,黄老的教诲是一次重要的启蒙。

文化隔阂造成理解困难神秘的中国文化让西方读者不敢“跳崖”,而那些有勇气跳了崖的读者,也会因为“海水太咸”而赶快爬上岸。薛欣然举例说,哪怕是对中国文学非常感兴趣的托笔·伊迪,也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梦》。“我曾经逼他读过,但是他读了一百来页,读到林黛玉进荣国府后就读不下去了,因为复杂的亲戚关系把他绕晕了。”

几天之后,表叔对我说,黄苗子对我的版画评价很高,并写了六个字:“方家必有后起”,我想这是文人之间的客气吧!我不知道他在我的作品中看到了什么。我的那些作品其实都是些学生作业,真能从其中感受到方家的未来吗?我自己也怀疑,不过我当时还是很激动了一会儿。

那之后,我找到汉代石刻和日本版画巨匠栋方志功在版画语言上的共通之处,那就是他们在黑白对比的手法上,既灵动又古拙,这些领悟体现在我的毕业创作上。这套题为“藏女图”的一组作品,由五幅看上去各自独立又有联系的组画构成,关键是它全长七米多,是当时国内最大的黑白版画。应该说,那就是汉代石刻艺术在我的作品里的遗风。

由于我毕业之后客居东瀛十年有余,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记得200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彦涵艺术研究展———90岁回顾”上看到了黄老,我上前去和他合影,这就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了。如果说他有百岁,那么2005年他也是93岁高龄,可真的看不出来,他根本就是站着看展览,没有人搀扶。我真不知道人靠什么可以活得如此长久?

黄老走了,这个冬天有些孤独。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