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工作者连续16年'文化下乡' 让群众享高雅艺术

更新时间:2021-10-02 14:45:3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柠浩

摘要:从边陲哨所到内陆乡村,从城市广场到田间地头,从厂矿企业到医院学校,每年寒冬腊月,总有那么一群可敬可爱的人,主动来到群众中间,为群众歌,为群众舞,为群众唱,目的只有一个:给基层群众送去欢乐。他们就是连续16年参加“文化下乡”活动的广大文艺工作者。今年,他们一如既往地把心中的大爱奉献

从边陲哨所到内陆乡村,从城市广场到田间地头,从厂矿企业到医院学校,每年寒冬腊月,总有那么一群可敬可爱的人,主动来到群众中间,为群众歌,为群众舞,为群众唱,目的只有一个:给基层群众送去欢乐。他们就是连续16年参加“文化下乡”活动的广大文艺工作者。

今年,他们一如既往地把心中的大爱奉献给基层的百姓。

严寒中的暖流

2012年元旦。黑龙江省,黑瞎子岛。气温零下摄氏32度。

来自中国文联所属11个文艺家协会的艺术家正在这里的边防哨所慰问演出。艺术家们的头发、眉毛,甚至睫毛上都结了一层霜,手和脸冻得通红,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演出的热情。牛群、刘兰芳……这些文艺界的翘楚在冰天雪地里,跟边防官兵们同歌同舞同欢笑,他们的浓浓情谊,汇成了党中央关怀基层群众的股股暖流,流淌进了每个人的心房。

而在甘肃,中央民族乐团率领包括众多国家一级演员在内的优秀艺术家迎着凛冽的西北风,穿过茫茫戈壁滩,先后在嘉峪关、白银、兰州等地为工厂职工、老区群众、当地大学生以及农民工送上了一场场饱含激情、热情与真情的精彩演出。

笑声虽短暂,温暖却永恒。严寒中,观看了中国文联慰问演出的黑瞎子岛边防部队政委曲道成说:“不管说什么都表达不尽我们的感激之情。这是黑瞎子岛2008年回归后战士们看到的首次慰问演出,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和支持。这对战士们的激励作用将是长久的,甚至是终生的。”

让群众享受高雅艺术

一年又一年的“文化下乡”活动,国家京剧院、中国国家话剧院、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歌舞剧院、中央芭蕾舞团、中央歌剧院、中央民族乐团等国家级文艺院团始终担任“挑大梁”的角色。这些文艺院团“国家队”的下基层演出,带给基层群众欢乐的同时,也承担着向他们普及高雅艺术的责任。

“高雅艺术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越是高雅的艺术越该让基层群众分享。”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说出了艺术家们的心里话。

在重庆市南岸区迎龙镇,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演出感染了每一个人。小孩子们拍着小手,老人们乐得拢不住嘴。

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永兴镇美东村的王春贤老人,在观看了中央芭蕾舞团表演的《红色娘子军》后,激动得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这位“红色娘子军”故乡的老人是他们村第一个观看过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的人。

在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一中,来自天山脚下的800多名新疆的孩子,观看了中央歌剧院的表演后,不再觉得歌剧神秘,一些学生甚至燃起了对歌剧的浓厚兴趣,现场跟歌剧院的老师“学艺”。

高雅艺术的种子就这样在基层群众中播撒开来。正如中央民族乐团党委书记、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孙毅所言,“文化下乡”活动,让文艺院团和艺术家找到了更广阔的舞台,结交了更多的知音,也把艺术的种子埋在了人民群众这片肥沃的土地。

“心跟老百姓贴得更紧了”

在山西省长治县,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演完计划的12场后,孩子们仍然兴致勃勃,还想继续看。孩子们期盼的眼神,让艺术家们深受感动,立刻加演了3场。从1月10日到13日,短短4天时间里,艺术家们跟1万多名少年儿童亲密接触,给他们送去了欢乐。

虽然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忙碌装台、演出、拆台,接着赶往下一个地点,再装台、演出、拆台。“但看到孩子们的笑脸,大家心里都美滋滋的。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比孩子们开心的笑声更暖人心了。”儿艺青年演员杨成说出了下乡演出人员的共同感受。

在重庆涪陵三峡库区,中国文联的艺术家冒雨演了将近3个小时。尽管单薄的演出服让艺术家们寒战不断,但大家却表示,为基层群众演出,仿佛心里有团火,总是感到暖暖的。

连续多年参加“送欢乐 下基层”活动的女演员郑卫莉对下基层演出颇有感慨:虽然每年最冷的时候都要去偏远地区慰问演出,可每当看到台下观众发自内心的笑容,就会感到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康健民说:“生活是艺术的沃土,人民永远是艺术的母亲。下基层慰问演出,在给基层群众带去笑声和暖意的同时,也给艺术家们提供了无限的创作素材和创作灵感。”

“我们带给当地群众的不仅是节目、是欢乐,更希望下基层演出拉近老百姓跟艺术家间的距离,增进艺术家跟人民群众之间的感情。”中央芭蕾舞团副团长王全兴说,“通过为基层群众演出,我们的艺术家真切感受到了基层群众的可爱质朴,大家的心跟老百姓贴得更紧了。”

高科技让“李鬼”乱真“这是真画还是假画?”昨日,在武汉美术馆4、5号展厅,不少市民在这些高仿书画前驻足,惊叹其和真迹一般。仔细观察有些作品,可以看到画面上的褶皱,像是因年代久远所产生的痕迹。大雅堂负责人苏绣介绍,这些虽然只是复制品,但都是严格按照原作1∶1还原制作的,无论是从书画材质、印章效果,还是最细微的笔迹,都复刻得十分精准。有的复制作品,连艺术家自己都无法分辨出真假。

(本报记者 韩业庭)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