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金画稿集《〈霍比特人〉的艺术》出版

更新时间:2021-09-15 11:12:43 所属栏目:艺术资讯 作者:志泽

摘要:正在国内热映的史诗大片《霍比特人:史矛革之战》,在国内掀起了一场中洲视觉盛宴。记者从《霍比特人》出版方世纪文景出版机构获悉,该社不失时机地引进出版了托尔金珍贵画稿集《〈霍比特人〉的艺术》,包含托尔金当年为《霍比特人》绘制的全部插画,以及为数不少的手稿。该书3月初刚刚在国内上市,首

正在国内热映的史诗大片《霍比特人:史矛革之战》,在国内掀起了一场中洲视觉盛宴。记者从《霍比特人》出版方世纪文景出版机构获悉,该社不失时机地引进出版了托尔金珍贵画稿集《〈霍比特人〉的艺术》,包含托尔金当年为《霍比特人》绘制的全部插画,以及为数不少的手稿。

该书3月初刚刚在国内上市,首度披露了电影《霍比特人》、《指环王》的视觉设计源泉,权威解读原著作者托尔金创作《霍比特人》的心路历程。

场景设计源于画稿集

磅礴逼真的视觉效果一直是《霍比特人》、《指环王》系列电影的超级看点。《指环王》三部曲包揽三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大奖。《霍比特人:史矛革之战》也获得2014年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化妆”三个奖项的提名。

但无论怎样,包括影视在内的所有文艺作品之本性,是不能容忍总是这样复制和克隆的。失去了独创性、创新性、原创性,也就失去了文艺的存在价值;想要保存住文艺自身之名节,就必须恢复原创,拯救原创。就影视业来说,原创的意义在于,它是属于编剧自己的作品。即使别人也来做这个,也做不出“这一个”的感觉,源头是个人,其中有个人自己的情感和历程。因此,有出息的剧作家一定要坚持原创。有感而发、真诚写作,写自己所思所想,不为金钱而写作,不为名利而写作,不为写作而写作。同时,也要重视和恢复体验生活的光荣传统。生活是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而表现人性的真善美,应该是编剧们一生的艺术追求。

据电影主创介绍,他们在《霍比特人》和《指环王》场景布置、人物形象、服装造型的灵感,事实上主要来源于托尔金当年对《霍比特人》场景的设计,那些珍贵画稿基本都集中于《〈霍比特人〉的艺术》一书。

《霍比特人》的导演、编剧、艺术指导等人都是托尔金的铁杆粉丝,对托尔金的作品十分熟稔并有深入研究。在工作之余还经常进行“托尔金冷知识大赛”,比赛题目十分诡异刁钻,比如“矮人中谁与梭林·橡木盾没有血缘关系?”,又比如“阿刚那斯石像是谁建造的?”

《幽谷》成稿首次披露

据世纪文景编辑张天宁介绍,《〈霍比特人〉的艺术》包含了许多托尔金的画稿及手稿,它们记录了托尔金自己对霍比特人和矮人们所居住的中洲世界的设想。

比如在《霍比特人》和《指环王》电影中都发生过重要情节的幽谷(旧译“瑞文戴尔”,Rivendell):巫师甘道夫带领比尔博和矮人们去过,在那里发现了地图的奥秘;《指环王》中它更是护戒队集结和出发的地方。在《霍比特人》原作中,托尔金将它称为“最后家园”,是埃尔隆德的居所,在这座美丽的山谷中,生长着松树、榉树和橡树。“奔流的河水”淌过“岩石河床”,河上只有“一座没有护栏的小桥”。在《霍比特人》中,“最后家园”是一座可大可小的建筑,细节任凭读者去想象,托尔金在故事中并没有给出太多太详细的描述,在他的插画中的《幽谷》,房屋的大部分又被林木遮掩去了。但在《魔戒》中,“最后家园”似乎是一处庞大的所在,有很多走廊和房间,山姆和弗罗多在“房子朝东一面的廊上”和朋友们重逢,埃尔隆德的会议也在这里召开。《〈霍比特人〉的艺术》中除了《幽谷》的成稿,还有多张托尔金绘制的铅笔线稿,均用一流的印刷技术呈现了微妙的细节。

1937年手绘护封版面世

据介绍,在推出《〈霍比特人〉的艺术》的同时,该社还出版了以1937年版托尔金手绘护封为封面元素的经典书衣版《霍比特人》原著小说。

世纪文景自2012年年底推出《霍比特人》全新中译本之后,一直在陆续推出托尔金原著及周边研究部作品,译本、装帧都收获了读者颇高评价。记者获悉,托尔金全系列作品将达到20部,为了全方位展现大师的风采与成就,由托尔金本人创作的图文作品,以及托尔金传记及作品研究,将成为两块极具分量的拼图。

据张天宁介绍,接下来,该社还将推出此前从未被大陆引进的原版艺术类周边作品《艾伦·李〈魔戒〉素描集》、《霍比特人地图》、《中洲世界地图》等。记者 刘悠扬

相关内容

欢迎留言: