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第折子戏”音乐会落幕 听众称整体质量好

更新时间:2021-09-14 17:10:37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煜倩

摘要:8月23日,连续两天的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折子戏音乐会落下帷幕。从《安魂曲》到《麦克白》《弄臣》《西西里晚祷》《法斯塔夫》,3个多小时的演出不仅带领观众领略了威尔第为歌剧而生的历程,那举重若轻的唱段也令人一窥这位伟大作曲家的厚重与辉煌。集结了国内国际一线明星阵容的演出随即成为

8月23日,连续两天的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折子戏音乐会落下帷幕。从《安魂曲》到《麦克白》《弄臣》《西西里晚祷》《法斯塔夫》,3个多小时的演出不仅带领观众领略了威尔第为歌剧而生的历程,那举重若轻的唱段也令人一窥这位伟大作曲家的厚重与辉煌。集结了国内国际一线明星阵容的演出随即成为了微博上的话题。参与者之一、著名男低音田浩江感叹:“参加威尔第纪念音乐会的感动持续令我思索——中国会出一个威尔第吗?世界会吗?”一位乐迷则感叹“这次音乐会的舞美和服装特别梦幻。最精彩的是《阿依达》三首曲子”。对于演员张国立担任本场演出旁白,虽有听众挑剔为“无法融入威尔第的音乐世界”,但对演出的整体质量表示“非常棒”。

□现场还原

有串有唱明星荟萃

音乐会选取了威尔第10部经典作品中的24个唱段,华人歌唱家杨光、魏松、迪里拜尔、袁晨野、和慧、戴玉强、孙秀苇、么红、田浩江、莫华伦与首次亮相京城的世界级歌剧明星罗贝托·斯坎迪乌齐、伊丽莎白·马托斯和佛朗哥·瓦萨洛,携手“放歌”国家大剧院。整场演出所有的片段在串场人张国立的讲述中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演出开始,演员张国立以剧中人的身份,一身黑色的西服上场,“1901年1月30日,伟大的歌剧作曲家朱塞佩·威尔第,离世。他离开的与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孤独,一样简单,但是属于他的旋律和语言,阐述过欢乐、泪水和那些属于全人类的共通情感却直达人心,跨越时空。”

随后音乐会以威尔第《安魂曲》中的“审判日”率先登场,意大利男低音歌唱家斯坎迪乌齐的低沉淳厚与中国次女高音杨光的饱满清澈,为观众开启了一扇威尔第声乐世界的大门。指挥吕嘉率领的大剧院合唱团、管弦乐团绘声绘色地描述了犹如世界末日般的审判场景。

之后,有着“中国三高”美誉的魏松、戴玉强和莫华伦分别奉献了《麦克白》《游吟诗人》《阿依达》中的著名唱段。三位歌唱家将威尔第作品中对命运、神明、灵魂的思考表达得淋漓尽致。著名花腔女高音迪里拜尔在《弄臣》片段中与男中音袁晨野搭档,她极其成功地诠释了一位正在爱情甜蜜的少女吉尔达。而孙秀苇和么红两位实力女高音则分别以娴熟的演唱技巧奉献了《命运之力》《茶花女》中的咏叹调。

常年在国际舞台上演唱威尔第歌剧的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在本场音乐会中为观众分饰《游吟诗人》和《阿依达》中的莱奥诺拉、阿依达两个不同角色。穿上戏装的她,被乐迷誉为“你听到的她就是角色本身。毫不夸张地说,她确实是一位灵魂女高音”。此外,音乐会中唯一一位华人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当他唱响歌剧《唐·卡洛》中“她不曾爱过我”的咏叹调时,富有磁性的低音令人深深陶醉。

□演职员说

边说边听合情合理

《一亿颗瓜子》引发的争议为什么获金棕榈?大规模生产出震撼由于此次的投票都采用了实名制,昨晚记者分别联系上持有不同观点的两位评委。其中,批评家付晓东将艾未未的这件作品定义为2010年所有人都绕不过去的一个艺术界的标志性事件,包括这件作品曾在全世界最顶级的美术馆展出,而艾未未本人也可算是中国顶级成功艺术家的代表。付晓东称,艾未未的这件作品中有很多可以解读的东西,“他用日常的‘小吃’、用纯手工制作,如此大的规模产生了不一样的含义,也产生了震撼的效果。”

据本次音乐会的策划、指挥吕嘉介绍,之所以用“折子戏”这样一种方式纪念威尔第诞辰200周年,是因为能够比较全面地展示威尔第一生的创作状态。“在选择作品上,并不是按照每一部作品选择两到三首这样一个简单的选择方式来挑选作品,而是按照人物和戏的关系,以及威尔第的早期、中期、晚期这样一个创作的顺序做成了一个歌剧的浓缩版,让观众概括地了解威尔第,我们希望整台音乐会能够做到既有教育性又有观赏性。像开始的时候,随着张国立的讲解,观众开始欣赏威尔第的《安魂曲》,是非常有逻辑的一种贯穿。”

虽然这样一种形式在国外并不鲜见,每逢纪念歌剧作曲家比较重要的年份都有,但吕嘉认为:“国家大剧院这台演出和其他国家做的这种音乐会集锦的形式还不完全相同,因为并不是简单地将音乐串起来,而是根据内容,需要有服装、舞美的配合。这样的一台音乐会不亚于排一部歌剧,难度很大。”

参演的著名女高音和慧表示:“虽然我已经在国外唱了120多场《阿依达》了,但我真的非常享受这个角色带来的一切。今天能够在国内唱‘我的祖国’这首咏叹调更有另一番感觉,对于身为中国人的我有非常特别的意义。今年我也在世界很多地方参加了纪念威尔第的系列活动,但是我认为国家大剧院的折子戏音乐会带给我耳目一新的感觉。”

“中国三高”之一魏松介绍了他的唱段《麦克白》的“我的孩子们”的特点:“本来威尔第非常喜欢为男中音和女高音创作,不太写男高音,因为他认为早期的男高音都有点像普契尼似的那种抒情范儿,有点娘娘腔,但是这段作品之后,男高音就在他的音乐当中开始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且这段我也很喜欢,是那种非常悲伤的、情感非常丰富和细腻的音乐。”

□乐评人语

拓展曲目弥补片面

乐评人王纪宴认为,今年是威尔第诞辰200周年,威尔第的作品在中国演出过那么多,因此在这个时间举行纪念他的音乐会是在情理之中的。

谈到本场音乐会,他说:“我认为国家大剧院举办这次威尔第折子戏音乐会的思路很有意思。威尔第的作品很多,如果演一部或者是几部作品是无法了解他的音乐全貌的。因此国家大剧院将威尔第最重要的10部作品中的一些大的片段拿出来展示,无论是对于他的生平还是艺术成就,是一种最好的浓缩。并且这次不是单纯的演唱会,而是选用演歌剧的方法,有舞美、有道具。无论是对于威尔第迷还是想通过这样一台晚会了解威尔第的观众,都能得到不同的满足。”

中国有很多观众喜欢威尔第,但实际上,上演最多的也就是《茶花女》《弄臣》《阿依达》这么几部。王纪宴直言:“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于威尔第的了解还是片面的。这次大剧院则拓展了曲目,甚至有意避开了上半年大剧院演过的《假面舞会》《纳布科》中的片段,而给中国观众不熟悉的歌剧作品腾出了空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观赏机会,比如田浩江演唱的《唐·卡洛》中的片段。这样的歌剧作品可能近几年都没有机会在中国上演。我听威尔第的作品,感觉唱的就是我们每个人想说的,作品中有我们每个人。听他的作品最不费脑子,通俗易懂,坐在那里三四个小时也不会感觉累。”

(记者杨杨)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