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授权使艺术变得触手可及 中国市场蹒跚前行

更新时间:2021-10-02 16:01:57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善玮

摘要:根据全球艺术市场权威网站Artprice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2010连续两年全球艺术作品拍卖交易额排名中,齐白石作品列入前三甲,另外两名则是毕加索作品和安迪·沃霍尔作品。但是,在全球艺术授权市场上,以齐白石为代表的中国艺术家远远落后于欧美艺术家。毕加索的后人早将毕加索的作品

根据全球艺术市场权威网站Artprice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2010连续两年全球艺术作品拍卖交易额排名中,齐白石作品列入前三甲,另外两名则是毕加索作品和安迪·沃霍尔作品。但是,在全球艺术授权市场上,以齐白石为代表的中国艺术家远远落后于欧美艺术家。毕加索的后人早将毕加索的作品版权授权给各类商品,床品、灯饰、餐具、服装、皮鞋、丝巾、手机、电脑等,上世纪90年代他的名字甚至被授权给汽车厂家生产以“毕加索“为名的汽车。安迪·沃霍尔可谓全球艺术授权的龙头,艺术授权额一年可以达到3亿美元。书店里的沃霍尔年历、玩具店里的沃霍尔公仔、家居店里的沃霍尔抱枕,时装店里的沃霍尔T恤衫比比皆是。他仿佛是全球化和商业化时代的一个游魂,无处不在。与艺术联姻,甚至成就了奢侈品品牌的升华之路。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与LV合作创作的经典“樱花系列”手袋,为LV带来了上亿美元的收入;提起绝对伏特加,人们就会先想到安迪·沃霍尔和他五颜六色的瓶装;思泰拉·麦卡特尼找到著名水彩画家盖瑞·休谟设计了一批限量版T恤衫;Jimmy Choo的创作总监塔玛拉·梅隆与艺术家理查德·菲利普斯合作创作了Jimmy Choo08春夏系列两款限量发售的美艺手袋。

艺术授权正在西方国家如火如荼地进行,然而在中国刚刚拉开序幕。国际授权业协会主席查尔斯·利奥多分析指出:“在中国,授权产业正处于起步阶段,各方面还比较混乱。首先,授权这个概念在中国的接受度还不是很高,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个产业。其次,中国的零售业市场比较分散,这给授权产业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另外,中国市场上的假冒伪劣产品也比较多,给授权市场发展带来阻碍。”据悉,目前全球品牌授权市场年销售额约2000亿美元,其中美国达1100亿美元。从人均看,目前我国年人均品牌授权商品销售额只有0.7美元,而日本、美国年人均分别为91美元和365美元。此外,我国品牌授权市场不仅规模小,授权商品结构也不尽合理,93%的授权商品为境外品牌,而中国本土品牌的授权商品仅为7%。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中国艺术授权的现状不尽人意,但是前景良好。韩国承办奥运曾带动韩国品牌整体复苏,更崛起了韩国的品牌授权行业。相信北京奥运会正将中国带入授权经济时代,预计在未来5年内,中国授权产业将出现强劲增长,迈入腾飞阶段。预计人均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人均授权产品销售额即可上升1.4%。

艺奇文创集团的董事长郭羿承对中国艺术授权市场的未来怀有美好畅想。他说:“美国有迪斯尼专机;日本也有印有Hello Kitty图案的飞机;或许不久就会有“齐白石专机”升空。试想一下,从拿到登机牌的那一刻起便开始翱翔在空中美术馆的艺术氛围中,登机牌背面是刘国松大气的宇宙系列现代水墨,走在登机口路上发现曾经令你眼花缭乱的广告牌变成了一幅幅的艺术作品,到了登机口看到了一架印有齐白石梅花作品的747,登机后看到内舱挂着欧豪年的飞鹰作品,飞机的纸杯也印有白石老人的梅花,准备降落前填写免费入会回馈表就会得到同登机牌相同画作的精致马克杯,几天之后又会通过Email收到用刘国松作品制作的Flash动态艺术电子感谢卡。”

但是,毕竟艺术授权在中国还是个较新的产业,面临诸多挑战。郭羿承将艺术授权在中国面临的困难归纳为三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足、中介组织的不完整和产业分工的不细致,其中知识产权的保护是首要问题。他认为:“如果没有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要由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永远只会是个口号。因为创造之后的价值没有被保护和认同,就不会有企业愿意花成本去创造,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文化创意产业。如果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作品由于著作权保护不足而被随意使用,那艺术家创作的动力自然降低,甚至直接模仿抄袭其它艺术家的风格的情况也会出现,自然就不会有好作品出现,而好的创作又是艺术授权的前提。”

对此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也强调,“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有多大,艺术授权产业的发展就有多大。以往中国的制造业仅靠加工赚取加工费,还停留在成本竞争的低水平,没法拥有自主的品牌与设计,知识产权保护自然无从谈起。而今文化授权产业在中国的兴起,正值中国经济转型、制造业处于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当高附加值的差异化竞争能够赢得优势,各行各业也就有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动力,而艺术授权产业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文化上都将逐步实现它的价值。”

尽管艺术授权是一块令人垂涎欲滴的奶酪,但也有人担心艺术品的大量复制,会对原作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张晓明指出,艺术原作通常仅此一件,而通过艺术授权的方式,艺术享受的经济门槛降低了。人们不需要支付高昂的购买价格,也不需要千里迢迢飞往法国卢浮宫,就能轻而易举接触到“美”的作品,人们认识梵高、莫奈等艺术大师很多时候也就是通过印有大师作品的一只杯子或是一张明信片。“艺术授权不仅是一门产业,也是一项艺术推广活动。它通过将艺术家作品授权至各种领域,把有限的作品进行无限的传递,使有限的资源获得了无限享用的可能。”

迪丽努尔·吐尔地说:“有一次我带着艾捷克给学生们上课,他们居然都不认识这个乐器,当时我就想,要让孩子们接触和了解木卡姆。”2013年12月,乌鲁木齐39小学“十二木卡姆乐团”成立。至今,乐团从最初的演奏组,增加了演唱组和舞蹈组,成员也从十几个孩子慢慢增加至50多人。孩子们在这里不仅会学习弹奏、演唱维吾尔族民歌和十二木卡姆片段,还会将汉族、锡伯族、哈萨克族和俄罗斯族的民歌用维吾尔族民乐弹奏并演唱。

河北省雕塑研究会副会长杜建奇则与到场听众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创作、策展经验。他强调,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是“作品第一”,“无论参加什么展,作品皆为第一位。画注入了情感,于是有了生命。我们可能会对自己采用的艺术表达方式疑惑过,甚至怀疑自己,担心它过时、担心不够前卫。其实,只要出发点、立场真诚,都能到达艺术的彼岸”。

蔡国强说,自己这两年越来越重视儿女情长,作品中暴烈雄性的东西变少了,花花草草、动物等更贴近自然本真的东西慢慢增多。8月8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个展“九级浪”开幕式上,他用“白日焰火”上演了一曲八分钟的挽歌。当时黄浦江上雾雨迷蒙,黑烟白烟随着爆响而在空中形成浓云瀑布;然后又有五彩缤纷的烟雾来表现花草、乌鸦,生长不息。现场观众有人震动不已,拿瓦格纳歌剧之壮丽作比;也有人嗤之以鼻,认为这种当代艺术太幼稚、太热闹。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