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青作计划”三度起航

更新时间:2021-10-02 13:45:05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豪嘉

摘要:中新网北京4月21日电(记者高凯)近两年有不少媒体都在发起对“中国好声音”或“中国最强音”的寻找,表达了对“青年人才”和“精品新作”的渴求,而这一需求也延伸到各个领域。早在2010年,大剧院就已开始了一场特殊的“寻音”之旅,即寻找属于中国自己的严肃音乐作品,真诚打造了“青年作曲家

中新网北京4月21日电 (记者 高凯)近两年有不少媒体都在发起对“中国好声音”或“中国最强音”的寻找,表达了对“青年人才”和“精品新作”的渴求,而这一需求也延伸到各个领域。早在2010年,大剧院就已开始了一场特殊的“寻音”之旅,即寻找属于中国自己的严肃音乐作品,真诚打造了“青年作曲家计划”这一平台,鼓励音乐创作、挖掘人才新秀。如今,第三期“计划”将再次面向社会敞开大门。4月21日,著名作曲家陈其钢与画家陈丹青等嘉宾做客大剧院,以寻梦、追梦和圆梦为主线,与数十位音乐爱好者及媒体就艺术与理想进行了畅聊。

开幕六年来,国家大剧院带来的不仅仅有每年近千场的优质演出,更有以各种形式对中国艺术家、艺术事业实实在在的助力和支持,比如以推动中国传统音乐走向国际而打造的“乐咏中国”、为普及古典音乐而推出的“古典音乐频道”以及为鼓励当代严肃音乐创作而策划的“青年作曲家计划”等等。而作为“青作计划”的最初推动者和参与者,陈其钢早在2010年就与国家大剧院一拍即合,共同开始了对这一长期人才战略计划的策划酝酿。

发布会上,陈其钢表示:“任何一门技艺都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炉火纯青,管弦乐作曲家的成长除了不断地学习和写作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听到自己作品的演奏,从而建立正确的听觉经验。没有这个‘听到自己’过程,再大的天才也写不出好作品。”他还强调,这个计划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音乐比赛,而是一个音乐创作的推动系统,一项旨在支持和发展艺术事业的特别计划。如果把这个系统与全世界的音乐节和音乐委托机制相结合,相信在将来,会有实现繁荣中国音乐甚至影响世界音乐创作潮流的可能。在首期计划中获得首奖的杜薇也深有体会,她说:“年轻作曲人能得到乐团和指挥重视的机会是很少的,而一场交响乐作品演下来的费用则是惊人的,这对于年轻作曲者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所以要特别感谢大剧院为这些致力于作曲事业的年轻人解决了资金方面的后顾之忧,使其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创作。”

自2010年底到2013年底,“青作计划”经过三年两期的探索,已受到越来越多业界的关注和青年作曲家的参与。首期计划就经过国内外七位专业评委对75部作品历时半年的评审和筛选,最终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三位年轻作曲家脱颖而出。第二期计划从周期到规模都有所扩大,不仅参赛选手的范围由中国本土作曲人延展到了符合年龄要求的全球华人,而获得展演机会的作品亦从首期的八部增至十二部。

在我个人的阅读史上,当代刊物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有几本刊物我几乎每期必看,《三联生活周刊》《收获》《读书》和《世界文学》。现在要再加上《人民文学》和《书城》。年终岁尾,这两本刊物都有令人激动的文章出现,《人民文学》中李娟的《羊道·春牧场》,《书城》上陈爽的《可以触摸的战争记忆》,在我眼里是两大亮点。李娟的写作,对于那些深谙小说技巧,但生活日渐匮乏、靠新闻资料来支撑写作的当代作家来说,是一种无言的批评和劝诫。她笔下的世界,生气勃勃,很小很小,又很大很大。李娟有一副天籁般的好嗓子,不过她想有更大的造就,还得练习“发声”技巧。因为生活和思想,是一个作家的双翼,有了它们,才能翱翔于更广阔的天地中。在半岛局势日渐恶化、朝韩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读《书城》上的《可以触摸的战争记忆》,感慨良多。战争像是一枚硬币,一旦它被当作战争游戏的骰子投掷出去,不管是正义的一方还是非正义的一方,正反两面,都会浸透平民百姓的鲜血。读一读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士兵散佚的日记片段,你会明白,从人性的角度来说,战争是没有光荣可言的,因为它留下的大都是恐惧和伤痛的回忆。

经过三年的摸索与经验积累,国家大剧院第三期青年作曲家计划将再次扬帆起航,报名时间起始于2014年2月25日,截止于11月20日。之后,将有预评、复评、展演、终评四个环节。期间,由大剧院邀请专业乐团对12部进入展演的优秀作品进行公开演奏,从中挑选出6部作品进入终评。2015年12月,国家大剧院将再次举办终评与颁奖音乐会,集中公开演奏这6部作品。届时,评委们将通过现场审听评选出最后3名优胜者,并由大剧院发出新的委托创作邀请。据悉,评审组也将再次延续上届的“豪华阵容”:包括了作曲家陈其钢、郭文景、指挥家陈佐湟、谭利华以及约埃尔·邦斯(作曲家)、保罗·梅耶(单簧管演奏家、指挥家)、克里斯蒂安·雅尔维(指挥家)七位从首届计划就坐阵的“老班底”以及第二期新加盟的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著名作曲家许舒亚;英国威尔士德拉摩根音乐节艺术总监约翰·迈特卡夫;法国国家广播电台评委、著名作曲家菲利普·舍勒。在评选规则方面,第三期将扩展新的评审形式,增设“观众喜爱作品奖”。此奖项将由观众与乐手在终评音乐会现场共同评出,该作品将获得“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2016-2017音乐季”中再度演出一次的机会。

作为活动主办方,大剧院除要邀请乐团来演奏这些优秀作品外,还将承担排练演出以及委托创作的费用。陈其钢表示:“中国目前缺失的是对青年一代作曲家提供音乐实践方面的良性支持。这个计划就是要让年轻人看到希望,看到诚意,看到大剧院对他们实实在在的帮助。”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表示,很多年轻人对严肃音乐的创作有很高的热情,但常常苦于作品无处可演,国家大剧院投入资金和精力去打造这样一个计划,就是为这些喜欢创作并以此为梦想而不懈追求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平台,以此鼓励更多年轻人去积极参与创作。”

值得一提的是,前两期计划所产生的“后续效应”也相继浮出水面。通过计划崭露头角的青年作曲家们已获得了越来越多国际专业音乐机构的关注,譬如美国费城交响与德国莱比锡广播交响乐团就分别在迪图瓦和克里斯蒂安·雅尔维的执棒下,演奏了首期计划获奖者杜薇的《袅晴丝·惊梦》,第二期计划首奖得住肖瀛的《天边一朵云》也将在今年5月赴英国格拉摩根峡谷现代音乐节演出,而在4月份的国家大剧院第四届中国交响乐之春中,贵阳交响乐团还将演奏叶彦辰的《碧塔海之晨》。

此外,大剧院剧目制作部部长韦兰芬还透露,各机构也都将在今年陆续对获奖作曲家进行新的委约创作。比如国家大剧院、英国格拉摩根峡谷现代音乐节、法国国家广播电台等,著名作曲家保罗·梅耶就将对肖瀛进行作品委约;法国国家广播电台将参照此前陈其钢的《五行》来委约青作计划获奖者创作一部新作;杜薇与肖瀛分别将接受格拉摩根现代音乐节的委约,新作品将于2015年5月在英国首演。值得一提的是,杜薇在获得首期优胜后,还得到了国际委约的歌剧创作的机会,其作品名称为《为时已晚》。

韦兰芬认为,正像积累自己的经典驻院剧目一样,大剧院也希望通过“青作计划”逐渐积累一批有水准、有分量、有价值的全新音乐作品。“获奖仅仅是一位作曲家参加这个项目的中途一站而已,大剧院更看重的是选手在评奖之后的‘可持续发展’。这不仅会为大剧院带来宝贵财富,也是对新生代作曲家推动与支持。”

最后,首席评审陈其钢说:“这是向青年人敞开怀抱的一个平台和渠道,重要的是过程和后期持续的创作状态。他们的作品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那是很正常的。希望大家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支持他们,爱护他们,理解他们,当然也要严厉地批评他们。因为,他们是中国音乐的未来。”当有观众问到陈丹青关于梦想的坚持时,陈丹青也表达了对年轻一代的忠告:“既然从事艺术就不要叫苦,不要抱怨孤独,因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就要一直走下去。还要看你是怎样的性格,以及你多热爱你的梦想。如果你实在喜欢,又足够坚强,能够扛得住压力,我不用给你什么忠告,因为你只要有一口气,你就会干下去。”(完)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