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图案传承者:望有生之年教出更多徒弟

更新时间:2021-10-03 09:02:05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圣烨

摘要:“我今年已经70多岁了,积累和创作了几千幅蒙古族民间图案作品,为避免这些技艺失传,我想将自己所掌握的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传承给后人。”3月4日,蒙古族图案传承者巧云对记者说。在巧云的家中,到处都是她自己创作的精美剪纸作品,以蒙古族元素居多。巧云从小心灵手巧,常模仿老人、民间艺人画各

“我今年已经70多岁了,积累和创作了几千幅蒙古族民间图案作品,为避免这些技艺失传,我想将自己所掌握的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传承给后人。”3月4日,蒙古族图案传承者巧云对记者说。

在巧云的家中,到处都是她自己创作的精美剪纸作品,以蒙古族元素居多。巧云从小心灵手巧,常模仿老人、民间艺人画各种图案,在六七岁时就小有名气了,常有人请她画蒙古靴图案或剪门窗装饰品。1996年退休后,她又拿起画笔和剪刀干起她一直热爱的蒙古族民间图案艺术。她的作品以其艺术功力扎实、风格鲜明、感染力强得到社会和艺术界的认可,多次受到国家、自治区、盟市的嘉奖,并被编入《中国专家人名辞典》、《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中华光彩人生》、《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等书籍,其作品被中国收藏家协会收藏并获金奖。许多作品被蒙古、日本、韩国等外国友人收藏。2007年,巧云更是获得了共和国杰出艺术家荣誉勋章并成为中国艺术年度人物。

在与宝贝计画、博物馆妈妈等教育机构联合举办的针对家庭参与的“《战马》亲子体验活动”中,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都感到非常新鲜和好奇。他们在中方木偶导演刘晓邑带领下热身,并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各种戏剧体验,尝试小纸偶的操控,感受《战马》的灵魂秘密。在针对小学生进行的“战马艺术教育课”上,来自灯市口小学戏剧社、北师大实验小学戏剧社的同学们,通过阅读舞台剧《战马》中文版的故事梗概,提前了解部分剧情,并分组在体验课现场完成表演任务。在专业戏剧教师的艺术指导下,不仅能在体验课完成一个个经典调度,还能激发孩子的内心故事。

新技术、新方式,正在为展览带来新变革。早在几年前,敦煌研究院的数字展示中心就推出了球幕影片《梦幻佛宫》,栩栩如生地展现了洞窟、佛像、壁画等影像,让观众远观莫高窟全貌,近看“飞天”的每一个褶皱,仿佛进行了一场敦煌莫高窟经典洞窟漫游。如今,越来越多的展览利用高科技,创新展陈方式,弥补观众不能到现场参观的遗憾。今年7月,“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及洞窟复原影像展”“僧侣与艺术家”在北京展出。137幅流失海外的克孜尔石窟壁画以高清图片形式复原,这在国内是首次大规模集中呈现,同时展场内还借助VR技术让观众能体验4个洞窟。由甘肃省博物馆及敦煌研究院等7家博物馆联手,经过3年策划的“丝路敦煌 幸福生存”大展,在上海中心大厦的2000多平方米展厅内展出。3个模拟洞窟、裸眼3D的高科技体验,成为展览的看点。9月,由国家大剧院、北京市海淀区委宣传部、魏公村舞蹈产业联盟联合主办的“为生命而舞——首届中国舞蹈艺术大展”在国家大剧院开幕。作为集展示、参与、互动体验于一体的多媒体沉浸式舞蹈艺术展,展览以数字科技结合舞蹈文化的创新艺术形式,打造互动的艺术空间,为观众全景式展现舞蹈艺术的魅力。

我十分理解动物保护主义者泛爱众而亲非人的诉求,但点翠首饰和新做点翠首饰应该分别来对待。法不溯及既往,在翠鸟进入保护动物名单之前制作的所有点翠首饰,并不具有法律上的不可流通性。虽然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但传统的牙雕仍然是艺术品拍卖中的宠儿,点翠头面同理。后来有文章科普,点翠所使用的翠鸟毛并不来自国家保护动物,而是拔自普通翠鸟,那么连新做点翠首饰也没有什么违法性了——当然这一判断要存疑,因为多识草木鸟兽虫鱼之名一直只是我的追求而非现实状态,说这话的作者也没给论点附上严谨或权威的论据。至于点翠要活体取毛,八十只翠鸟才能换一副头面真是手段特别残忍云云——手段特别残忍只是杀

从马鞍、蒙古靴、蒙古帽等生活用品图案,到后来的铁艺、木艺、瓷器等工艺品图案设计,都见证了她的灵感和才华。“学习这些技艺不是三五年能成的事情,需要长期学习实践。我希望有生之年教出更多的徒弟,让他们将蒙古族民间图案设计和剪纸艺术一代一代传承和发扬下去。”巧云告诉记者,她希望有更多成年人甚至残疾人前来学习,这样也可以掌握一种技能方便就业。(记者 杨永刚)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