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将会消亡吗?经营模式势必会发生变化

更新时间:2021-09-14 17:04:20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辰富

摘要:出版社将会消亡吗?■李景端●随着多媒体、互联网和数字化的飞速发展,人们阅读的习惯也在改变,数字阅读与数字出版,正在越来越猛烈地闯进人们的生活。●像这种甩开出版社、自行出版发行的作家,绝不仅孔拉斯一人。●要想完全甩开出版社,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出版发行有个流程,需要资金和人力的投入,

出版社将会消亡吗?

■李景端

●随着多媒体、互联网和数字化的飞速发展,人们阅读的习惯也在改变,数字阅读与数字出版,正在越来越猛烈地闯进人们的生活。

●像这种甩开出版社、自行出版发行的作家,绝不仅孔拉斯一人。

●要想完全甩开出版社,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出版发行有个流程,需要资金和人力的投入,而且作者的知名度、书的内容、宣传的力度等等,都影响着自行出版发行的成功几率。

●在我国,除了上述因素制约以外,还有个面对出版管理的问题。

李景端:《译林》杂志创办人,曾任译林出版社首任社长兼总编辑。提出这样的问题,乍看似乎难免危言耸听,但仔细想想,作为传播文化的出版行为,与作为传播文化一种模式的出版社,显然不是一回事。前者自然不会消亡,但是,依靠出版社来传播文化这种传统模式,它会不会消亡,又会怎样变化,这些就值得认真加以探讨。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传播文化的手段也随之不断发展。从竹帛刻书、木板印刷、铅字排印,到电脑排字,传播文化的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传播文化的模式至今变化不大。长期以来,把个体掌握的文化信息,扩散为公众共享的文化资源,都沿用作者委托出版社出版发行这种模式。尽管作者与出版社之间合作的方式,也经历过变革与发展,但作者必须依赖出版社才能出书这一格局,一直没有变化。

随着多媒体、互联网和数字化的飞速发展,人们阅读的习惯也在改变,数字阅读与数字出版,正在越来越猛烈地闯进人们的生活。面对这种难以阻挡的趋势,由出版社垄断图书出版这种传播文化的模式,真的不会受到威胁和冲击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先看看美国现成的事实。美国当今颇有影响的犯罪小说家孔拉斯,他过去写的小说,都是按传统做法交给海皮伦(Hyperion)出版社出版。去年起,他把新作自己在网上出版,并通过亚马逊网上公司、苹果电脑所属的iBooks以及其它网上公司,自己销售自己的新书。不仅如此,他还把他以前的旧作,如《酸威士忌酒》、《血传统红玛丽》等,向出版社收回版权,然后也利用网络渠道自己发行。对这样已有一定知名度的作家,网上本来就有许多粉丝,他又来网上卖书,更吸引了一大批新老读者。结果书比出版社卖得更快,收益也更大。以前交给出版社出版,只能从出版社得到按销售码洋6-18%的版税,而现在自己出版发行,毛利可获得码洋的70%。孔拉斯已表示:“我相信自己将来再也不会通过传统方式出版自己的著作了。”

像这种甩开出版社、自行出版发行的作家,绝不仅孔拉斯一人。

美国当红科幻小说家贝厄尔和斯蒂芬逊合作创作的历史小说《蒙古利亚特》(Mongoliard),借鉴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的风格,叙述成吉思汗征战的故事。该书就是采用写一章就先在网上发表一章做宣传,然后再成书在网上自己出版发行,根本不需要出版社插手。

要想完全甩开出版社,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出版发行有个流程,需要资金和人力的投入,而且作者的知名度、书的内容、宣传的力度等等,都影响着自行出版发行的成功几率。

在我国,除了上述因素制约以外,还有个面对出版管理的问题。诸如网上出版是否开放,要不要书号,网上图书内容及质量如何监管,买卖结算和纳税如何保障等等,这些问题都还很遥远。

所以看来,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我国的出版社还不会消亡,但其经营模式势必会发生变化。至于从出版发展的前景和趋势来看,出版社何时会被取代,其消亡的利弊如何,这些只有等待历史来回答了。

乌兹别克斯坦十分重视保护和传承与丝绸之路相关的历史遗迹和文化传统。图为手工艺人正在绘制丝绸之路题材的微缩画。本报记者 黄文帝摄本报北京6月23日电 综合本报记者报道:继前一天“大运河”和“丝绸之路”正式成为世界遗产后,6月23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的第三十八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也申遗成功。

北京晨报:我们一边赞美龙,盼望龙年到来,一边又认为龙年不吉,这是为什么呢?高巍:因为传统龙的造型有点凶,比如大家对本轮“龙年”邮票设计议论纷纷,因为它采用了传统造型,看上去“张牙舞爪”,和过年的喜庆氛围不协调。其实这是个误会,龙的威猛并不是针对我们的,而是用来对付邪魔外祟的,不凶一点,怎么护佑大家的平安呢?怎么能震慑对手呢?古人将各种想象出来的神力集中在它身上,就是希望用它来战胜我们战胜不了的困难,这样才能为我们提供精神支撑,只是现代人已经很难体会到这层含义了。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