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小姨多鹤》获最佳长篇问题何在?

更新时间:2021-10-02 13:30:10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尚卿

摘要:《当代》杂志昨天举行了年度长篇小说评选活动,现场选出今年的最佳长篇《推拿》以及五年来的最佳长篇《小姨多鹤》。《推拿》描写盲人生活及其心理世界,《小姨多鹤》涉及海外华人生活,均属优秀之作,但两部小说题材偏于狭窄,跟当下广阔的现实世界缺少直接关联。它们获得最佳让人有些纳闷儿,一方面说

《当代》杂志昨天举行了年度长篇小说评选活动,现场选出今年的最佳长篇《推拿》以及五年来的最佳长篇《小姨多鹤》。《推拿》描写盲人生活及其心理世界,《小姨多鹤》涉及海外华人生活,均属优秀之作,但两部小说题材偏于狭窄,跟当下广阔的现实世界缺少直接关联。它们获得最佳让人有些纳闷儿,一方面说明评选程序不成熟,游戏性较强;另一方面也暴露出目前中国长篇创作存在的问题,有现实穿透力的长篇力作都去哪了?

盘点这五年来的长篇小说,优秀的作品不少,卖得好的作品也不少。但就入围五年最佳的作品而言,《我叫刘跃进》、《水乳大地》等作品基本都围绕着现实打转或者题材偏僻,没有一部作品能透彻阐释当前现实人生,让大家信服。《狼图腾》、《藏獒》销量不低,写的是人与动物的关系,跟中国近年来的社会巨变无关。其他写少数民族地区、侦探等题材的作品往往落入类型小说的套路。

严歌苓是美籍华裔作家,其作品与国内现实相当疏离,她的《小姨多鹤》成为五年最佳,也多少显示出国内作家在现实题材创作上的无力。在提名作品中,唯一正面介入现实社会的长篇是余华的《兄弟》,该书曾走红市场,但虚浮夸张,品质并不高。通观近年来的长篇,我们会为其中一些叫好,却总觉得不尽如人意,没有那种拿出来能被公认为是经典的力作。即使在上世纪90年代,仍然有《心灵史》、《九月寓言》这样的公认佳作产生,现在却根本没有。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可为什么产生不了见证时代的伟大作品?作家们也想创作相关长篇,但更多的应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在外围转圈而难以深入。当今时代会产生巴尔扎克、乔伊斯之类的巨匠吗?目前没有任何迹象可以得出这方面的结论。社会现实变化得太快,让人们还来不及接受、消化各种迎面扑来的问题,对作家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或许,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著名毛体书法家、广东惠州市文联主席安想珍称,潘小明的此次作品展吸引了众多的领导、艺术家与书画爱好者,人气很旺,实属罕见。他之所以取得这么大的成绩,是他经过20多年的艰苦努力创作的结果,是惠州这座“半城山色,半城湖”美丽的城市和沃土给予了他创作的源泉与力量。据了解,潘小明的中国画作品巡回展在惠州的展览将持续8天,10月30日下午还将在广州广东画院美术馆展出。(完)

而这样的窘况,也让上海在办国际大赛时,同样窘迫。她说:“需要选曲时发现选择面非常小,这种尴尬,不仅仅是在小提琴比赛时,包括上海的新年音乐会,我们希望开头结尾能有中国作品,让外国人来指挥,但是只有《春节序曲》和《良宵》这两个短作品适合,量真的很少。不光交响乐本身,中国歌剧或其他艺术品种,我们非常希望有越来越多好的作品,长短各异能够适合各种场合配套的中国作品。希望隔几届我们能有新的作品来演。”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