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边淳一生前以爱情小说出名 一生毁誉参半

更新时间:2021-09-15 09:47:00 所属栏目:作品动态 作者:昌震

摘要: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去世生前以爱情小说出名一生毁誉相伴2014年4月30日晚11时42分,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因前列腺癌在东京的自家住宅内去世,享年80岁。渡边以爱情小说和医疗题材作品闻名,曾获得直木奖。而许多人所不了解的是,他也是一位主张就日本侵略历史进行道歉,并曾进行沉痛反思

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去世 生前以爱情小说出名一生毁誉相伴

2014年4月30日晚11时42分,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因前列腺癌在东京的自家住宅内去世,享年80岁。渡边以爱情小说和医疗题材作品闻名,曾获得直木奖。而许多人所不了解的是,他也是一位主张就日本侵略历史进行道歉,并曾进行沉痛反思的和平人士。

竺家荣老师为渡边淳一最后一部作品《再爱一次》和最知名作品《失乐园》的译者,渡边去世后,他接受采访,向读者介绍渡边六十载文学探索历程。

竺家荣老师回忆,“1998年翻译《失乐园》时,我有幸与渡边淳一的作品结缘,陆续翻译了多部渡边的作品。”

他表示,“渡边的文学之路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渡边二十一岁时)。1965年,他以小说《死亡化妆》(获日本第十二届新潮同人奖,又译《死化妆》)正式登上日本文坛。半个多世纪来,渡边淳一笔耕不辍,甚至到晚年患上绝症后,依然没有停止写作,又奉献了更多优秀作品。”

20世纪60年代末,渡边淳一弃医从文,其前期作品从医学角度创作纯文学作品,紧扣生与死的主题,描写人物坎坷的命运。然而,尽管渡边的医学小说和历史小说已经写得炉火纯青,却一直反响平平。

20世纪70年代,渡边的写作开始涉及男女情爱,尤其是婚外情方面的题材,向大众文学转型,逐渐被人们关注。连续出版了《紫丁香冷的街道》(1971年)、《秋寒》(1974年)、《深夜起航》(1976年)、《化妆》(1982年)等作品,这些作品中涉及了不伦之恋,但没有什么性描写。

此外,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作品《民族的友谊》、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作品《对立面》、德国马堡大学作品《雪之月》以及台湾清华大学作品《亢龙有悔》等也在比赛中取得了傲人的成绩。此次国际大学生雪雕大赛总用雪量2326.5立方米,刷新了本项活动保持的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学生雪雕群雕世界纪录。(完)

到20世纪80年代,渡边打算挑战已婚男女的婚外情题材。“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固然重要,但我的主要意图是想突出男人的性和女人的性之间的关系以及各自的特征。”于是便诞生了《一片雪》(1983年)。随着小说的畅销,“雪花族”作为描写婚外情文学的代名词,成为了流行语。获得赞美的同时,谩骂也随之铺天盖地而来。

2013年6月,年近八旬的渡边淳一,以缠绵病榻之身,又推出了这部挑战自我的《再爱一次》,这部作品以其自身体验为素材,对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性爱问题做了大胆而深入的探索。

说到渡边情爱文学的特色,竺家荣老师认为,医生出身的作家渡边,将这一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作品把医生对人的生理认识与作家对人的心理认知有机地结合起来,尽管题材不同,但始终贯穿了对人的心理、生理、性行为、社会现实等的深刻剖析,使医生的冷静与作家的浪漫天衣无缝地融为一体,对于人性,尤其是对男女性爱探究的纵深程度很少有人可以比肩。

渡边淳一回望历史:反思致歉话癫狂

对于历史,渡边淳一有自己的反思。他曾发表文章《一百种理论不如一份良心》,回忆中国和朝鲜半岛民众因日本侵略遭受的非人待遇。

渡边淳一在文章中说:“同样一件事,加害者和受害者理解的方式会有天壤之别……加害者的任何理论、任何辩护都是苍白的。因此,日本决不应该企图用暧昧的语言逃避现实。”

他说,“日本战败那年,我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我经历了战败前和战败后,我住在北海道,亲眼目睹过日本人是如何对待中国人和朝鲜人的,我看到过那些人受到的非人待遇”。

渡边淳一详细描述了他目睹的“非人待遇”:“鞭子抽打……痛苦的呻吟……浑身赤裸……棒子一下比一下重……”

“我有一个小伙伴的叔叔去中国打仗了,回来的时候满脸自豪地向我们炫耀他杀了多少中国人,”渡边淳一写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加害了千千万万亚洲其他国家的人,加害者对自己犯下的罪行缄默不语,但受害者却会将这种耻辱口口相传,没齿难忘。”

谈到正确对待历史,渡边淳一写道:“(日本)不愿意道歉也必须要道歉,因为我们的父亲、祖父或者曾祖父,他们的身体里流淌着和我们一样的血。虽然我们的家族认为他们温文尔雅,但他们毕竟在那场癫狂的战争中,成为癫狂的人。”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网友评大师:

相当崇拜的大叔

@阴影之主吴淼:相当崇拜的大叔啊,《失乐园》和《爱的流放地》都是神作。大众只关心他作品中的性,却很少去理解他作品中的人性关怀——对那些最难以启齿却又普遍存在的“缺失”所做的理解与慰藉。大叔走好吧。

@rainie1Q84:每当有喜爱的作家辞世,就感觉同生息的地方又熄灭了一盏明灯,少了一位以经历和睿智引导我的指路人,遗憾难过异常。感谢您的书教会我好多道理,大师走好!

@allenlynd:失乐园,一部始终无法完全直视的作品,最平淡的笔法,却写出了深沉如无底沟壑的欲望,无比精彩,令人沉思!

@少年已成歌:看《失乐园》时候,以为作者就是个故去的老头。看《男人这东西》之时,才明白他与我们同在。《爱的流放地》让我思考所谓的终极之爱,纯爱。如今斯人已逝,愿天堂不再有质疑和嘲讽,重新定义接纳爱。 文/记者吴波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