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文忠避谈季羡林旧居失窃 “炮轰”《百家讲坛》

更新时间:2021-09-14 17:25:01 所属栏目:文化资讯 作者:皓宸

摘要: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昨到成都参加心灵抚慰活动,直陈《百家讲坛》在“垃圾时间”播出昨日下午,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入室弟子、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来到成都温江,为驻温江高校的500余名来自地震灾区的大学生做了一场心灵抚慰的公益活动。正值季羡林老先生旧居发生失窃事件,在其博客上公布事件的钱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昨到成都参加心灵抚慰活动,直陈《百家讲坛》在“垃圾时间”播出

昨日下午,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入室弟子、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来到成都温江,为驻温江高校的500余名来自地震灾区的大学生做了一场心灵抚慰的公益活动。正值季羡林老先生旧居发生失窃事件,在其博客上公布事件的钱文忠面对媒体三缄其口,“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博客上那些内容。”可面对灾区大学生们,钱文忠打开了话匣子连讲一个半小时,其间不乏抛出重量级观点:没有谁有资格去抚慰别人,央视《百家讲坛》本身非常不正常,是奇怪的现象,国学热需要警惕、独生子女是崭新“物种”……

避谈老师旧居被盗只摆国学热

昨日下午2时许,一袭黑色大衣的钱文忠抵达地处温江大学城的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临近讲学还有20多分钟,到场媒体抓住机会向钱文忠了解季羡林老先生北大旧居失窃一事,不想钱文忠连用三个“就博客上那些内容”来回避话题,拒绝透露更多详情。“我是在来四川的路上得到老爷子家发生盗窃的,就在博客上发表了一下,这是一起很恶性的盗窃案,公安部门正在调查。”钱文忠进一步解释:“季先生旧居被盗,其实与一农民家被盗窃性质是一样的,不好比较。”

在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历史名城占到了1/3。巴黎、伦敦、罗马、圣彼得堡、巴塞罗那等国际化大都市在享受现代文明的同时,也完整地保存着历史的风貌。而中国作为城市文明的摇篮却只有平遥和丽江两处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像西安、北京等赫赫有名的古城均因历史风貌在城市建设中遭到破坏而被淘汰,着实令人痛心。

此次讲学主题设置为国学,是成都天韵女子学堂邀请钱文忠到成都为灾区大学生做一场心灵抚慰,个性直爽的钱文忠在开始讲学前表达观点:“我不提倡‘国学’这个说法,现在的国学是大国学概念,不是过去学院派所指的国学,新国学是一种有文化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追求。”他也不认同心灵抚慰的说法,“我不是来做心灵抚慰的,我们没有任何资格去抚慰谁。我们都是凡人,改变不了过去,只能改变现在和未来。我只想告诉这些孩子,在地震中他们也许失去了亲人、老师,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陪着他们,一起聊聊天、一起交流,一起过接下来的生活。”钱文忠说:“希望今天就是一场最正常、普通的大学讲课。”

《河北学刊》 2013年第1期刊发的一组讨论重写学术史的文章也值得重视。该编辑部认为,“学术史一直都在不断地‘重写’ ,学术研究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发展着的现实存在,每一个时代都会产生打上那个特定时代印记的学术史,每一位有思想、有责任的学者都会专注于融入个人思考和学术见地的学术史。由此可以说,‘重写学术史’实则是一个常态化的学术现象。正因如此,其中的许多问题更值得深入研究和认真探讨……学术既是一个国家思想文化的根基与核心,同时又是国运昌盛与否的象征。由此看来,加强中国学术史研究其实是具有重要政治意义的事情。 ”

国学热需警惕“炮轰”《百家讲坛》

在一场身着汉服的女子学堂学员表演《东方神韵》之后,钱文忠教授题为《传统文化热的背后》的讲学开了场。“最近10年,传统文化热来势汹涌,媒体上随处可见长篇累牍的国学文章,书店书架上到处是打着国学旗号的书籍,社会上的各种讲座层出不穷。”钱文忠称,于丹不久前就很无奈地告诉他,其活动已经排到明年4月。

“国学应该是很冷僻的事,好多国学课堂外停满了奔驰、宝马,学费也超过了工商管理MBA,这股热潮需要警惕。”钱文忠将矛头指向自己曾上过的央视名牌栏目《百家讲坛》。“《百家讲坛》本身非常不正常,这是奇怪的现象。”他问台下的500多名大学生,先后共有300多人上过讲坛,有谁知道其中10个以上人的名字?台下无人回应。“实际上,还有过诺贝尔奖获得者上过讲坛,可没多少人记得。”钱文忠说,《百家讲坛》播出时间全在晚间11点、中午12时30分、清晨6时30分这些“垃圾时间”,“非常奇怪。”

过冷后才有过热传统文化需正视

钱文忠认为,有现在的传统文化热,是因为之前长达80年甚至更长时间里,传统文化过冷。“中日甲午海战之后,中国上下陷入不自信,传统文化自行崩塌,开始无情地抛弃、遗忘甚至践踏传统文化,1949年以后传统文化也走过一些弯路。”但近年来,大家发现不对了——国外用文化来挣国人的钱。名牌、好莱坞大片、动漫和留学产业等不一而足,钱文忠举例说,英国GDP中有百分之十几都来自留学产业,而留学产业中的80%就来自中国,“这些说白了都是人家的文化,可我们现在心甘情愿捧钱送给人家,还觉得有面子。”

“我们的快乐幸福指数不高,觉得茫然,是因为发现‘我们都是没有根的人’,文化上哪儿去了?”钱文忠再次互动,让大学生找出身上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好多同学搜遍全身,除个别人有传统图腾式的挂坠,别无他物。“我是抱着极其悲观的心态去弘扬中国传统文化。”钱文忠表达了心中的隐忧,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只是用文化去挣钱的方式是错误的,“少林寺被上市就是极度荒唐!”

接着,他抛出新观点:“中国有1亿4千万独生子女,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在短时间内集中出现在一个国家一种文化里,完全是地球上出现的一个‘崭新物种’。教育面临巨大的问题,因为没有独生子女教育经验,家庭和社会都难以承担教育责任。”台下听讲的大学生多为独生子女,钱文忠由此提出希望:“你们应该比别人想得深,想得快,这才是当代的大学生。”

华西都市报记者 蔡宇 摄影报道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