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作家舒芜18日辞世 生前曾向国学热猛烈开火

更新时间:2021-10-03 10:11:27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尚博

摘要:老作家舒芜先生18日11点在北京复兴医院因病辞世,享年87岁。舒芜是安徽桐城人,本名方管,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西文联研究部部长,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等。著有杂文集《挂剑集》、专著《周作人概观》等。1955年,舒芜在胡风事件中主动“反戈一击”成为其最大的历史尴尬。他曾表示,对于胡风所受

老作家舒芜先生18日11点在北京复兴医院因病辞世,享年87岁。舒芜是安徽桐城人,本名方管,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广西文联研究部部长,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等。著有杂文集《挂剑集》、专著《周作人概观》等。1955年,舒芜在胡风事件中主动“反戈一击”成为其最大的历史尴尬。他曾表示,对于胡风所受苦难,“有我应负的一份沉重的责任”。 对于近几年掀起的国学热,舒芜曾撰文《“国学”质疑》,向国学热猛烈开火。

在董子文化园,记者看到,董圣殿已经建成,董仲舒的塑像位于大殿正中,大殿的墙上挂有记载董仲舒生平、学说等的展板。据广川董子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孙海峰介绍,董子文化园占地面积16.7万平方米,以“汉景·儒韵”为主题,总体布局借鉴美国罗斯福公园设计理念,分叙事和纪念两条主线,展现董仲舒生平及其思想成就。建设内容包括董故园、天策园、春秋繁露园、天人合一广场、董圣殿五个部分。

舒芜说他看不惯一些人在电视上大言不惭地谈“国学”,“有的一张口就错误百出。”他指出:“有些所谓‘国学大师’,我是看着他们混过来的,根本就不是做学问的人,坑蒙拐骗,说起谎来脸都不红。”他认为,“所谓‘国学’,实质上是清朝末年、一直到‘五四’以来,有些保守的人抵制西方‘科学’与‘民主’文化的一种借口,是一个保守、笼统、含糊而且顽固透顶的口号,于是就提出一个含糊其辞的概念:‘国学’。”他又说,“现在居然搞出一大堆所谓的‘国学名人’,真是荒谬”。

一座本已沉寂2000多年的古墓何以引来公众如此的关注?在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看来,海昏侯墓展览的火爆可以称为“海昏侯墓现象”。高蒙河表示,海昏侯墓是专业考古的一次重大发现,也是将考古专业转换为文化传播的一个成功案例,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此外,它也是一种社会性的现象,通过大众传媒、自媒体等多种传播手段,考古发现走出了“象牙塔”,使高雅文化更“接地气”。“这说明考古工作者在发现成果的社会转换上有了一种主动意识,有了一种及时把研究成果与全民共享的社会文化责任意识,也说明全社会越来越关注重大考古发现。”

之所以对“国学”这种说法比较反感,舒芜说自有他的道理。“因为,所谓‘国学’,并不是传统文化的概念。如果‘国学’指的是传统文化,那么中国的传统文化都应该是‘国学’,墨子是不是‘国学’啊?还有诸子百家,好像又不包括在内。”舒芜强调说,“我是最反对一些人提出所谓‘尊孔读经’这些东西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明白中国历史上究竟发生过什么,尤其是近现代思想史、文化史、文学史,”他认为,“搞噱头、吸引眼球,也不能这么个搞法,不能开历史的玩笑。”

这三部作品各自独立,但主题是一致的,是对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化人的揭露:在经济大潮的影响下,文化人也被卷进这股浪潮中。为了一己的私利,文化人粉墨登场,上演了一幕幕丑剧。读完,让人觉得可笑之余,又觉得可怜、可叹,更给人留下深深的思索: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场面的发生?这部小说在艺术上的最鲜明特点就是反讽手法的运用。反讽,顾名思义,就是说反话。作者娴熟的反讽技巧,使这部小说显得生动有趣,俏皮幽默,人物形象更是呼之欲出。我们从作家反讽的语言叙述中,在作者难以掩饰的困惑和激愤中,感到了鲜明而强烈的批判精神。

对现在要求小孩子背诵四书五经,舒芜说:“简直莫名其妙。”“有什么效果啊?我们小时候就靠背四书五经背出来的,顶多养成一点看文言文的习惯。”以他的经验,真正能够看文言文,是从文言小说看出来的。 本报记者 蔡 震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