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昆德拉成了“媚俗”?台湾地区形成“昆腔”

更新时间:2021-10-03 10:35:42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昕宇

摘要:梁文道现身书展谈昆德拉。昨天现身书展的梁文道在谈及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哀叹,现在昆德拉在某些人眼中俨然已从“黄金名单”进入了“黑名单”,“因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已经成了一本销量突破百万册的畅销书,所以人们一提到昆德拉就是贬低的意思,认为那是一种媚俗。”谁料,

梁文道现身书展谈昆德拉。

昨天现身书展的梁文道在谈及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哀叹,现在昆德拉在某些人眼中俨然已从“黄金名单”进入了“黑名单”,“因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已经成了一本销量突破百万册的畅销书,所以人们一提到昆德拉就是贬低的意思,认为那是一种媚俗。”

谁料,梁文道话音刚落,便遭到了坐在一旁的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翻译家许钧的反对,他正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译者。“我不同意从‘黄金名单’到‘黑名单’之说,相反,昆德拉在这个国家已经从畅销书作家进入了经典作家之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也成了不朽的书。”

耐人寻味的是,许钧也不是一开始就看好昆德拉的。许钧昨天坦言,2002年资深编辑赵武平请他重译《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当时他很反感,因为自己有标准在先——二流作家的作品不译,太有名的译者翻译过的作品不重译。当时许钧推崇的是像普鲁斯特这样的作家。

回想起当初的情形,董秀玉说,金庸先生后来提出那么高的条件,可能还是受到了某些人的误导。北京三联最开始做金庸作品时,内地出版的人还没有现金流的概念。自己答应金庸提出的15%的版税,实际上负担已经不轻,因为一半的利润已经被作者拿走了。“但是,金庸作品对于三联的现金流确实带来了很大的好处,所以我还是很感谢他。”

但是现在,许钧完全改变了对昆德拉的看法。他昨天说,昆德拉的作品内涵极其丰富,他喜欢表现轻与重、厚与薄、存在与非存在等两个极端当中的人生变化,从而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那个“度”。而对于昨天在上海书展首发的昆德拉最新作品《相遇》,许钧认为,这是昆德拉在“借景抒情”,在回头审视自己的作品。

昨天《相遇》的译者,也是过去9部台湾繁体中文版昆德拉作品的译者尉迟秀也来到了书展现场。他透露,昆德拉在台湾地区曾大受欢迎,以至于形成了一种“昆腔”,读者一度对那种夹叙夹议的小说叙事方式欲罢不能。但近年也出现了一些针对昆德拉的不同声音,比如有人认为要讲故事就好好讲故事,要议论就好好议论。

而另一方面,2001年至今,陈逸飞、吴冠中等一批中国著名书画家先后辞世,这批书画家的作品被看作宝贵的“中国文化遗产”,但如何真正保护它们,用什么方式、什么途径,这些课题曾一度让专家们争论不休。意外的是,当《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第二批)》出台后,来自网络上下的争议把这则“标准”推至艺术界的风口浪尖。有专家直言,这纸约束本是有着与时俱进的考量,却有着明显的操作漏洞。诸如“代表作”、“原则上”这些词在现实中要怎么界定?又如它的一“禁”了之会不会过于严苛?

记者 郦亮 实习生 李阳培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