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生》将登国话剧场 被评不亚于《赵氏孤儿》

更新时间:2021-10-03 10:33:54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嘉珂

摘要:历史剧已多年不是话剧舞台的主流,原因是呈现的视角和方式极其难以把握。12月25日,国家话剧院的年度收官之作《伏生》将在国话剧场登台。前天,该剧进行了三场重头戏的连排,其中“焚书”与“坑儒”两场戏呈现出的矛盾与震撼效果不亚于古今闻名的大悲剧《赵氏孤儿》。作为话剧金牌编剧孟冰雪藏十年

历史剧已多年不是话剧舞台的主流,原因是呈现的视角和方式极其难以把握。12月25日,国家话剧院的年度收官之作《伏生》将在国话剧场登台。前天,该剧进行了三场重头戏的连排,其中“焚书”与“坑儒”两场戏呈现出的矛盾与震撼效果不亚于古今闻名的大悲剧《赵氏孤儿》。

作为话剧金牌编剧孟冰雪藏十年的作品,《伏生》讲述了秦始皇下令“焚书坑儒”之后,通晓儒学的伏生传奇般地将儒家大成之作《尚书》以记忆的方式保存了下来,用个体生命扛起文化坚守的故事。但当这种坚守看似终得圆满时,伏生又受到来自家庭和世俗的诋毁,经历了震彻心灵的拷问。

就像歌中所唱的,面对经济不景气,日本人找工作很少追求“理想”,传统家庭伦理成为工作的一大精神支柱。我寄宿家庭的丰原先生就说:“不管做什么样的工作,只要能保护好家庭,累了有个可以回的家,就是最大的成就。”日本人对国家保持信心的动力源于文化自信在京都市最负盛名的古装外景地、观光地——太秦电影村,曾在无数电影中出现的“中村座”剧场里,圆脸的相声演员搓着手,一次次对台下并未满座的观众说着:“如今经济可不太景气,列位贵客还能来此地观赏,在下感谢之至、感谢之至……”

在侯岩松和涂松岩两位极有舞台功力的男演员的演绎下,伏生与博弈一生的李斯之间的错综纠葛、与深爱的妻女家室之间的浓情大爱都满宫满调,张力十足。在全剧的高潮,伏生向对峙一生的李斯解释自己求生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尚书》免受焚烧之灾时,饰演伏生的侯岩松更是背出了很长的一段《尚书》,背后付出的艰辛可见一斑。而且吉剧演员出身的侯岩松还用上了抢背等高难的戏曲身段,更增强了一种人在非常态时的情感表达力度。

导演王晓鹰表示,“《伏生》虽然是历史题材,但传递的是一种文化态度,文化其实与生命有关,文化要留存需要人的认识并去保护。剧中的伏生把书与生命融为一体时甚至将自己放在了无法解脱的困境中,作为一个文化人和一个父亲,他该如何去做,最后他选择了像蚂蚁一样卑微地活着,这个时候,文化的保护成了一个背景,困境中的人格力量显现了出来。”(记者 郭佳)

关于伯牙的姓名,明代以前本无争议。明代中后期以来误传为姓“俞”,缘于当时说书话本中“话说周朝春秋时,有一名公,姓俞,名瑞,字伯牙”。后来冯梦龙编辑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也如此说,导致“俞伯牙”广为流传,甚至还有余氏族谱说伯牙姓“余”。“其实冯梦龙编辑的人物,是小说杜撰的产物。”文史专家、原汉阳区地方志办公室副调研员陈国辉介绍,对伯牙姓氏的版本,进行了多次考证研究,参考东汉著名注释家高诱的《吕氏春秋》,“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明确指出“伯姓,牙名,或作雅;钟氏,期名,子皆通称。悉楚人也”。高诱的注释对后世影响较大,在后来的文献中对钟子期多用全名,而对伯牙姓名则无人更改。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