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流失国宝第一人”:坚信鼠兔首必将回中国

更新时间:2021-10-03 13:26:45 所属栏目:文物资讯 作者:尚啸

摘要:昨天早上,得知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拍卖成交的消息后,84岁的林树中老人告诉记者,自己有点遗憾但并不失望,“虽然过程有一些曲折,但我坚信这两件文物在未来必将回归祖国。”有着“调查研究海外流失国宝第一人”之称的林树中老先生,从1985年起,在国外各大博物馆搜寻中国流失文物,并

昨天早上,得知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拍卖成交的消息后,84岁的林树中老人告诉记者,自己有点遗憾但并不失望,“虽然过程有一些曲折,但我坚信这两件文物在未来必将回归祖国。”

有着“调查研究海外流失国宝第一人”之称的林树中老先生,从1985年起,在国外各大博物馆搜寻中国流失文物,并分类整理出版,以唤起更多海内外人士关注中国流失文物的命运。

记者(以下简称记):作为中国首个调查研究海外流失国宝的专家,您听到圆明园兽首拍卖成交的消息时,有何感想?

林树中(以下简称林):遗憾有一点,但并不失望。对于流失海外的文物,国人一直怀着盼其回归的强烈感情。特别是这两件圆明园兽首,虽然艺术价值并非登峰造极,但作为历史重大事件的见证,其象征意义和重要性是无可比拟的。有人说,圆明园兽首外流是一种国耻,在国外拍卖更是“双重国耻”。作为一个中国人,当然会对民族瑰宝怀有感情,这种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时候,我们应该冷静地审视这个问题。文物回归,还是要通过外交和法律等途径来争取。虽然过程有一些曲折,但我坚信这两件文物在未来必将回归祖国。

记:是什么促使您投身于流失文物的调查研究工作?

林:1985年,美国密歇根大学邀我去当客座教授,上课之余,我喜欢到美国各大博物馆参观。有一天,我在纳尔逊博物馆看到了北魏时期的《文昭皇太后礼佛图》,还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孝文帝礼佛图》,这是北魏两幅有历史代表性的巨型浮雕。《文昭皇太后礼佛图》也是近一百多年来国耻的见证。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古董商普爱伦在洛阳龙门石窟看到了这两块浮雕,他拍了照片向北京古董商岳彬点名要收购这两件东西。岳彬召集当地的土匪把两块浮雕一块块凿下来,装成几麻袋的碎块运到北京,然后再拼装起来卖到美国。作为一名中国美术史学者,看到我们的国宝支离破碎的样子真的十分心痛,那种感觉刻骨铭心。从那时起,我便下定决心,要把流失到海外的中国文物调查清楚,为以后追讨国宝提供依据。

记:去国外调查流失文物,这项工作一定有外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林:旅居美国的那一年,我几乎跑遍了美国各大博物馆,对中国流失文物进行了资料收集,并做了大量的笔记。回国时,我带了3大箱书,还有几千张照片和幻灯片。因为行李超重,我扔掉了皮大衣、皮靴等随身用品,才将这些珍贵的档案资料带回国。后来,我又先后到日本、朝鲜等国考察。2002年在欧洲考察期间,我突然犯了心脏病,后来一段时间只能坐着轮椅到博物馆里四处参观。

在美国、日本那段时间,都是我自费调查的,搞资料、拍幻灯片用的是讲学的钱。2002年组团到欧洲考察时,湖南一家出版社赞助了5万元人民币。我个人从1985年在美国调查开始到后来出版《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差不多花了10万美元。

也有人也问我,这么多年挣的钱都用来搜寻海外国宝,自己节俭度日,住在单位职工公寓里,吃着粗茶淡饭。图什么呢?我什么也不图,这是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记:根据您多年来的调查研究,目前流失在海外的中国文物是一个怎样的规模?

林:据不完全统计,欧美各大博物馆有据可查的中国文物多达1000万件,而散落在民间、由私人收藏的数量更加庞大,大概有2000多件。按种类划分,外流文物中仅瓷器一项就多达上千万件,而我调查到流失海外的绘画精品就有2.3万件。世界美术界公认的绘画珍品——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现藏于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他的另一件杰作《洛神赋图》的隋代绘本藏于美国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故宫所藏的已经是宋代摹本。此外,还有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宋徽宗的《五色鹦鹉图》,难以尽数的中国古代绘画杰作,都飘零在异国的展厅中,这的确是个令人心痛的事实。

记:您从事调查工作的过程中,国外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对此持什么态度?

来北京故宫不只是看建筑单霁翔:北京故宫是一个文化资源复合型的地点,它的文化职能特别多——既是世界文化遗产地,又是世界著名旅游目的地,还是博物馆,因为有着多重的属性,来北京故宫不只是看建筑。台北故宫不只是“酸菜白肉锅”冯明珠:有一种说法是到台北故宫游览就是看“酸菜白肉锅”。实际上,无论是哪个博物馆不仅是看建筑、看文物,也应该追求一种文化教育的内涵。比如我们会跟学校联系,甚至介入他们教案的设计,把博物馆的资源编进去。

林:一般来说,国外博物馆的人还是比较友好。在美国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东方部的负责人得知来意后,热情邀请我到平时不对外开放的仓库去看,在其他国家,也有不少博物馆工作人员积极给我提供便利。

当然,也碰到过观点有严重分歧的人。在哈佛大学博物馆里,我看到1923年由兰登·华尔纳从敦煌莫高窟盗走的唐代壁画。他们当时有一种论调,认为中国有敦煌这么好的地方,有无数珍贵文物,却不知道爱惜保护,这些文物放到他们这里反而是一种幸运。这种论调让我很不舒服。

记:调查之余,您还出著作、开专栏,是为了让更多人关注流失海外的文物?

林:是的。和文物流失的痛心相比,更让我内心受到强烈冲击的是,很多现代西方人甚至一些博物馆的专业人士,对掠夺中国文物的这段历史并不了解。

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这些藏有大量中国流失文物的博物馆中,有关中国珍品的陈列介绍,只有年代、名称和出土地,对其来源讳莫如深。在巴黎吉美博物馆,我看到上世纪初法国汉学家伯希和从敦煌石窟盗走的大量壁画和绢画,但陈列馆里年轻的工作人员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1998年前后,我陆续整理出版了《海外藏中国名画》,共8卷,汇集了世界各地的中国古代艺术珍品2000多件,作品上自原始时代,下迄明清。近几年又整理出版了《海外藏中国雕塑》,共有1200多幅。现在正着手编辑《海外藏中国书法》,计划收录书法珍品1200多件。引起各界关注,美国和英国几大博物馆还收藏了我的《海外藏中国名画》系列。

我今年84岁,我想在有生之年寻访更多流失国宝,让更多国人对它们的去向有据可查,让更多外国人知道,中国文物外流的这段历史,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清晰、脉络分明。

记:最近,中美就限制出口中国文物达成双边协议,规定美国政府将限制中国一些文化遗产和考古原料进口到美国。您对此有何看法?

林:通过这种法律途径有利于文物保护。流失海外文物的追讨,同样也需要用外交和法律的途径来解决,这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需要人们冷静地对待。国宝的流失和索还,不是中国一个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我们要联合被掠夺文物的国家,共同形成一种力量,借助国际法庭和国际公约,共同推动国宝的回归。

(作者:王海妮 朱凯)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