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文物商业鉴定无权威缘自三无

更新时间:2021-10-02 15:29:31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语堂

摘要:路人皆知文物收藏圈中猫腻多、蹊跷多,但对“金缕玉衣”也敢隔柜乱鉴定,且开出24亿天价,还是让人大吃一惊。本周,谢根荣骗贷案让人大开眼界。这个故事的离奇之处,一是骗子的大胆——敢于自制“金缕玉衣”,还敢请顶级专家来鉴定;二是银行的很傻很天真,一看鉴定专家又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

路人皆知文物收藏圈中猫腻多、蹊跷多,但对“金缕玉衣”也敢隔柜乱鉴定,且开出24亿天价,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本周,谢根荣骗贷案让人大开眼界。这个故事的离奇之处,一是骗子的大胆——敢于自制“金缕玉衣”,还敢请顶级专家来鉴定;二是银行的很傻很天真,一看鉴定专家又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又是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又是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便信以为真。殊不知在今天的中国,文物的商业鉴定压根儿就没一个权威机构。故宫也好,国家鉴委会也罢,这些耀眼的金字招牌一旦沾了市场的边儿就失去了意义。因为,这些机构、专家的主要职能是为馆藏文物、征集品及为刑事案件所涉文物进行鉴定。一旦和商业挂钩,就成了捞外快的个人行为。这时候,鉴定结果凭的是眼力经验还是鉴定费,就全看个人修养了。而诸多事件证明,这行里见钱就摇尾巴的人还真不是少数。

记者昨日从省文物局获悉,由国家文物局、陕西省文物局批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主办的“辉煌时代—罗马帝国文物特展”将于9月1日至11月29日,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展出。此次参展的文物共计300余件,主要来自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各个博物馆,它们是意大利佛罗伦萨国家考古博物馆、锡耶纳国家考古博物馆、基安奇安诺泰尔梅德拉水域公民考古博物馆。

这也难怪,民间文物鉴定市场乱象丛生由来已久,想出淤泥而不染着实不容易。商业鉴定无权威缘自三无。

一是无门槛,谁都能开鉴定证书。文物鉴定本是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融考古、历史、文化、物理、化学等诸多学科为一身。凡专业性强的工作均须资质认定。可我们目前的鉴定机构都是由工商部门批准的,文物部门没有审批权。

二是无标准,全凭眼力。自古以来,文物鉴定就没有明确评判标准。没标准也就没了绝对的是非对错之分,谁都有出错的可能。乾隆爷爱收藏也懂收藏,还有那么多官员名家给把关,不也常常出错,光《清明上河图》就收了一堆。

第三条更妙:无责任。在许多国家,一个文物鉴定师如果胆敢在真伪问题上耍花活是要相当有勇气的,一旦被发现,轻者丢饭碗、罚巨款,重者有牢狱之灾。可在中国,假鉴定证书满天飞。这倒不是因为咱们的文物专家胆识过人,而是因为进行民间鉴定仅供参考,无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你想呀,这行全凭眼力,错了也就是我眼拙,你如何证明我是有意为之呢?再者,想处罚也是于法无据——我国《文物保护法》中并未规定文物鉴定过程中各个环节应负何种法律责任,我们至今也没有一部专门规范鉴定市场的法规。或正因如此,大专家们才在鉴定“金缕玉衣”时敢于隔着玻璃柜看看就签字,在这桩涉及数亿的骗贷大案曝光后,依然淡定如常,往过世的老爷子身上一推六二五。

“金缕玉衣”案一出,有不少人呼吁文物专家珍惜名声,也有人认为这几位现了眼,对其他人是个警醒。这话只怕也是白说。我相信,拿人钱财给人说话的专家绝不只是这几位。记得今年3·15时央视也有给假文物开证书的报道。如今,几位顶级专家曝出如此丑闻,只能说明此类问题在业内已普遍到了何种程度。在鉴定的资格认证、行为监管及法律法规都处于空白的大环境下,文物的商业鉴定证书实在就是一纸空文,想靠从业者自律以改变局面多半也是水中望月。简而言之,权威不可信、证书不可信,看人看物看真假,只能靠自己的火眼金睛了。柯罗

市文物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于平介绍,本次共发掘战国至清代墓葬1092座、汉代城址1座、汉唐窑址68座、灰坑8座、水井10口、道路1条;出土各类陶器、瓷器、釉陶器、铜器、铁器、铅器、料器、皮革器等文物万余件(套)。同时,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墓葬、窑址、地层剖面共计60处遗迹进行整体迁移保护。“这些考古资料证实,城市副中心所在区域至少自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就有大量人口居住,特别是东汉时期社会繁荣、人口众多。”于平表示,考古工作人员在胡各庄村还发掘出62座战国晚期至西汉瓮棺葬,如此大规模的发现,尤其是成人瓮棺的发现,还是第一次。

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雕塑将于2月23日在法国巴黎拍卖的消息自传出之后,一直为国人广泛关注。为了追回国宝,2008年底,由中国85名律师组成的“追索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诉讼律师志愿团”向法国佳士得拍卖公司发出抗议。记者于日前向律师团首席律师刘洋询问了事件的最新进展。律师函已正式发出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