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五四:一切皆可老去,唯青年精神永新

更新时间:2021-10-03 14:40:46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鸿煊

摘要:一切皆可老去,唯青年精神永新郭之纯中国虽然正在快速迈向大国、强国行列,同时却面临着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比如我们整体的创新能力仍嫌不足,比如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有滑坡之虞,比如充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仍有一些必须承受的“磨合”之痛……要解决这些困难,都必须充分仰赖“精神”的力量。而精神焕

一切皆可老去,唯青年精神永新

郭之纯

中国虽然正在快速迈向大国、强国行列,同时却面临着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比如我们整体的创新能力仍嫌不足,比如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有滑坡之虞,比如充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仍有一些必须承受的“磨合”之痛……要解决这些困难,都必须充分仰赖 “精神”的力量。而精神焕发之要,或正在“青年”。

春末夏初,“五四”又至。1919-2009,这是“五四运动”90周年的纪念日。90年,足以令许多事物老去的一个漫长时段,然而从人们一直以来的鲜活记忆和热烈追捧可以知道,“五四”及其蕴涵的种种却是个例外。作为一场启蒙运动的开始,以及作为一种精神的载体,近90年来“五四”一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符号和标签,“五四精神”是一个不老的传奇。

“五四精神”之所以能够不老,乃因其生发于“青年”,而“青年”们的理想和力量等永远不老。永远不老之青年精神,或可简略归总为这样一些可贵的质素:家国天下,志存高远,勇于担当,不辞辛劳,不甘于老迈,不屑于世故,不迷信于传统,不屈服于权威……等等。在此意义上,“五四精神”其实只是“青年精神”在特殊际遇下的一次爆发,在每一个时代,其中蕴涵的活力质素都存在于青年们的身上———区别是,这种活力有时张扬外显,有时却隐匿蛰伏。当然,此处所指“青年”,并非单指生理意义上的年少,而更着重于精神层面的年轻。

中新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一日电 (记者 杜燕)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二十一日在京落下帷幕,签署文艺演出、出版物交易、设计创意、动漫与网络游戏研发制作、文化旅游等合作意向、协议二百九十二个,总金额四十六点八亿美元。北京市副市长、文博会组委会副主席蔡赴朝在闭幕致辞中表示, 本届文博会以“文化创意与服务贸易”主题,举办的近百场活动共有三十一万海内外各界人士参与,单展览展示吸引二十三万观众,专业人士、年轻人和知识层次高的观众比往届有较大幅度增长。

福州马尾区领导以及主承办相关单位领导为第六届船政文化网络知识竞赛获奖选手代表颁奖。现场还进行了文艺演出及船政文化知识有奖问答等活动。主办方表示,该知识竞赛活动不仅得到福州马尾区和福州市网民的热情参与,还吸引了国内外船政文化爱好者广泛关注,来自北京、天津、河北、河南、上海、重庆、江西、贵州等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网民甚至是海外侨胞也积极参与其中。

重新翻看“五四”时期的先贤们那些慷慨激昂的文字,仿佛只是昨天,甚或仍在今日。从那些文字,似乎可以闻听到他们激昂的演讲,慷慨的音容宛在身侧:“夫生存竞争,势所不免,一息尚存,即无守退安隐之余地”;“特长谓何?曰,意志顽狠,善斗不屈也,曰,体魄强健,力抗自然也;曰,信赖本能,不依他为活也;曰,顺性率真,不饰伪自文也。”“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从这些激扬的文字,迄今仍能令人感到震撼,其余音由历史的深处而萦绕至今,似能聆听到来自于现实甚至未来的强烈回响。

“青年精神”之于90年前的爆发,是由于彼时老迈的中国、世故的文化遭遇了重重的外患和内忧。于前者,当时中国已经连续几十年遭遇列强的掠夺欺凌;于后者,当时的人们发现,“中国传统文化资源不足以应付人类社会现代化潮流的挑战”,而且“中国大文化系统中缺少西方理性文化与逻辑文化”。所以,“五四运动”及其所代表的新文化运动,堪称弱者决意自强的号角,是活力爆发的引信,是对昏沉中的国人精神之当头棒喝,同时也是文化自新的开始和标志———总之,其现实意义与针对性,是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的。

时过境迁,中国已不复昔日之孱弱,然而,继续激发和弘扬“青年精神”,为“青年精神”发挥出更多活力创造良好的环境,仍然是很有必要的。可以说,中国虽然正在快速迈向大国、强国行列,同时却面临着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比如我们整体的创新能力仍嫌不足,比如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有滑坡之虞,比如充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仍有一些必须承受的“磨合”之痛……要解决这些困难,都必须充分仰赖 “精神”的力量。而精神焕发之要,或正在“青年”。

这应是当下审视和纪念“五四精神”最为重要的一个视角。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